您的位置:电玩巴士 > 电玩专题 > 逆转裁判 > 逆转裁判三 > 攻略 > 正文
分页导航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五话 华丽的逆转 电玩巴士 TGbus.com

仓院里世代家传的密宝“七支刀”,它似乎在映照出我们的人生。我们的人生的虬枝就像刀上面分枝一样无限而未知地生长。但是刀刃永远只有一处,它斩断我们命运的羁绊,刺向那什物的咽喉。然而避之不及的事情还是找上门了。
2月6号上午9点48分 成步堂律师事务所
真宵:“我说成步堂君.......”
成步堂:“怎么?”
真宵:“觉得我和成步堂君你不一样,是有灵力的吧?”
成步堂:“是呀是呀,你是灵媒师嘛。”
真宵:“成步堂君你要一起修炼吗?”
成步堂:“这个.........我还是免了吧。”
真宵:“那样啊.......啊春美!”
成步堂:(春美?)
春美:“看这个成步堂君!《灵场破巡回》”
成步堂:“杂志啊?是什么?”
春美:“《喂!卡露托》的新年特刊。’严冬的灵场‘特辑”
成步堂:“啊.........(春美看上去似乎很高兴呢。)”
真宵:“‘受一宿的危险旅行,你的灵力就会蹦蹦地往上窜’,像做梦一样吧。”
成步堂:“是像做梦一样啊。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真宵:“恩.........那个叫‘叶樱院’的灵场在深山里,现在一定冷得够呛吧。”
成步堂:(杀了我也不去.......)
真宵:“叶樱院是那一带有名的灵场。就连我们灵媒师没有预约都不能去呢,所以........”
成步堂:”预约?是要去那?“
春美:”恩!这次我们特地预约好了!“
真宵:”我们是特别嘉宾。“
成步堂:”那好吧....去玩玩。现在也没有案子。“
真宵:”好,那就一言为定!哎?你怎么一付混头混脑的样子?!“
春美:”啊混头混脑可不行啊。“
成步堂:”哎!为什么我非得去呢?“
真宵:”没有20岁以上人士陪同是不能入内的。“
成步堂:”但是我和那个什么灵力没有关系!.......我说那个叶樱院里有温泉吗?”
春美:“啊冷冷的泉水弄得人心旷神怡!”
成步堂:“..........那算了,太冷了!”
真宵:“哎??????你也太一意孤行了!”
春美:“看这个,多漂亮的地方啊!”
成步堂:“不去,说什么也........等等。”
春美:“怎么了?”
成步堂:“这本杂志,让我看看!这,这个尼姑!“
真宵:”怎么了?是你朋友吗?成步堂君?“
成步堂:(她是.......啊她是.........不可能!她现在应该在监狱服刑!)
春美:”怎么了?成步堂君?“
成步堂:”去吧。“
春美:”!“
真宵:”!“成步堂:”我同你们一起去叶樱院.......“
真宵:”太好了!春美!“
春美:”真不愧是成步堂君!为了真宵姐姐真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得到“《喂!卡露托》新年特刊”
成不堂:(美柳ちなみ......我知道你不可能在这种地方的。究竟怎么回事?这个尼姑究竟是?)
2月7号下午3点24分 叶樱院山门
真宵:”冷冷冷冷啊,成步堂君!真是风寒刺骨。“
成不堂:”你穿成这样那当然的咯。“
真宵:”这这这........这也是.........修修修行.....的一.........部分........阿嚏“
成步堂:(声音都抖成这样了...........)
春美:“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叶樱院!觉得怎么样啊真宵姐姐?”
真宵:“春春春美.......阿嚏!”
???:“啊瞧这是谁啊!”
真宵:“啊你好........阿嚏!”
???:”让你们特意远道而来.刚才很冷吧?“
成步堂:”这个‘很冷吧’应该用现在进行时吧........“
???:”啊在这种山里冷也是没办法的。别站在这了,进去说!”
真宵:“抱,抱歉我们还不知道你.........”
???:“啊忘了自我介绍了。大娘我是叶樱院的主持,我叫比基尼。”
真宵:“比比比........比基尼?”
比基尼:“是啊那是法号。你想哪去了?汉字我记得是写成‘毕忌尼’,我觉得叫比基尼听上去比较年轻。嚯嚯!“
真宵:”我有特别邀请函。“
比基尼:”啊,这一片冰天雪地的特别吗?年轻人,连怎么冻死的都不知道!哦嚯嚯!“
春美:”冻死也不知道?“
真宵:”‘哦嚯嚯‘?”
春美:“真宵姐姐,今晚我们还是算了吧.........”
真宵:“但是春美,我们难得...........”
比基尼:“好了好了,难得来一次。晚饭前到那一带好好看看吧。”
调查
1.门前的摩托真宵想起天杉希华也有一辆这样的车
2.调查钟
真宵会说钟声悦耳。成步堂笑问真宵比起钱的声音她更喜欢听哪个?
对话
1.灵行道场叶樱院
成步堂:“请问所谓的灵行道场是指?”
比基尼:“啊!!你连这个都不知道还来?”
真宵:“请原谅这个人他........”
比基尼:“所谓灵行道场就是诱发你灵力的地方。在这住一晚会有宝物来诱发你的。“
成步堂:”宝物?“
比基尼:”要在这静修一晚。你就会感到灵力冒出来了!“
成步堂:(真的吗........)
真宵:“请问特别招待是.........”
比基尼:“啊年轻人!我看你是迷上这了。修行是要坐在灵冰上念词3万遍,一边还要喝下冷冷的神水。“
真宵:”?“
比基尼:”看,现在是2月,稍不留神就会冻死。小心哦!哦嚯嚯!“
真宵:”怎么办好.........“
春美:”我看我们还是算了吧。“
2.另一个尼姑
成步堂:”请问主持,这张照片.......“
比基尼:”啊!!大娘我也在上面呢。“
成步堂:”啊拍得非常地棒!“
比基尼:”是那样?是那样?哦嚯嚯!!都亏了绫美给我化的妆。“
真宵:”绫美?“
比基尼:”就是这张照片上和大娘很衬的俏女孩。就在这的小灵场弄的。“
真宵:”啊一定很高兴吧........“
成步堂:”请问这个绫美现在哪?“
比基尼:”绫美啊?你是来这找girlfriend的吗?“
春美:”啊成步堂.........“
成步堂:”没没没那回事!“
比基尼:”绫美正在深山安排今晚的一切。“
真宵:”是里院吗?“
比基尼:“那孩子天黑就会回来的。到大娘的大堂去吧。哦嚯嚯!”
成步堂:“是里院吗?
前往”叶樱院本堂“
真宵:”越来越冷了,这个本堂,阿嚏!“
春美:”啊成步堂君我闻到咖喱的味道了!“
真宵:”咖喱!是今天的晚饭?“
成步堂:”难道是修行前的料理?“
真宵:”说什么呐?让我们敞开肚皮吃吧。“
春美:”我最喜欢咖喱饭了!“
???:”呵呵,真是位可爱的修行者呢。大家好。”
成步堂:“啊,你,你好。”
真宵:“这身衣服........你是来给我们修行的?”
???:“呵呵其实我是.......”
春美:“呀!你是........你不是天流斋绘里守老师吗!”
绘里守:“啊你认识我吗?”
春美:“我我我,我叫绫里春美,是你的大fan~~~~~~”
真宵:“成步堂君,她是谁啊?”
成步堂:“啊凭我的推理.....推理!你是占卜师?”(某某匹诺曹放大镜男的台词)
春美:“老师的书我全有!”
绘里守:“谢谢你春美,你真是个好孩子呢。”
春美:“成步堂君!真过分!连老师都不认识!”
成步堂:“啊啊.........请问你是作家?”
绘里守:“恩,我稍微画点连环画。”
真宵:“啊连环画啊,成步堂君。”
对话
1.天流斋绘里守
成步堂:“不好意思我不了解您,我不太看连环画。”
绘里守:“没关系,都是些给孩子看的简单东西。”
春美:“绘里守老师画的东西很唯美。我不管什么时候看都觉得身心愉悦。“
绘里守:”啊听你这么说真高兴。“
成步堂:(虽然第一次看到。不过这个老师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呢。)
春美:”啊我很喜欢老师去年得奖的《魔法瓶》!“
绘里守:”啊偶尔画些灵异的东西。被朋友瞒着拿去出版社,书就那样出版了。“
成步堂:”啊真厉害。“
真宵:“我也偶尔画画连环画。成步堂君,你也瞒着我拿去出版社吧。”
绘里守:“最近收了几个弟子。”
成步堂:“弟子?”
绘里守:“全部拜天流斋的名,想沾光。”
2.来这的理由
春美:“请问老师为什么来叶樱院?莫非也是来修行的?“
绘里守:”呵呵,不是。其实是想在这画新的连环画。“
春美:”啊老师真厉害!“
成步堂:(春美一付陶醉的样子........)
绘里守:”这次我想画点西方的传说故事。“
成步堂:”所以打扮成那样?“(水晶天球.....)
绘里守:”孩子们期待我带给他们美丽的梦,因此我还想磨练磨练。“
成步堂:(真是个温柔的人......)
春美:”啊老师穿着修行的衣服!“
绘里守:”啊是主持的意思。“
真宵:”我也想要一把那样的杖!“
绘里守:”啊这个水晶啊?这可是真的!“
真宵:”等会儿别扔山上哦.........成步堂君,水晶就拜托你了!“
绘里守:”那么晚饭我就献丑了。“
春美:”啊老师还会作咖喱?“
绘里守:”啊春美要来帮忙吗?“
春美:”啊要我做什么?“
成步堂:(春美已经对她崇拜德五体投地了。)
真宵:”那么我也来帮忙!“
绘里守:”不用操心了,真宵你们就慢慢玩吧!“
真宵:”但是.......“
绘里守:”啊拿着这个。地图,有了这个就不会迷路了。”
成步堂:(桥对面就是里院.......)
得到“叶樱院的地图”
春美;“那么我们干吧!”
真宵:“好成步堂君,我们去吧。”
移动到“山门”
真宵:“比基尼主持上哪去了?”
成步堂:“我们去里院帮忙吧!”
真宵:“’绫美‘啊。“
成步堂:”是那样。(不知道她的正体,真可怕。)
前往“吊桥”
真宵:“啊好大的吊桥!成步堂君。”
成步堂:“恩,恩,那下面是可怕的悬崖。”
真宵:“啊下面有河!流得好快!好厉害!哎你怎么了成步堂君?你好象已经站不住了。”
成步堂:“我我我有点讨厌高的地方...........”
真宵:“啊那么索性我们一起往下跳如何?哎,也算是额外的修行呢........“
成步堂:”人生才是修行啊......这个,好歹也是吊桥啊。”
真宵:“说什么呐?看这个桥的名字-----‘破烂桥’。”
成步堂:“喂喂喂。你好好看!是‘胧桥’!”
真宵:“啊字看起来蛮像的。前面就是里院了。打起精神来走咯!”
成步堂:“啊可能的话...........我真不想走吊桥啊。”
前往“里院修验堂入口”
真宵:“啊这座桥可真晃。”
成步堂:“.........”
真宵:“而且到处都坏。”
成步堂:“.........”
真宵:“只有桥头钉了木板。”
成步堂:“.........”
真宵:“啊怎么了?你脸色发青........”
成步堂:“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能走完这段桥我真是谢天谢地了。“
真宵:”恩。到也是。太放纵的话会废掉的。”
成步堂:“这里好象罕无人烟。今晚真的要在这修行吗?”
真宵:“好象是的。真可怕啊。不会有恶灵吧?”
成步堂:(灵媒师也会怕恶灵啊?)
调查
1.雪地里的烟囱
真宵会误以为是埋藏的火箭........
2.胧桥
成步堂宁愿住下也不愿再走一遍回去.........
进入“里院修验堂内”
成步堂:“啊真受不了。这个屋子又小又冷。今晚真的要在这里修行吗?真宵。“
真宵:”啊?哦对的,不过要修行的只是我。“
成步堂:”那么?“
真宵:”让春美去做饭真是有点勉强........“
成步堂:(让真宵你修行才勉强吧.........)
真宵:”啊修行场一定是在门后了。我好象感觉到那里的气氛了。”
成步堂:(确实飘荡着一股神秘的气氛。)
???:“请问........你是?.........啊!你...........(看见成步堂)”
真宵:“啊你好!今晚就麻烦你了。”
???:“啊........”
真宵:“?怎么了?”
???:“啊没什么!”
真宵:“咦?成步堂你怎么看上去惊慌失措的?”
成步堂:“哪哪有?真,真宵。”
绫美:“啊我叫绫美,是这里的尼姑。”
真宵:“我叫绫里真宵。今晚请多关照!”
绫美:“啊这话应该是我说.......啊(看到成步堂)那么我去准备了。”
真宵:“啊真是个美人呢。就是有点冷淡。迎接我们的人还真是特别呢。”
成步堂:“.............”
真宵:“成步堂君?”
成步堂:(她怎么看都............)
真宵:“?”
调查
1.挂绣
真宵:”啊!!!!!!!!“
成步堂:”啊!!!!!!!!!怎么了突然叫起来?!“
真宵:”这个人是...........我妈妈绫里舞子.........仓院流的当家。“
成步堂:”你确定?!“
真宵:”恩.........上面有仓院流的记号。“
成步堂:”记号.............“
真宵:”.........“
成步堂:”怎么了.........“
真宵:”妈妈失踪已经15年了,我连她的长相都忘记了。要不是这个记号,我根本不会注意到。“
得到”挂绣“
回到”胧桥“
真宵:”啊我们又过了一次破烂桥。“
成步堂:”........“
真宵:”怎么了?你脸色越来越青了。“
成步堂:”...........“
真宵:”喂!自从在修验堂和绫美小姐见面后你就这样闷闷的!“
成步堂:”...........“
???:”喂!!那边的人!等一下!“
真宵:”是说我们吗?“
成步堂:”应该是的,这里只有我们。“
???:”站住!“
???:“.........”
真宵:“啊,你是?”
矢张:“啊?冒犯了!”(拔腿就跑)
成步堂:“喂!!!站住!!”
矢张:“初次见面,我是天流斋麻纸守!“
成步堂:”靠!你不就是矢张吗?!“
矢张:”真罗嗦!!!我是....我是麻纸守!!!!!!!!我到胧桥来写生!“
真宵:”啊是矢张先生!“
对话
1.天流斋麻纸守
矢张称假面怪盗一事使他恨透了自己的不中用。那个时候他”命中注定“地读了绘里守的《魔法瓶》。所以洗心革面从师了天流斋。
2.天流斋绘里守
矢张拿出他偷拍的绘里守的照片。又因为成步堂是自己兄弟,所以忍痛割爱把照片给了成步堂。
得到“绘里守的照片”
3.连环画
当成步堂质疑他的技术时,矢张辩称一颗纯洁的心才是最重要的。当他第一眼看到绘里守就迷上了连环画。
询问”绫美“矢张说挺漂亮,做模特不错............
发生剧情,春美出现
春美:”啊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快去大堂集合吧!”
真宵:“好!今晚让我们痛快地吃!“
春美:”那我去里院叫绫美姐姐来。也正好去看看真宵姐姐修行的地方。”
真宵:“好了,终于可以吃了。”
成步堂:“这样好吗?修行前那样地吃?”
真宵:“没关系!修行是体力活。”
春美:“真宵姐姐,别太勉强了!”
真宵:“啊不勉强地话灵力就出不来。”
春美:“啊我真担心。”
比基尼:“啊那我们开始吧!”
绘里守:“加油哦真宵!”
真宵:‘好!成步堂君,我们开动吧!“
比基尼:”啊那么绫美,在10点的时候敲熄灯钟。“
绫美:”是比基尼主持。“
比基尼:”敲完后你也来修验堂。“
绫美:”恩好。“
成步堂:(真宵和比基尼还动真格的了.........)
绘里守:”那么春美你今晚怎么打算?“
春美:”这个.........“
绘里守:”不如到我房间来吧?一起读书。”
春美:‘啊!可以吗?我很多汉字不会读!“
绘里守:”呵呵,那一起学啊。“
春美:”啊太好了!“
成步堂:(春美完全让绘里守迷住了)”矢张,你怎么办?“
矢张:”我啊?这个........我怕冷,就窝在自己房间里了。“
成步堂:(是啊。我也一样。)
春美:“老师,这个怎么念?”
绘里守:“《华丽》......很难呢。hu-a华,l-i丽。”
春美:“那这个呢?”
绘里守:“《引导》.......y-in引,d-ao导。”
成步堂:(春美读的到底是什么书啊?)
春美:“那么我先去准备晚饭,等会儿再请教老师了!”
成步堂:(那我也回屋去吧)
成步堂:(山上真冷啊,冷得真不含糊。厕所近点就好了)
???:”成步堂先生......“
成步堂:”哇!!!绘里守老师,你也是去上厕所吗?“
绘里守:”你看到春美了吗?“
成步堂:”不知道。她说要到老师房间来的。“
绘里守:”到现在都没来。那么我去找她了。”
成步堂:(天流斋老师真是个难以捉摸的人。但是,说到难以捉摸......)
绫美:”啊!“
成步堂:”绫美小姐!“
绫美:”晚上好!“
成步堂:(难以捉摸的是这个人!)
绫美:”成步堂先生也是去上厕所吗?“
成步堂:(不能放过这个机会!问她话!)
对话
1.绫美
成步堂:”绫美小姐?“
绫美:”在。“
成步堂:”你是几时到这里的?“
绫美:”小时侯,我是在这长大的。“
成步堂:”一直?“
绫美:”我没有安家之处。比基尼主持就像是我的母亲。”
成步堂:“你......你没上过大学吗?勇盟大学的文学系。“
绫美:”没,对我而言没有必要。我的知识都是在这里学到的。”
成步堂:“是吗.......”
绫美:“但是偶尔会去街上走走。电脑和手机也会用。“
成步堂:(似乎问不出话了,又看不到什么精神枷锁.......)
绫美:“请别这样看着我...........”
2.叶樱院
成步堂:“这里究竟算是什么地方?我听说是引出灵力的道场。“
绫美:”和普通人无缘的地方吧。我认为和死者对话是不可能的事。我,讨厌这个。“
成步堂:”(那为什么还要在这里?)
绫美:“啊!”
成步堂:“怎么了?”
绫美:“到敲熄灯钟的时间了。”
成步堂:(马上要10点了吗?)
绫美:”成步堂先生,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帮我保管这个头巾?“
成步堂:”是你的头巾?“
绫美:”是免受恶灵侵害的头巾。“
成步堂:(恩,比基尼主持也戴着)
绫美:”戴着它就能免受不吉的事。”
得到“绫美的头巾”
绫美:“那么晚安。”
成步堂:“等一下绫美!”
绫美:“?怎么了?”
成步堂:“你为什么能叫出我的名字‘成步堂’?我并没有自我介绍过。”
绫美:”因为........“
成步堂:”请清楚地说明!我们见过吗?“
出现精神枷锁
绫美:”已经10点了,明天再说吧。“
咚咚咚...................
成步堂:(她果然是认识我的。明天一定问清楚!!)
雷光闪过,一声残叫
成步堂:(怎么了怎么了!?是庵境内传出来的!女人的尖叫!)
同日晚11点06分叶樱院境内
成步堂:(我听到残叫确实是从这里发出的。哇!!有人倒在那!)绘里守老师!!“(我好象踩到了什么.........)
比基尼:”喂!你别乱踩啊!!“
成步堂:”你睡在地上干什么啊?”
比基尼:“一看就知道是我昏过去了.........”
成步堂:“刚才是你尖叫?”
比基尼:“别说了......你.......快.......快去叫警察!!”
成步堂:“啊!大堂里没有电话吗?”
比基尼:“这样的深山里电波也是可以传播的,你不是带手机了吗?!”
成步堂:“这个......我没有带。”
比基尼:“这下音信不通了!手机绫美倒是有........没办法了。用胧桥那的公用电话!你倒是快去呀!“
成步堂:”是.....“
比基尼:”再不快点绫美就......“
同日晚11点18分 胧桥
成步堂:”呼........呼呼(真远啊,快到了。还没告诉真宵呢。).........哇!胧桥已经............烧尽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矢张:“你在这干什么?”
成步堂:“喂!!!!!!!”
矢张:“我怎么了?”
成步堂:“矢张!别吓人!刚才我还以为你死了!”
矢张:“都说了我不是矢张,我是麻纸守!”
成步堂:“矢张!你马上叫警察,我去里院!”
矢张:“说什么呐?烧成这样还能走吗?”
成步堂:“听好了!叶樱院发生了杀人案!”
矢张:“什么?????????”
成步堂:“犯人有可能逃到桥对面去了!真宵有危险!“
矢张:”但是........“
成步堂:”拜托了!赶快叫警察!!我走了!!”
矢张:“成步堂!危险!等一下!!”
成步堂:(作梦也没想到会这样.......)
喀嚓...........
成步堂:”啊!!!!!“
矢张:“成步堂!!!!!!!!”
成步堂:(这桥真如其名,散落得一干二净了.........在这噩梦般的夜晚我发出了最后一声惨叫...........然后我的意识完全被黑暗所吞噬.........)
???年???月???时???分
钉铃.........
???:(谁这个时候会打电话?)
钉铃.........
御剑:“喂我是御剑。”
矢张:“磨蹭什么呐?赶快出来!!!”
御剑:“是矢张啊,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矢张:“我不是矢张!我是天流斋麻纸守!”
御剑:(........我好象在作噩梦.........)
矢张:“等一下!别挂!!成步堂他.......掉下去了!!!!!”
御剑:“你别告诉我他是现在掉下去的........”
矢张:“我没空和你掰!人命关天!”
御剑:“什么?怎么回事?”
矢张:“命运多羁的那坏小子这会儿说不定已经死了!总之你快回来!全指望你了!我的绫美啊........”
御剑:“这个......我不清楚是到哪.......”
矢张:“我现在拘留所!你马上来!!”
御剑:(我离开这个国家已经一年了.......我本以为不会马上再见的。似乎每次总不是感动的相会.........)
2月8号下午2点19分 拘留所会面室
矢张:“真慢啊!御剑!你在磨蹭什么呢?”
御剑:“别强人所难了!我可是坐喷气机来的!”
矢张:“脑筋挺快,知道坐喷气机来........不说这个了,你给我听好!绘里守老师!!成步堂!!真宵!!绫美!!比基尼!!还有我要说什么来着............”
御剑:“来这里前我去过成步堂住的医院,他状况好些了。案情我也了解了。死者是连环画家天流斋绘里守。发现人是成步堂和主持。嫌疑犯是叶樱院的尼姑.........然后成步堂从桥上坠落。医生说这几天住院要给他绝对安静。“
矢张:”是吗?那么........我的绫美被捕了。“
御剑:(我看应该把这个践人逮起来才对...........)”现在还不清楚的是这2样证物。“
矢张:”是什么?“
御剑:”我走出病房的时候成步堂拜托我的。(首先是这个,说是什么可以探知人心的宝玉,搞不懂;还有这个,什么东西?)"
矢张:“拜托!明天绫美就要受审了!成步堂不行了!只有靠你了!为绫美辩护的任务全交给你了!”
御剑:“?”
矢张:“辩护!辩护!就这么定了!我特意叫你来也有些过意不去。“
御剑:”不太好吧矢张,我是检查官。“
矢张:”什么意思?检查官又怎么了?我们可是一个中学毕业的!放手去做吧!“
御剑:”但是........“
矢张:”据说用纸做的律师徽章也能蒙混过关呢。“
御剑:(这个...........我国的法律制度真是.............)
矢张:“总之,拜托了!你先和绫美交谈交谈吧。!”
御剑:(这个徽章还真不是盖的......)
绫美:“让你久等了,我叫绫美。”
御剑:“我叫御剑怜侍。你有没有犯案我不知道,你还是先把详情告诉我!”
绫美:“请问........”
御剑:“什么?”
绫美:“成步堂先生他安然无恙吗?麻纸守先生说他死了.........“
御剑:”很幸运,他还活着。(矢张就不能说些好听的话.............)掉到水面的时候身体受了巨大的冲击,但是没有受伤。”
绫美:“太好了。”
御剑:“但是似乎因为那受了严重的风寒。寒热发得神智不清中。“
绫美:”.........“
御剑:(是心理作用吗?这个女人好象在哪见过。)
对话
1.绫美
御剑:“抱歉,是绫美吧?我觉得我们似乎在哪见过...........”
绫美:“那是你的错觉吧?我还没离开过叶樱院呢。“
御剑:”叶樱院?“
绫美:”是为诱发灵力的地方,也兼作客栈。诱发灵力必须经过严格训练。”
御剑:“灵力?你也在做这个修炼吗?”
绫美:“不我没有灵力,没有做那种修行的必要。”
御剑:“那你在那座客栈里干什么?”
绫美:“我有洗不干净的罪...........所以要一直修行。“
2.案发当晚
御剑:”请告诉我案发当晚的事。“
绫美:”我收拾完餐具,8点左右回到自己房间。然后10点敲熄灯钟。“
御剑:”钟?“
绫美:”每天这个时候都要敲的。“
御剑:”原来如此.......然后?“
绫美:”然后.........“
御剑:”?“
绫美:”本应该去修验堂的,但是我一直呆在自己房间里。“
御剑:”为什么没去?“
绫美:”是因为害怕。“
御剑:(害怕?)
绫美:“然后案发前我一直在自己房间里冥想。”
御剑:“究竟有什么事?问下去??)
引出话题”案件的线索“
3.害怕
御剑:“你说案发当晚你本该去修验堂?”
绫美:“是的。”
御剑:“但是你没去。你害怕的理由是?“
出现精神枷锁
御剑:(这是什么?)
绫美:“怎么了?”
御剑:(本人似乎看不到。这就是成步堂说的枷锁?)
暂时无法解开
4.案件的线索
御剑:”对于案件,你还能提供什么线索吗?“
绫美:”一切大概........都是由灵力引起的吧“
御剑:”灵力?“
绫美:”是的。灵媒这一行自古就引出过很多悲剧。这回也是吧。“
御剑:“绫美小姐,这话恕我不能苟同。我不相信有灵力什么的存在。“
绫美:”是啊人们一般都是那样认为的。“
御剑:”杀死被害者的无疑是人类。我想确定的是,杀死天流斋的是你吗?“
绫美:”不,错了。要她命的不是我。“
御剑:(似乎没有出现枷锁,看来没有撒谎)“恩。“
绫美:”怎么了?“
御剑:(看来我不能抱着没有灵力存在的想法。)”目前能得到的情报似乎就这些。“
绫美:“谢谢你肯听我的话。”
御剑:“我来这之前去了成步堂的医院。他交代我你的事。”
绫美:“我的事?”
御剑:“他说明天的审判,他想保护你。”
绫美:“........如果成步堂先生是这样说的话,那么御剑先生,就拜托你了。”
御剑:“我还有一点想问你。”
绫美:“什么?”
御剑:“你早就认识成步堂吗?”
绫美:“为什么?”
御剑:“因为一讲到他你的口气就很微妙。”
绫美:“........御剑先生是他的朋友吗?”
御剑:“亲密无间的朋友。”
绫美:“5年前我欺骗了他。”
御剑:“欺骗?”
绫美:“我听说他很痛苦。而我又柔弱,无能为力.........所以我不想再次看到他那样。我想
什么都不告诉他就那样过去。“
御剑:”............成步堂现在也很痛苦。如果不知道真相,他会一直痛苦下去吧.......绫美小姐,事到如今你也别害怕,大胆的告诉他真相........这是我为你辩护的条件。”
绫美:“.......好吧御剑先生我答应你。”
御剑:“好的我会全力以赴。”
询问
1.绘里守的照片
绫美会说住持再三交代绘里守是不能怠慢的客人。
前往“吊桥”
御剑:(来这搜集情报的,没想到这里那么冷)
???:”我说!这不是御剑检查官吗?“
御剑:”系,系锯警官!“
系锯:”啊我们大概有1年没见了吧?一切可好?“
御剑:”还行吧。你在这做什么?“
系锯:”我突然被调来调查这个的。但是见到御剑检查官真高兴!“
御剑:”莫非有什么人事变动了?把你派来调查这么冷的地方真委屈你了。”
系锯:“听说御剑检查官要回国了我就干劲十足!既然大家都是熟人,就一起调查吧!”
御剑:(系锯一点没变还是不着边际啊)
系锯:”我在现场向你报告案件的详情!这次是我系锯一个人的劳动成果!“
御剑:”是吗?辛苦你了。“
系锯:”本来后藤检查官也要来的,幸好没来。真是个麻烦的人啊!“
御剑:(后藤检查官.....?)
对话
1.案件
系锯:”啊你刚回国,到底都什么还不知道呢案件很单纯。“
御剑:”单纯不单纯不是你随便能武断的。“
系锯:”啊辛辣的讽刺啊,真是怀念啊!但是放心,这次有决定性的目击证人。”
成步堂:“刚才是你尖叫?”
比基尼:“别说了......你.......快.......快去叫警察!!”
成步堂:“啊!大堂里没有电话吗?”
比基尼:“这样的深山里电波也是可以传播的,你不是带手机了吗?!”
成步堂:“这个......我没有带。”
比基尼:“这下音信不通了!手机绫美倒是有........没办法了。用胧桥那的公用电话!你倒是快去呀!“
成步堂:”是.....“
比基尼:”再不快点绫美就......“
同日晚11点18分 胧桥
成步堂:”呼........呼呼(真远啊,快到了。还没告诉真宵呢。).........哇!胧桥已经............烧尽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矢张:“你在这干什么?”
成步堂:“喂!!!!!!!”
矢张:“我怎么了?”
成步堂:“矢张!别吓人!刚才我还以为你死了!”
矢张:“都说了我不是矢张,我是麻纸守!”
成步堂:“矢张!你马上叫警察,我去里院!”
矢张:“说什么呐?烧成这样还能走吗?”
成步堂:“听好了!叶樱院发生了杀人案!”
矢张:“什么?????????”
成步堂:“犯人有可能逃到桥对面去了!真宵有危险!“
矢张:”但是........“
成步堂:”拜托了!赶快叫警察!!我走了!!”
矢张:“成步堂!危险!等一下!!”
成步堂:(作梦也没想到会这样.......)
喀嚓...........
成步堂:”啊!!!!!“
矢张:“成步堂!!!!!!!!”
成步堂:(这桥真如其名,散落得一干二净了.........在这噩梦般的夜晚我发出了最后一声惨叫...........然后我的意识完全被黑暗所吞噬.........)
???年???月???时???分
钉铃.........
???:(谁这个时候会打电话?)
钉铃.........
御剑:“喂我是御剑。”
矢张:“磨蹭什么呐?赶快出来!!!”
御剑:“是矢张啊,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矢张:“我不是矢张!我是天流斋麻纸守!”
御剑:(........我好象在作噩梦.........)
矢张:“等一下!别挂!!成步堂他.......掉下去了!!!!!”
御剑:“你别告诉我他是现在掉下去的........”
矢张:“我没空和你掰!人命关天!”
御剑:“什么?怎么回事?”
矢张:“命运多羁的那坏小子这会儿说不定已经死了!总之你快回来!全指望你了!我的绫美啊........”
御剑:“这个......我不清楚是到哪.......”
矢张:“我现在拘留所!你马上来!!”
御剑:(我离开这个国家已经一年了.......我本以为不会马上再见的。似乎每次总不是感动的相会.........)
2月8号下午2点19分 拘留所会面室
矢张:“真慢啊!御剑!你在磨蹭什么呢?”
御剑:“别强人所难了!我可是坐喷气机来的!”
矢张:“脑筋挺快,知道坐喷气机来........不说这个了,你给我听好!绘里守老师!!成步堂!!真宵!!绫美!!比基尼!!还有我要说什么来着............”
御剑:“来这里前我去过成步堂住的医院,他状况好些了。案情我也了解了。死者是连环画家天流斋绘里守。发现人是成步堂和主持。嫌疑犯是叶樱院的尼姑.........然后成步堂从桥上坠落。医生说这几天住院要给他绝对安静。“
矢张:”是吗?那么........我的绫美被捕了。“
御剑:(我看应该把这个践人逮起来才对...........)”现在还不清楚的是这2样证物。“
矢张:”是什么?“
御剑:”我走出病房的时候成步堂拜托我的。(首先是这个,说是什么可以探知人心的宝玉,搞不懂;还有这个,什么东西?)"
矢张:“拜托!明天绫美就要受审了!成步堂不行了!只有靠你了!为绫美辩护的任务全交给你了!”
御剑:“?”
矢张:“辩护!辩护!就这么定了!我特意叫你来也有些过意不去。“
御剑:”不太好吧矢张,我是检查官。“
矢张:”什么意思?检查官又怎么了?我们可是一个中学毕业的!放手去做吧!“
御剑:”但是........“
矢张:”据说用纸做的律师徽章也能蒙混过关呢。“
御剑:(这个...........我国的法律制度真是.............)
矢张:“总之,拜托了!你先和绫美交谈交谈吧。!”
御剑:(这个徽章还真不是盖的......)
绫美:“让你久等了,我叫绫美。”
御剑:“我叫御剑怜侍。你有没有犯案我不知道,你还是先把详情告诉我!”
绫美:“请问........”
御剑:“什么?”
绫美:“成步堂先生他安然无恙吗?麻纸守先生说他死了.........“
御剑:”很幸运,他还活着。(矢张就不能说些好听的话.............)掉到水面的时候身体受了巨大的冲击,但是没有受伤。”
绫美:“太好了。”
御剑:“但是似乎因为那受了严重的风寒。寒热发得神智不清中。“
绫美:”.........“
御剑:(是心理作用吗?这个女人好象在哪见过。)
对话
1.绫美
御剑:“抱歉,是绫美吧?我觉得我们似乎在哪见过...........”
绫美:“那是你的错觉吧?我还没离开过叶樱院呢。“
御剑:”叶樱院?“
绫美:”是为诱发灵力的地方,也兼作客栈。诱发灵力必须经过严格训练。”
御剑:“灵力?你也在做这个修炼吗?”
绫美:“不我没有灵力,没有做那种修行的必要。”
御剑:“那你在那座客栈里干什么?”
绫美:“我有洗不干净的罪...........所以要一直修行。“
2.案发当晚
御剑:”请告诉我案发当晚的事。“
绫美:”我收拾完餐具,8点左右回到自己房间。然后10点敲熄灯钟。“
御剑:”钟?“
绫美:”每天这个时候都要敲的。“
御剑:”原来如此.......然后?“
绫美:”然后.........“
御剑:”?“
绫美:”本应该去修验堂的,但是我一直呆在自己房间里。“
御剑:”为什么没去?“
绫美:”是因为害怕。“
御剑:(害怕?)
绫美:“然后案发前我一直在自己房间里冥想。”
御剑:“究竟有什么事?问下去??)
引出话题”案件的线索“
3.害怕
御剑:“你说案发当晚你本该去修验堂?”
绫美:“是的。”
御剑:“但是你没去。你害怕的理由是?“
出现精神枷锁
御剑:(这是什么?)
绫美:“怎么了?”
御剑:(本人似乎看不到。这就是成步堂说的枷锁?)
暂时无法解开
4.案件的线索
御剑:”对于案件,你还能提供什么线索吗?“
绫美:”一切大概........都是由灵力引起的吧“
御剑:”灵力?“
绫美:”是的。灵媒这一行自古就引出过很多悲剧。这回也是吧。“
御剑:“绫美小姐,这话恕我不能苟同。我不相信有灵力什么的存在。“
绫美:”是啊人们一般都是那样认为的。“
御剑:”杀死被害者的无疑是人类。我想确定的是,杀死天流斋的是你吗?“
绫美:”不,错了。要她命的不是我。“
御剑:(似乎没有出现枷锁,看来没有撒谎)“恩。“
绫美:”怎么了?“
御剑:(看来我不能抱着没有灵力存在的想法。)”目前能得到的情报似乎就这些。“
绫美:“谢谢你肯听我的话。”
御剑:“我来这之前去了成步堂的医院。他交代我你的事。”
绫美:“我的事?”
御剑:“他说明天的审判,他想保护你。”
绫美:“........如果成步堂先生是这样说的话,那么御剑先生,就拜托你了。”
御剑:“我还有一点想问你。”
绫美:“什么?”
御剑:“你早就认识成步堂吗?”
绫美:“为什么?”
御剑:“因为一讲到他你的口气就很微妙。”
绫美:“........御剑先生是他的朋友吗?”
御剑:“亲密无间的朋友。”
绫美:“5年前我欺骗了他。”
御剑:“欺骗?”
绫美:“我听说他很痛苦。而我又柔弱,无能为力.........所以我不想再次看到他那样。我想
什么都不告诉他就那样过去。“
御剑:”............成步堂现在也很痛苦。如果不知道真相,他会一直痛苦下去吧.......绫美小姐,事到如今你也别害怕,大胆的告诉他真相........这是我为你辩护的条件。”
绫美:“.......好吧御剑先生我答应你。”
御剑:“好的我会全力以赴。”
询问
1.绘里守的照片
绫美会说住持再三交代绘里守是不能怠慢的客人。
前往“吊桥”
御剑:(来这搜集情报的,没想到这里那么冷)
???:”我说!这不是御剑检查官吗?“
御剑:”系,系锯警官!“
系锯:”啊我们大概有1年没见了吧?一切可好?“
御剑:”还行吧。你在这做什么?“
系锯:”我突然被调来调查这个的。但是见到御剑检查官真高兴!“
御剑:”莫非有什么人事变动了?把你派来调查这么冷的地方真委屈你了。”
系锯:“听说御剑检查官要回国了我就干劲十足!既然大家都是熟人,就一起调查吧!”
御剑:(系锯一点没变还是不着边际啊)
系锯:”我在现场向你报告案件的详情!这次是我系锯一个人的劳动成果!“
御剑:”是吗?辛苦你了。“
系锯:”本来后藤检查官也要来的,幸好没来。真是个麻烦的人啊!“
御剑:(后藤检查官.....?)
对话
1.案件
系锯:”啊你刚回国,到底都什么还不知道呢案件很单纯。“
御剑:”单纯不单纯不是你随便能武断的。“
系锯:”啊辛辣的讽刺啊,真是怀念啊!但是放心,这次有决定性的目击证人。”
成步堂:“刚才是你尖叫?”
比基尼:“别说了......你.......快.......快去叫警察!!”
成步堂:“啊!大堂里没有电话吗?”
比基尼:“这样的深山里电波也是可以传播的,你不是带手机了吗?!”
成步堂:“这个......我没有带。”
比基尼:“这下音信不通了!手机绫美倒是有........没办法了。用胧桥那的公用电话!你倒是快去呀!“
成步堂:”是.....“
比基尼:”再不快点绫美就......“
同日晚11点18分 胧桥
成步堂:”呼........呼呼(真远啊,快到了。还没告诉真宵呢。).........哇!胧桥已经............烧尽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矢张:“你在这干什么?”
成步堂:“喂!!!!!!!”
矢张:“我怎么了?”
成步堂:“矢张!别吓人!刚才我还以为你死了!”
矢张:“都说了我不是矢张,我是麻纸守!”
成步堂:“矢张!你马上叫警察,我去里院!”
矢张:“说什么呐?烧成这样还能走吗?”
成步堂:“听好了!叶樱院发生了杀人案!”
矢张:“什么?????????”
成步堂:“犯人有可能逃到桥对面去了!真宵有危险!“
矢张:”但是........“
成步堂:”拜托了!赶快叫警察!!我走了!!”
矢张:“成步堂!危险!等一下!!”
成步堂:(作梦也没想到会这样.......)
喀嚓...........
成步堂:”啊!!!!!“
矢张:“成步堂!!!!!!!!”
成步堂:(这桥真如其名,散落得一干二净了.........在这噩梦般的夜晚我发出了最后一声惨叫...........然后我的意识完全被黑暗所吞噬.........)
???年???月???时???分
钉铃.........
???:(谁这个时候会打电话?)
钉铃.........
御剑:“喂我是御剑。”
矢张:“磨蹭什么呐?赶快出来!!!”
御剑:“是矢张啊,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矢张:“我不是矢张!我是天流斋麻纸守!”
御剑:(........我好象在作噩梦.........)
矢张:“等一下!别挂!!成步堂他.......掉下去了!!!!!”
御剑:“你别告诉我他是现在掉下去的........”
矢张:“我没空和你掰!人命关天!”
御剑:“什么?怎么回事?”
矢张:“命运多羁的那坏小子这会儿说不定已经死了!总之你快回来!全指望你了!我的绫美啊........”
御剑:“这个......我不清楚是到哪.......”
矢张:“我现在拘留所!你马上来!!”
御剑:(我离开这个国家已经一年了.......我本以为不会马上再见的。似乎每次总不是感动的相会.........)
2月8号下午2点19分 拘留所会面室
矢张:“真慢啊!御剑!你在磨蹭什么呢?”
御剑:“别强人所难了!我可是坐喷气机来的!”
矢张:“脑筋挺快,知道坐喷气机来........不说这个了,你给我听好!绘里守老师!!成步堂!!真宵!!绫美!!比基尼!!还有我要说什么来着............”
御剑:“来这里前我去过成步堂住的医院,他状况好些了。案情我也了解了。死者是连环画家天流斋绘里守。发现人是成步堂和主持。嫌疑犯是叶樱院的尼姑.........然后成步堂从桥上坠落。医生说这几天住院要给他绝对安静。“
矢张:”是吗?那么........我的绫美被捕了。“
御剑:(我看应该把这个践人逮起来才对...........)”现在还不清楚的是这2样证物。“
矢张:”是什么?“
御剑:”我走出病房的时候成步堂拜托我的。(首先是这个,说是什么可以探知人心的宝玉,搞不懂;还有这个,什么东西?)"
矢张:“拜托!明天绫美就要受审了!成步堂不行了!只有靠你了!为绫美辩护的任务全交给你了!”
御剑:“?”
矢张:“辩护!辩护!就这么定了!我特意叫你来也有些过意不去。“
御剑:”不太好吧矢张,我是检查官。“
矢张:”什么意思?检查官又怎么了?我们可是一个中学毕业的!放手去做吧!“
御剑:”但是........“
矢张:”据说用纸做的律师徽章也能蒙混过关呢。“
御剑:(这个...........我国的法律制度真是.............)
矢张:“总之,拜托了!你先和绫美交谈交谈吧。!”
御剑:(这个徽章还真不是盖的......)
绫美:“让你久等了,我叫绫美。”
御剑:“我叫御剑怜侍。你有没有犯案我不知道,你还是先把详情告诉我!”
绫美:“请问........”
御剑:“什么?”
绫美:“成步堂先生他安然无恙吗?麻纸守先生说他死了.........“
御剑:”很幸运,他还活着。(矢张就不能说些好听的话.............)掉到水面的时候身体受了巨大的冲击,但是没有受伤。”
绫美:“太好了。”
御剑:“但是似乎因为那受了严重的风寒。寒热发得神智不清中。“
绫美:”.........“
御剑:(是心理作用吗?这个女人好象在哪见过。)
对话
1.绫美
御剑:“抱歉,是绫美吧?我觉得我们似乎在哪见过...........”
绫美:“那是你的错觉吧?我还没离开过叶樱院呢。“
御剑:”叶樱院?“
绫美:”是为诱发灵力的地方,也兼作客栈。诱发灵力必须经过严格训练。”
御剑:“灵力?你也在做这个修炼吗?”
绫美:“不我没有灵力,没有做那种修行的必要。”
御剑:“那你在那座客栈里干什么?”
绫美:“我有洗不干净的罪...........所以要一直修行。“
2.案发当晚
御剑:”请告诉我案发当晚的事。“
绫美:”我收拾完餐具,8点左右回到自己房间。然后10点敲熄灯钟。“
御剑:”钟?“
绫美:”每天这个时候都要敲的。“
御剑:”原来如此.......然后?“
绫美:”然后.........“
御剑:”?“
绫美:”本应该去修验堂的,但是我一直呆在自己房间里。“
御剑:”为什么没去?“
绫美:”是因为害怕。“
御剑:(害怕?)
绫美:“然后案发前我一直在自己房间里冥想。”
御剑:“究竟有什么事?问下去??)
引出话题”案件的线索“
3.害怕
御剑:“你说案发当晚你本该去修验堂?”
绫美:“是的。”
御剑:“但是你没去。你害怕的理由是?“
出现精神枷锁
御剑:(这是什么?)
绫美:“怎么了?”
御剑:(本人似乎看不到。这就是成步堂说的枷锁?)
暂时无法解开
4.案件的线索
御剑:”对于案件,你还能提供什么线索吗?“
绫美:”一切大概........都是由灵力引起的吧“
御剑:”灵力?“
绫美:”是的。灵媒这一行自古就引出过很多悲剧。这回也是吧。“
御剑:“绫美小姐,这话恕我不能苟同。我不相信有灵力什么的存在。“
绫美:”是啊人们一般都是那样认为的。“
御剑:”杀死被害者的无疑是人类。我想确定的是,杀死天流斋的是你吗?“
绫美:”不,错了。要她命的不是我。“
御剑:(似乎没有出现枷锁,看来没有撒谎)“恩。“
绫美:”怎么了?“
御剑:(看来我不能抱着没有灵力存在的想法。)”目前能得到的情报似乎就这些。“
绫美:“谢谢你肯听我的话。”
御剑:“我来这之前去了成步堂的医院。他交代我你的事。”
绫美:“我的事?”
御剑:“他说明天的审判,他想保护你。”
绫美:“........如果成步堂先生是这样说的话,那么御剑先生,就拜托你了。”
御剑:“我还有一点想问你。”

文章来源:逆转ACE 血花♂★
tgbus.com 力倡IT文化,崇尚互联共享,欢迎转载 [所有文章、画作等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级分类
|资料|
|攻略|
|研究|
【热图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