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露谷物语》 披着卡通外衣的精神恐怖游戏?

《星露谷物语》 披着卡通外衣的精神恐怖游戏?

来源TGBUS原创作者饼干2018-03-01

《星露谷物语》自从2016年上市就一度受到好评,它致敬了早年间家喻户晓的农场经营游戏并将其发扬光大。不过,当玩家们沉浸在悠然的农场生活时,却忽略了那些不可名状的惊人事实。近日,外媒一位戏有点多的玩家用不同的视角解读了这款卡通可爱的游戏,或许你在读过这篇文章后,就不会再觉得它“可爱”了。

《星露谷物语》(Stardew Valley)自从2016年上市就一度受到好评,它致敬了早年间家喻户晓的农场经营游戏并将其发扬光大。不过,当玩家们沉浸在悠然的农场生活时,却忽略了那些不可名状的惊人事实。近日,外媒一位戏有点多的玩家用不同的视角解读了这款卡通可爱的游戏,或许你在读过这篇文章后,就不会再觉得它“可爱”了。

丢掉工作的我竟然来到了这个鬼地方

那是一个温暖且阳光明媚的春日,我乘坐公交车从祖祖城出发来到了星露谷,一路上既颠簸又漫长,而等待着我的是兴奋又紧张的新开始。辞去工作的我决心回到爷爷曾经珍爱的那片农场,潜心种地成为一名优秀的农民。村民们待我很好,我也在尝试尽快融入这个温馨的社区。我不怎么爱说话,总是喜欢用行动表达自己的真诚,我送邻居们礼物,为他们跑腿,而他们也教会了怎么种出第一颗大萝卜。随着农场日渐规整,我也学会了很多种植知识,但当我拔起第二年春天的萝卜时,一切仿佛都变了。

《星露谷物语》 披着卡通外衣的精神恐怖游戏?

这比想象中糟糕得多


第一年的春天,对我来说很艰难,初来乍到的我几乎没有能力应对繁重的农场工作,更不要提和村民搞好关系了。值得庆幸的是,在我来到这里的第二周,村子里就办起了一年一度的复活节庆典,终于有机会认识一下大家了。

在庆典上,一位喜爱雕刻的棕发姑娘莉亚夺走了我的目光,我胆怯地向她打招呼并受到了她热情的回应。那一刻,我找到了自己努力工作的动力,明年的复活节一定会不一样。

一年的农场生活过去地很快,除了辛勤的劳作外,坚持每天送给莉亚一份田园沙拉成为了我最大的精神支柱。很快的,第二年的复活节庆典开始了,我满怀期待地走到莉亚身边并亲切地向她问好,而她也热情地回应了我...她再一次热情地回应了我...她又一次热情地回应了我。一瞬间,我惊醒了,在这一年里努力建立起的生活似乎顿时崩溃了,莉亚像陌生人一样对我说着客套话,阿比盖尔和去年一样赢得了找彩蛋活动的胜利,每个人都站在和去年一样的位置上,似乎改变的只有我自己。所有的事情在第二年依旧重复发生,更可怕的是,这一切只有我一人注意到,并且它将会永远循环下去。

《星露谷物语》 披着卡通外衣的精神恐怖游戏?

他们...它们?

鹈鹕镇似乎掩藏着什么

《星露谷物语》毕竟是个游戏,由于它可以无尽地玩下去所以出现重复的对话还算可以理解,但在第二年乃至第三年的生活中,鹈鹕镇的村民似乎显得不太一样了。

在我刚来到星露谷的时候,小镇上的村民待我十分热情,他们知道我是一位来自祖祖城的人,在好奇打探的同时也在尽力把好的一面展现给我。但随着我与邻居们的关系越来越近,这座小镇却看起来远没有最初那般祥和了。

在第二年的生活中,我意识到了很多小镇的黑暗面,他们每家每户似乎都有着自己的难言之隐。退伍军人肯特在第二年回到了小镇上,他和乔迪有着一个和睦的四口之家,然而在战争中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的肯特却性格大变,甚至爆米花的响声都会令他暴跳如雷。不仅是肯特,每日酗酒的谢恩也是一个叫人担心的角色,我总是能够在夜晚看到他喝得不省人事,甚至经常漫无目的得走在人群中,仿佛在思考自己活着的意义。

除了这两位让人有点害怕的男人外,羞涩而又谦虚的潘妮也令我很在意,这位文静可爱的姑娘每周都会在博物馆给小镇上的孩子们上课并在傍晚送他们回家。令人遗憾的是,她不得不在回家后面对嗜酒如命的母亲,既昏暗又闷热的拖车小屋和狂躁的母亲几乎夺走了她全部的私生活,而她也只能默默地打扫着被母亲弄乱的房间。

我曾尝试过做出努力,可是作为一个局外人,我始终没有办法为这些生活在痛苦中的邻居们带去宽慰。正如在第二年复活节上我所感受到的,小镇似乎处在一个噩梦般的循环中,孩子不会长大,动物也不会死去,那些痛苦的村民从未想过尝试摆脱现状,就好像某些约定在囚禁着他们的思想。

《星露谷物语》 披着卡通外衣的精神恐怖游戏?

春季的“花舞节”却让我想起了《柳条人》电影中邪恶而诡异的仪式

我们结婚了,但这并不美好

在第二年的尾声中,我结束了与莉亚的情侣关系并正式结为夫妻,婚礼当天我开心极了,完全没有想到接下来等待着我的是怎样的惊恐。

那是第三年春季的一个夜晚,忙碌的春耕拖得我很晚才回家,然而家中的景象却吓得我冷汗直流。昏暗的夜晚只能靠月光照亮,而莉亚却站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厨房中,由于没有开灯我很难看清她在做什么,似乎只是直直地站在那里面对着烤箱,眼中透出呆滞的目光。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这位原本喜爱雕刻的少女变得如此诡异,直到后来我也没有能够明白。

《星露谷物语》 披着卡通外衣的精神恐怖游戏?

后来,我迟迟不愿回家


如果你也像我一样,没有获得幸福的婚姻,那么离婚也不失为一种选择。在离开你的伴侣后,另一半便会不再愿意与你说话甚至刻意回避你,但这一切都是可以挽回的。或许你认为道歉和礼物会是个好办法,但在《星露谷物语》的世界中,你并不需要做得这么复杂,一切只要拜托巫师就好了。在一场禁忌的仪式后,前任关于你的记忆将会被消除,她可能会重新爱上你甚至再次嫁给你,就好像一切完全重新来过,虽然时间可以消化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但纯粹的消除记忆听起来多少还是令人毛骨悚然。

巫师总是不会令你失望,在重新找回自己的真爱后,你突然想起家里还有你俩此前生的孩子,但他这时似乎并不是一个应景的存在。不用担心,这一切依旧可以靠仪式来解决,只要交付相应的报酬,巫师就会将你的小孩变成鸽子!他会永远离开你的生活,就好像从未存在过一般。

如果这些邪恶的巫术已经令你胆寒了,那么你真的应该考虑一下是否真的要离开祖祖城,因为在星露谷,这还仅仅是冰山一角。在后山的洞窟中,粘液怪物与各式妖魔正在等待着你步入陷阱,随着深度的增加,还会有更加可怖的生物撞到你面前。

《星露谷物语》 披着卡通外衣的精神恐怖游戏?

别在意,我只想在这片炼狱火焰中钓钓鱼


至此,这位朋友的农场日记结束了,不知他是否成功地从地底的炼狱中活着走回来,不论如何,他独特的视点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一个在这款游戏上花费上百小时的玩家,我几乎没法再直视它了。不过,毕竟整个星露谷世界仅仅是由Eric Barone一人完成,难免会有一些奇怪的地方,毕竟没人会知道他在开发游戏的四年中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