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手游>B站入股心动,更显腾讯流量焦虑
B站入股心动,更显腾讯流量焦虑

B站入股心动,更显腾讯流量焦虑

来源TGBUS原创作者王佩2021-04-07 06:03

B站入股心动,更显腾讯流量焦虑

上海心动网络4月1日发布公告称,B站将以9.6亿港元购买公司4.72%的股份,消息曝光后,次日B站和心动的股价均现不同程度上涨,反映出市场对此次双方的合作看好。

心动在3月底发布了2020年财报,财报显示,公司毛利和利润均下跌,原因在于公司已经运营了4年之久的主力游戏《仙境传说M》开始走向下滑,然而新游戏又没有能跟上。

B站入股心动,更显腾讯流量焦虑

换句话说,就是上了这么多游戏,没一个是爆款,相比莉莉丝、米哈游、鹰角、散爆等同在上海的手游企业,心动这一点确实令人尴尬。

为此公司新增了超过500人的研发团队,这或许是心动此次进行融资的原因。

至于B站,游戏业务也遇到了增长乏力的同样问题,却不缺钱,在这个节骨眼上,B站投资心动,颇有点“抱团取暖”的意思。

意在TapTap

但实际上此次融资B站是看中了心动TapTap业务的流量。

心动2020年财报显示,TapTap中国版平均月活MAU为2570万,同比增长43.7%;海外版平均月活MAU为481万,同比增长330.9%。

B站入股心动,更显腾讯流量焦虑

对心动维持“买入”评级的中信证券分析师认为,“TapTap有望成为用户泛游戏行为(观看游戏内容、玩游戏、社交等)的入口,预计2021-23年平台MAU有望达到3402/4300/5250万。”

虽然当前TapTap的月活与腾讯等巨头不能比,但正是对TapTap日后发展的看好,B站此次才提前布局。

为何是TapTap

TapTap成立于2016年,从一开始,TapTap就意图打造一个社区加游戏推荐的平台。

TapTap不与开发者分成,靠玩家真实打分和口碑来推荐游戏,广告来进行盈利,其运作机制,有点儿像豆瓣。

在上线五年后,TapTap已经成长成为一家重要的安卓游戏分发垂直渠道。

在TapTap的历次融资中,你可以找到网易、吉比特、飞鱼等手游公司的名字,而心动的招股说明书中,曾透露字节跳动、米哈游、莉莉丝和叠纸都是公司的基石投资者。

椰岛、三七互娱、游族网络和IGG,也曾先后投资过心动,这一次,又加上B站和阿里的名字。

这些游戏公司投资心动/TapTap,或多或少都是看中了其安卓手游分发渠道。

渠道变革

长久以来,国内安卓游戏的流量主要来自于以Oppo、Vivo和华为为代表的国内手机厂商应用商店和腾讯。

B站入股心动,更显腾讯流量焦虑

Oppo、Vivo和华为主要靠的是手机中的应用商店预装,而腾讯则主要靠微信和QQ。

根据腾讯3月24日公布的2020年年报,微信全球月活MAU是12.3亿,QQ 的月活MAU是5.9亿。

因此,一款游戏的安卓版想要获得用户,要么就接受Oppo、Vivo和华为的五五分成,要么就交给腾讯发行,接受更为严苛的一九分成。

作为中国最大的游戏公司,腾讯虽然手握微信、QQ两大社交软件,仍然对流量发愁:在2021年春节期间,华为应用商店就因为分成原因将所有腾讯游戏全部下架。

而在腾讯的2020年年报中,还隐藏着一个更大的危机:那就是未成年人最喜欢的社交平台QQ,其月活MAU是在下降的,同比下降了8.1%。

腾讯正在失去流量,流量哪去了?答案是字节跳动:不但米哈游的《原神》在国内完美的绕过了手机厂商和腾讯,就连腾讯自己,也不得不花钱去头条系上买量。

这部分流量有多少,一些机构的数据是总量达几百亿,据腾讯内部人士称,市面上高达40%以上的流量掌握在字节手中。

字节跳动旗下产品Tiktok(抖音)是全球最受欢迎的短视频工具,3月22日,字节跳动收购东南亚最大MOBA手游戏运营商沐瞳科技,据称收购价格高达40亿美元。

收购完成之后,字节跳动在海外游戏市场直接向腾讯发起了挑战。凭借Tiktok这一最大分发渠道,《王者荣耀》海外版的路更不好走了。

未来趋势

业界有一种声音,那就是在抖音等拥有巨大流量的买量平台出现之后,开发商将不再单纯依赖依靠手机厂商所拥有的应用商店渠道和腾讯。

据数据机构易观近期发布的《2020中国移动游戏市场年度分析》显示,近一年来,硬件渠道和三方渠道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增长停滞,只有B站、TapTap等垂直渠道出现了明显增长。

B站入股心动,更显腾讯流量焦虑

厂商们的选择更多了:或者直接向字节跳动买量,或者选择B站、TapTap等垂直渠道。

之前椰岛的《江南百景图》、莉莉丝的《万国觉醒》和这次米哈游的《原神》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避开硬件和三分渠道的方式。

可以预计,将来还会有更多厂商和更多作品试水这种方式,毕竟“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这种好事,谁不愿意试试呢。

最后总结

在游戏发行方面,B站与TapTap一样,同为垂直渠道,此次B站注资心动,可以算是“化敌为友”的操作。

而渠道的变更,也凸显出腾讯所面临的流量焦虑:虽然手握两个流量最大的社交应用,但仍然不得不去头条系买量,或者收入被手机厂商分去一半。

那么腾讯是此次B站入股心动的最大输家吗?也不能这么说,毕竟腾讯还是B站最大的机构股东,其所持股份甚至超过了B站董事长陈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