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来源TGBUS编译作者裤裤2018-08-20

他们是鲜活的,而不是静止不动的陈列品。

始于2002年英国伦敦,在15年内走过全球30多个城市的“Game On”游戏展在2018年首次来到中国深圳,从60年代初的巨大PDP,到今天的PS4与Xbox One,以及VR交互技术,深圳的“Game On绽放”游戏潮流盛典将40余年的电子游戏历史集于一身,它更像是一座玩家们的“记忆城堡”,超过150款经典游戏的展出与试玩,不断唤醒着每一位玩家的记忆,而每一个记忆,都属于一段曾经美好的游戏时代。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在绽放文创与英国巴比肯艺术中心的联合打造下,“Game On绽放”的展出面积达到3000平方米,远远看去它的展馆就是一座蓝色马赛克“城堡”,而在入口处的第一个房间,一座充满梦幻感的房间张贴着各种老街机时代的反色图片与各种游戏人物,比如街霸、吃豆人、皮卡丘、马里奥、红警等等,与大众对“博物馆”死板的印象不同,“Game On绽放”试图通过灯光效果、游戏试玩、影像播放等交互性更强的方式来展示旧时代游戏与新时代游戏的生命力,他们是鲜活的,而不是静止不动的陈列品。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转角进入一条长廊,终于看到了一排排的街机,不得不提的是三款古董级的设备,“太空大战”、“电脑空间”以及大名鼎鼎的“Pong”,“太空大战”诞生于1962年麻省理工学院的PDP-1计算机,这是一款竖版双人太空战斗游戏,与后来的“小蜜蜂”有相似之处,但由于是针对大学高校人员而设计,即使有幸从那个年代一路走来,恐怕也没见过它的真面目,只有在游戏人做“考古挖掘”工作时,我们才真正注意到它的存在。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太空大战”

“电脑空间”是在1971年由诺兰.不什内尔同一家弹球游戏厂商合作开发而成,在一年后,诺兰.不什内尔成为了雅达利创始人之一,而幸亏有“电脑空间”的前车之鉴,雅达利才做出了一个具有历史性的决定:量产“Pong”游戏机,“Pong”这个家喻户晓的游戏才能够诞生,虽然“Pong”只是一款简单的乒乓游戏,由简单的点和线条组成,双方对战时通过旋钮来调整“球拍”的上下位置,就是这么简单的东西,同时也是如此庞大的设备,在当年的小酒馆做测试时获得了巨大好评,在雅达利量产一万台机器后,其他厂商如世嘉等决定对游戏进行复制或者变形,让更多的人接触到了这款具有历史性意义的游戏。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电脑空间”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Pong”

在另一条走廊内所看到的画面,很难相信这里是博物馆而不是某一家街机厅现场,与充斥着拳皇、弹珠、恐龙快打等游戏的国内大部分街机厅不同,这里更具有复古感,而且大多数为私人珍藏,我们可以看到世嘉和雅达利当年的各种珍品,甚至可以看到《太空入侵者:泰坦》这款造型特异的街机,以及在《像素入侵》、《头号玩家》中均有重磅戏份的任天堂“Donkey Kong”的街机版原型。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太空入侵者:泰坦》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Donkey Kong”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星球大战”

如果说只是街机,还远远不能代表电子游戏产业四十年来的发展轨迹,在展馆一层更深入的地方,我们看到了在本世代能够被大多数人所熟知的几款高名气游戏,比如下面这套PS版的《GTA》收藏,相信有很多玩家早已完成了这个收藏成就,它不仅见证了索尼PlayStation、PlayStation2、PSP的辉煌发展,而且让GTA成长为一支庞大的家族,直到今天依然畅销于主机平台与PC平台的GTA5,它的影响已经不止步于游戏玩家的范围,而是更多对数字娱乐有更多需求的普通人,哪怕是一名政客。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有野课长的挑战”

在另一个角落,笔者见到了一位略显激动的游客,他面前的机器是GameBoy的《口袋妖怪:黄》,作为口袋妖怪第一世代的第二个增强版游戏,由于是根据超梦动画的剧情而展开,它的“漫游联动”联动效果非常显著,在98、99年的那个时代与红、蓝、绿一起奠定了任天堂宝可梦“帝国”,如果说有哪些形象可以代表游戏产业,已经22岁的皮卡丘一定在候选名单中。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GameBoy《口袋妖怪:黄》

在展馆三楼的本世代主机与体感区域,可以看到《任天堂大乱斗》、《舞力全开2018》、《helo》、《披头士摇滚乐队》等当下流行的电子游戏产品。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新的产品往往代表了产业科技的前沿,在图像显示技术愈发进步的时代,什么样的沉浸式体验能够让玩家挑出钱包?是《舞力全开2018》Xbox One版所运用的Kinect 2.0技术?还是全封闭式PS VR虚拟头盔对VR技术的游戏诠释?不管怎样,对新事物的不断探索从游戏旧时代起就已经开始,在一个玻璃罩内,一台保存完好的1995年产任天堂Virtual Boy与一台1996年的飞利浦VR耳机相当显眼,它们的完好程度甚至可以看到颗粒表面泛出的微微光泽,尤其是VR Boy,它代表了GB之父横井军平的一次大胆的革新,也是让任天堂遭受重创的一次尝试:首发70万台,目标一个财年内卖出500万台,但在首发14万台后发生滞销..........不管如何,如果家中有一台这样的“移动设备”,收藏的不仅是虚拟现实的第一次试验产品,更是一段不可磨灭的任天堂历史。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后记:

在“Game On绽放”游戏潮流盛典的开幕式上,四位“马里奥”乐手演奏了《魂斗罗》等经典曲目,虽然这些曲子的现场演奏在VGL和其它活动上听过了数十遍,但每一次的感觉都不太一样,有时候是充满了敬意、或者是一种默默的怀念,但在“Game On绽放”的现场,自己好像穿越到了几十年前,感受着第一次遇见它们的那种内心澎湃,仿佛自己是第一次爱上了它们。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深圳游戏博物馆印象:一座集潮流与经典的“记忆城堡”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