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之纹章》的过去、现在与将来

《火焰之纹章》的过去、现在与将来

来源TGBUS原创作者夜语2018-08-31

在Switch上的首款火纹即将推出之际,我们整理了国外网站对于制作组主要成员的访谈,带你回顾这一系列如何从终结阴影中走出,并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在保留原有精髓的情况下,吸引更多玩家的。

上世纪90年代时,日式SPRG战棋游戏曾在家用主机上大行其道,诞生了包括《火焰之纹章》(以下简称火纹)在内的很多经典作品。然而进入21世纪后,由于玩法复杂、上手门槛高等原因,战棋成为了小众游戏类型。

但近期随着《旗帜的传说3》的发售和“梦幻模拟战”系列在科隆电玩展上宣布重制,战棋游戏又重现复兴的曙光。

而在明年,已经有12年没有登陆主机平台的火纹也要在Switch上推出名为《风花雪月》的新作。

《火焰之纹章》的过去、现在与将来

在Switch上的首款火纹即将推出之际,我们整理了国外网站对于制作组主要成员的访谈,带你回顾这一系列如何从终结阴影中走出,并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在保留原有精髓的情况下,吸引更多玩家的。在看完之后,或许你会对近期战棋游戏重回主流视野的原因得到一个答案。

国际化拯救了火纹

从1990年FC上的《暗黑龙与光之剑》开始,“火焰纹章”系列已经有28年的历史,出过多个平台共15款主要作品。进入21世纪后,由于日本国内市场的恶劣,火纹开始走向国际化。

此后,游戏在海外的销量逐渐超越日本本土,到2012年3DS上的《火焰纹章:觉醒》时,海外销量已经是本土销量的3倍以上;而在2017年发售的《另一位英雄王》中,更是加入了简繁体的中文支持。

《火焰之纹章》的过去、现在与将来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一个人:任天堂娱乐企划与开发部第一开发组经理山上仁志。

山上仁志1989年加入任天堂,刚进公司,他就参与到火纹系列的测试工作当中,为此每天都加班到坐最后一班地铁回家。

而从火纹2002年在GBA掌机上的首作《封印之剑》开始,山上仁志就规划将这个IP国际化,从第二年的《烈火之剑》开始,系列开始增加在海外发行的英文版并一直保留至今。

《火焰之纹章》的过去、现在与将来

2017年2月时,山上仁志更是亲自出镜,微笑着用不熟练的中文向大中华区的玩家们宣布了《回声》中文化的消息,显得非常的诚意满满。

《觉醒》是系列复兴之作

2015年,在任天堂已故社长岩田聪生前主持的最后一次“社长讯”座谈会上,山上仁志曾透露,火纹系列在前几年的时候遭遇到了一次关系到生死存亡的重大危机。

山上仁志说,当时任天堂销售负责人波多野信治告诉他,如果3DS上的首款火纹作品《觉醒》在日本本土销量达不到25万套以上,那么系列就将完结。

《火焰之纹章》的过去、现在与将来

山上仁志将消息告知Intelligent Systems(以下简称IS)方面,大家立刻慌了神。在冷静下来之后,制作团队抱着背水一战、哀兵必胜的决心和态度,将所有的想法都加到了《觉醒》当中去,对人物设定和故事背景等内容也进行了大幅的革新。

《觉醒》在发售之后,虽然因为与前作相比变动太大在老玩家中获得了褒贬不一的评价,但是它成功吸引到了许多未曾接触过火纹的新玩家。

据任天堂官方公布的数据,《觉醒》在日本销量为45.5万套,全球总销量则为193万套。而系列之前的销量大多为20-30万套,这一作成为了系列中销量最高的。

《英雄》成任天堂最赚钱手游

2012年2月,任天堂将火纹制成了F2P手游《英雄》,截至到现在已经运营一年半之久。虽然其营收已有所下降,但吸金能力仍然惊人,甚至超过了任天堂的一线IP。

《火焰之纹章》的过去、现在与将来

据第三方市场分析Sensor Tower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7月底,《英雄》的收入已超4亿美元,远超《马力欧Run》和《动物之森:口袋营地》,成为任天堂最赚钱的手游。

《火焰之纹章》的过去、现在与将来

在这4亿美元中,有超过一半来自于日本本土,而美国市场也贡献了三成的收入。

这个成绩对于任天堂和那些喜欢火纹IP的玩家都是一件好事,意味着任天堂会将更多的目光和资源倾斜到这个IP上面来。

《另一位英雄王》就是遗产

2017年的《另一位英雄王》是3DS上的最后一款火纹,也是1992年FC上《火焰纹章:外传》(以下简称《外传》)的重制,游戏由任天堂和IS共同参与制作完成。

任天堂方面的总监是中西健太,他说,对自己而言,《外传》更像一份遗产,不仅是父亲留给儿子的,也是老玩家留给新玩家的。

《火焰之纹章》的过去、现在与将来

当中西健太还是少年时,他的父亲就去世了,所留下的遗产中有一盒《外传》卡带。游戏的说明书已经遗失,但存档还在,曾经是父亲将他带入火纹的世界当中,并教他玩的这款游戏,可以想象火纹对他的特殊意义。

自那以后,中西健太会一边玩这款游戏一边想念自己的父亲。虽然已经通关多次,但当时里面的故事和人物并没有给他留下太深的印象:”因为故事背景的交代和人物介绍都是在那份遗失的说明书里”。

中西健太在大学毕业后加入了任天堂,后来还成为了《另一位英雄王》的总监。对于这个项目,他说,目的是为了让从《觉醒》才开始玩“火纹”的这部分玩家能体验到之前的那些作品。

因此,《另一位英雄王》和父亲留给中西健太的那盘《外传》卡带一样,是老玩家给新玩家的一份遗产,一款混合着“怀旧”与“全新体验”的作品,也是新老作品的互相“呼应”。

《火焰之纹章》的过去、现在与将来

《另一位英雄王》发布的时间点也很微妙:随着Switch的推出,火纹即将登陆新平台,而游戏作为对系列历史的回顾则正好可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

在《另一位英雄王》中,主创们基本上没有对《外传》的系统做改动:原本游戏中剑枪弓的相克设定并不是很恰当,但如果非要改的话,就得给阿鲁姆方增加用斧头的角色,或是让一些职业可以用多种武器,那样就和原版的《外传》不同了,所以他们也保留了原版的设定。

不过由于原作副标题《外传》容易给新玩家造成误会,因此重制的新作并没有保留原来的名字,而是改成了现在的名字。

选择在3DS上重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另一位英雄王》任天堂方面的制作人山上仁志回忆,在《if》完成之后,IS方面找到他,说游戏留有很多的遗憾,因此希望在3DS上开发一款新的‘火纹’。

但任天堂方面想让新作登陆新平台,鉴于当时Switch还处于早期研发阶段,考虑到开发周期,大家认为在3DS上推出之前作品的重制是最好的选择。

重制哪一款作品呢?火纹前三作作品中,《暗黑龙与光之剑》和《纹章之谜》都分别在2008年和2010年重制过,并登陆NDS平台,因此大家选择了还没被重制过的《外传》。

《火焰之纹章》的过去、现在与将来

当大家把重制《外传》的想法告诉山上仁志时,他着实被吓了一跳,当年自己测试这一作火纹时,游戏的难度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山上仁志说出了自己的顾虑,但大家说,为照顾没接触过系列的新人,他们打算降低重制版的游戏难度,并提供武将不会死亡的休闲模式可选,问题解决了。

重新出发的《风花雪月》

在2018年的E3上,任天堂宣布了Switch版火纹《风花雪月》推迟到2019年春季发布的消息。这是火纹的一次重新出发,因为系列已经有12年没有登陆主机平台了。

《火焰之纹章》的过去、现在与将来

樋口雅大是IS的老员工,从SFC上的《圣战之系谱》开始,他就担任系列的图形设计工作,在制作《另一位英雄王》时,樋口雅大担任IS方制作人一职。而此次,他也参与到了《风花雪月》的制作当中。

樋口雅大表示,初次登陆新平台Switch的火纹将会保持系列的原汁原味,且系统、音视频会比之前在GBA、NDS和3DS这些掌机平台上的作品要更加的高质量。

《火焰之纹章》的过去、现在与将来

随着时代的变化,社会节奏的加快,已经很少有玩家能耐心坐在家中客厅来玩战略游戏。这也是十多年来,系列一直都选择在移动平台上推出的原因之一。

让火纹重回主机平台是樋口雅大一直以来的夙愿,他表示,自己之前曾参与过NGC和Wii版火纹的制作,得益于新平台Switch既可便携,又可外接大屏幕的特性,他的梦想才终于得以实现。

写在最后

回顾火纹这28年的历史,其经历了从出现到兴旺、再到落寞、涅槃和转型,到今天,终于重新回归到其最初诞生时的主机平台。

对于这一IP,任天堂这几年的重视程度也是越来越高,光2017年,就推出了三款相关的游戏(《英雄》《另一位英雄王》和《无双》)。

2018年年底,火纹人物将登陆《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特别版》,而2019年,玩家们将等来Switch上的首款正统火纹作品。

虽然火纹《风花雪月》的推出和“梦幻模拟战”系列的重制并不能改变战棋已经是非主流游戏类型的现实。但让新时代玩家能体验到更多的游戏类型总归是好事一件,不是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