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游戏圈的黑色幽默

2018,游戏圈的黑色幽默

来源TGBUS原创作者裤裤2018-12-21

当幽默染上黑色,就成了绝望的幽默。

幽默染上黑色,就成了绝望的幽默。

1965年,美国作家布鲁斯把12位作家在报刊上发表过的作品整编成了一本《黑色幽默》,至此,西方现代文学的重要流派——“黑色幽默”正式诞生,它以喜剧的方式嘲讽周遭世界的丑恶、荒诞不经,而到了现在,它亦或用来嘲讽沉沦的自己。

2000年,周杰伦发行的同名音乐专辑《Jay》也出现了《黑色幽默》,它以弦乐团加传统Band风格衬托出了周董在副歌部分一句又一句的嘶喊,并最终成为华语歌坛的一代经典。

其实我想说的事情和上面的文字并无关联,但“黑色幽默”这个词,让我想起了很多事,包括游戏这个圈子天生所具有的幽默感。

回顾2018年,发生了一些和游戏有关的大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本无相关的事,它们看起来很可笑,但有时候会让人分不清,是谁给这段幽默染上了黑色。

“希尔瓦娜斯”被当成了血精灵

2018年9月,《魔兽世界》“希尔瓦娜斯”的巨幅图片出现在了西安地铁3号线的广告栏上,它的广告配语是“我妈因为学业把我号没收了,然后她自己练了个血精灵法师”。因为这则广告吓哭了一个无辜的孩子,它登上了陕西电视台的新闻频道,同时让很多无辜的市民误以为,图片里的人就是血精灵。

2018,游戏圈的黑色幽默

如果配上多年以前东方卫视的“魔兽世界色情内容需要和谐”的旧梗,或许我们想说的,不是《魔兽世界》这么多年究竟做了多少无良之事,而是感慨暴雪这个“破游戏”原来已经活了十四年。

《魔兽世界》的十四年,造就了一代人不灭的青春回忆。从2005年第九城市引入国内,到2009年转手网易,这款游戏在无数的风波之后走到了2018年,并迎来了8.0版本《争霸艾泽拉斯》。

但它已经江郎才尽了,包括《魔兽世界》和暴雪本身。在12月18日NGA论坛发起的魔兽世界8.0的众评活动中,这个资料片被给予了3.3分史上最差评分,属性膨胀、职业强弱不平衡、一天一修的大量bug、反世界观剧情等等,无数不堪的细节几乎毁掉了玩家们曾经引以为傲的情怀。

2018年,《魔兽世界》真正步入了暮年,而它被无关之人诉诸为暴力、恐怖、色情的对象,这种被曲解的幽默感,以及对游戏本身的无奈,或许会让玩魔兽的这群老小孩儿根本把持不住吧。

游戏套装里没有游戏

2018年12月21日,国行PS4游戏《漫威蜘蛛侠》限定套装在国内发售,PS4 PRO主机热情的红色基调以及优美的白色蜘蛛线条,再加上包装盒上跃起的蜘蛛侠形象,让这个游戏套装除了没有游戏之外,一切都近乎完美。

2018,游戏圈的黑色幽默

在套装发售之前,玩家已经被告知将不会包含《漫威蜘蛛侠》游戏了。还是那句话,由于政策原因,游戏厂商的新游戏暂时无法在大陆地区上市,不止是国内手游成了重灾区,这一情况也波及到了本来就在艰难前行的国内主机行业。

2014年,上海自贸区成立,游戏机在大陆正式解禁。而在4年后,一份《2018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依然阐述了国行主机的不乐观现状:2018上半年中国游戏市场总销售收入达到1050亿元,“家庭游戏机游戏”销售收入为4.2亿,占比0.4%。

没有了版号,主机玩家的数量也不多,但索尼中国还是在不断回应少数人的需求,引进了《真三国无双8》、《巨像之咆哮》,Xbox微软方面也把《极限竞速:地平线4》带进了国内,虽然屈指可数,但聊胜有无。

一个行业在2018年只有几款产品出现,外界的人肯定会怀疑这个行业真得存在么,论谁都会苦笑一声吧,不过这一年就快结束了。

“初音未来”又被人娶回家了

2018年11月,日本35岁的进藤显彦在39名亲友的见证下完成了与初音未来的婚礼。曾经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职场都饱受欺凌的他,做了一个看起来很疯狂,但在时下已经让人波澜不惊的决定:和虚拟角色共度余生。

进藤显彦对初音的感情已经十年不变,相关的游戏周边和影音产品也买了不少,不过比以往的虚拟婚礼稍微高级一些的是,进藤显彦买到了一个价值32万日元(约2万人民币)的虚拟管家机器人,这是日本科技公司Gatebox从2016年开始不断改良的一种产品,它类似智能音箱,因为可以实现虚拟角色的全息投影,以及拥有人脸识别、语音交互、网络信息获取的功能,让宅人如获至宝。

2018,游戏圈的黑色幽默

Gatebox还在年初完成了一件荒唐的事,它成立了一个专门与虚拟角色结婚的“民政局”,会给申请人一个仿造的结婚申请书,申请书需要填写二人交往的契机,以及今后的生活规划之类,并在公司面试通关的情况下颁发一个结婚证书。虽然像模像样,但它并没有法律效力,然而这种生意的背后,却影射了日本单身经济的过度发达。

这几年的日本,面临着越来越严重的社会问题,老龄化化、少子化、不婚主义和离婚率不断升高,与之对应的商业模式也越来越成熟,像“一人店”的兴起,以及“单身税”所带来的争议,如今这种争议也离我们不远了,今年随着国内个税的调整,一个“有家庭的可以免除部分扣税”的条目引起了较大风波,这大概就是“中国式逼婚”吧,在民政部今年发布的一份数据中,2018年第一季度的结婚人数相比五年前下降了近三成。

不仅是中国和日本,美国单身青年的1美元征税,俄罗斯的单身税和无子女税,韩国的高收入单身人员每年20万韩元的征税等等,但情况是否会有所改观,目前还并不清楚。如果,和虚拟角色结婚真的具有法律效力,民政局的结婚窗口和离婚窗口将门庭若市。

这游戏我视频通关了,打击感还不错

2018年6月,B站游戏中心开通了《底特律:成为人类》的评分板块,当时有一条十分热门的评论:“这里是游戏评论区,不是电影评论区,玩了再来评价,光看的没资格评谢谢”。

“云玩家”是今年突然亮相舞台的一股玩家新势力,不过也有很多作者追溯了云玩家在早期的一些常见形态,比如在电软和UCG杂志盛行的时代,一些看过杂志并和别人胡吹的人也算是云玩家的一种。云玩家本身并不讨厌,它甚至是游戏玩家经常扮演的另一种角色,而被顶上风口浪尖的,无疑是那些引导错误价值导向的“云玩家”。

2018,游戏圈的黑色幽默

以片面之见,误导那些有真实购买意愿的玩家也就算了,这种“低成本”的需求变向助长了游戏直播对游戏内容价值的免费散播,然后以此盈利。但在国内外游戏直播的大势所趋下,游戏厂商只能端正自己的态度,想办法降低直播对自己业务造成的损失。

但有些事情是控制不住的,2018年9月24日,Newbee电竞俱乐部的成员陆某违反V社保密制度,擅自将卡牌游戏《Artifact》进行了直播,并泄露了本不应公开的内容,随后该成员遭到开除。而泄密这种事虽然和云玩家没有直接关系,但它会成为某些云玩家“指点江山”的新剧本,在网络上散播开来。

2018年12月13日,《底特律:成为人类》开发商公布了游戏在这五个月的销量,一共200万,而前后脚上市的新《战神》3天内卖出了310万。也许互动式电影游戏卖得最好也就这样了吧,不过做游戏的这4年时间都可以拍4部电影了。

要不是防沉迷,我早就是王者了

2018年9月29日,腾讯游戏开启了最强游戏认证系统“人脸识别”,而第一个试点游戏就是《王者荣耀》。

这套认证系统其实就是使用AI扫描人体面部,然后和已经接入的公安数据平台的数据相比对。根据匹配到的身份证信息,来判定是否为未成年人,值得一提的是,人脸识别是无法退出的,一旦强退就会被自动纳入未成年人账户范畴,未成年人每天的游玩时间只有1-2个小时,这大大影响了无数小学生的王者之路。

2018,游戏圈的黑色幽默

起初,大人对这套系统的安全性和隐私保护能力有所质疑,不过这种焦虑也就仅限于大人,那些突然玩不了游戏的未成年人在微博和论坛上破口大骂:“要不是防沉迷,老子早就是王者了!”,毕竟他们才是这场斗争中的“受害者”。

如今,针对未成年人的保护系统已经在各个游戏平台展开,不过凡事都会有破解之法,毕竟我们不能低估小学生的智慧,但想了想,有一些未成年人不玩手机游戏了,他可以转移注意力去做别的事,但所有的孩子都能有这样的选择么?

2018年中旬,一则“留守儿童手机使用状况调查项目”在互联网传开,该调研团队走访了贵州、安徽、江苏等地的留守家庭,最终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在12-16岁的留守儿童中,有42.7%的孩子拥有手机,77.3%的孩子经常上网,其中15%的孩子每天超过4小时,而90%以上的上网时间是在打游戏和刷视频。

有时,游戏这种东西的确下作和不堪,但当一个孩子长时间没有大人的陪伴,只有一个手机,一个游戏,才可能让精神得到些许充实。在2018年5月,日本NHK播出了一档长达110分钟的纪录片《三和人才市场:中国日薪百元的年轻人们》,这群游荡在深圳市三和人才市场外的年轻人,无欲无求,打一天工泡三天网吧,其中有一大批就是30年前的留守儿童。

2018,游戏圈的黑色幽默

中国游戏行业要感谢一个人,虽然他是写书的

2018年10月27日,一生致力于房地产事业的美国商人马里奥.西加列去世,享年84岁。他的讣告中明确表示,不希望自己和任天堂的“马里奥”扯上任何关系,而是希望人们记住他的事业。但是,当他在1981年的那一天闯进了任天堂办公的仓库,并向宫本茂和荒川实索要房租时,他便背负上了“马里奥原型”的印记,一生无法磨灭。

2018年我们失去了很多重要的人物,如果说和游戏有些关系的话,当属金庸先生和斯坦.李先生。我们不清楚他们对游戏这件事是怎么看的,但我们很清楚,游戏对他们是怎么看的。

金庸先生拥有香港明河出版社,它管理着大陆、香港、台湾地区在内所有金庸作品的版权事宜,而这个出版社最频繁的业务就是:维权。根据人民网的一篇报道,在国内手游市场迅速火爆的2013-2014年,金庸旗下机构与国内两家游戏厂商合作,仅半年时间里通过维权下架的游戏产品就多达一百款,很多游戏通过上架2-3个月赚一波钱,即使被下架也没有关系。

近两年随着正版意识的提升,这一情况已经有所改善,不过在金庸先生过世后,网络曝出了这样一个特别的朋友圈悼文:“是不是意味着以后我可以随便用他IP了,死人是找不了我麻烦的?”。

网络传言不可信,希望它是假的。

2018,游戏圈的黑色幽默

玩德州扑克就是为了赢钱

2018年5月8日,公安部微博曝光了国内多家网游平台涉嫌赌博的重大案件,其中包括联众棋牌、“德友圈”APP、797”网游平台等,涉赌资金高达数十亿元。

利用网游做壳,实则搞起赌博平台的现象不算什么新鲜事,不过今年还发生了两个有趣的现象,6月份,在中国文化市场网公布的游戏备案号审查名单中,共有246款游戏成功备案

,其中棋牌类就有117款,占据了近一半的数量,当然,这时候已经不再审批版号了,所以这些棋牌游戏并没有出现在市场上。

而另一方面,已经运营4年的《天天德州》突然退市,紧接着,运营6年的《口袋德州》和《一花德州扑克》也相继退市。

一边想进,一边想退,就像钱钟书的小说《围城》所描述的:“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进去”,面对巨大的利益城池,没有哪个商人不会动心,而进入这个局的普通人无非是想通过另一种被法律禁止的形式来赚钱,但赢的一方往往是别人。

“玩德州就是为了赚钱”,这句话不应该是玩家说的。

要多少文件腾讯才肯收手

2018年5月30日,今日头条推送了一个《新华社:要多少文件腾讯才肯收手》的内容,6月1日,腾讯向今日头条发起了不正当诉讼,要求索赔1元。6月4日,今日头条又出一拳,要求对方公开道歉,并索赔9000万,此后的事情很多人已经知道,一言以蔽之,就是围绕着“黑公关”,以及腾讯和今日头条利益相互伤害的问题,两位互联网巨人你一拳我一脚,在互联网媒体上展开了战斗,而两家老板在朋友圈也展开了“真人互搏”。

其实这个推送的原文标题是《多少道文件才能管住网游对少年儿童的戕害?》,它的电头是新华网也不是新华社,不过这些旁枝末节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拿“戕害儿童”的游戏行业说事,而且最终把双方的矛盾激化,况且今日头条本身也有游戏联运的业务存在。

2018,游戏圈的黑色幽默

当然,任何公司和企业都需要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包括游戏巨头在内,但新华网在当天还有一则图文新闻同样抢眼:《不要在短视频的浮华中“娱乐至死”》,因为短视频业务的激烈斗争,导致备受外界指责的游戏行业在整场事件中身先士卒,这个节奏让人有点懵。

“临沂网戒中心”的哭喊声

2018年10月22日,“临沂网戒中心”登上微博热搜,一段小孩子的哭喊声从临沂网瘾戒治中心十三号室中传出,而这个视频被各路大V转发,迅速形成了一条极具传播性的社会新闻。

3天后,山东省临沂市卫计委发布调查结果,称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原“网戒中心”已经于2016年8月取消,该医院不再收纳网瘾人员。随后也得到证实,该视频中哭喊的孩子,是一名8岁的精神发育迟滞患者。

然而,在这件事情的背后,曝出了另一个让人有些吃惊的传闻:杨永信目前还在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工作。

当网络上充斥着各种雷电法王的灵魂P图时,一些事情可能并没有得到改变,2006年,杨永信成为了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网络成瘾戒治中心的主任,而这时的他已经在这个医院工作了24年。如果传言为真,那么杨永信已经成为了工龄36年的老医师。

我拿杨永信的工龄来说事,是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即使拿他做引,去再次抨击,去恶搞,或者匡正一部分人对游戏行业的世俗偏见,一些事情可能也不会改变。

我很幸运,子弹只击中了我的拇指

2018年8月26日,在美国佛州杰克逊维尔市的《麦登橄榄球19》电竞锦标赛上,耳机外的枪声响彻了整个现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