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见阿伊努民族的种种(六) 长老的思绪

窥见阿伊努民族的种种(六) 长老的思绪

来源TGBUS原创作者饼干2018-09-29

一位民族风云人物的豪情。

今年4月开播的《黄金神威》(ゴールデンカムイ)把大家带到了那个既寒冷又神秘的北海道,原属陆军第一师团的一等兵被称作“不死身衫元”的衫元佐一,钟爱料理与颜艺的新时代阿伊努族少女阿席莉帕,两位本应毫不相干的日本人,却因北海道的藏金传说一同开始了一段跌宕起伏的冒险。在等待10月第二季开播之余,我将会以宇佐真纪子老师出品的写真集《アイヌときどき日本人》为基础和大家一起瞧瞧日本少数民族阿伊努族的点点滴滴。由于该书的年代关系,我们所看到的更多是21世纪初期阿伊努族的状况,民族文化有着独特的魅力,同时也是单纯朴实的,希望各位在享受动画带来的趣味与刺激时,也能够用同样的热情感受真实世界中的阿伊努文化。

时代前进社会进步,融入城市生活的阿伊努人即便是用自己的方式在延续着民族的文化,我们也很难在日常生活中经常看到那独特雕纹的身影。但在东京都的秋留野市却有着一座不一般的建筑。

养沢川是秋留野市郊的一处郊游胜地,这里距离市区并不远还可以体验到高质量的自然景观,是郊游者和垂钓客颇为青睐的景点。沿着河川上行,在一处平缓的山坡上坐落着两栋茅草屋顶的古式房屋。这看似老旧的建筑,实际上是传统阿伊努民居经过五倍缩小后仿造的茅草建筑,同时它也是一座阿伊努文化的传播基地,被族人称之为“小家”。

在阿伊努文化并不“景气”的时代里,能够搭建如此具有民族意义的建筑的并不是别人,正是阿伊努族长老浦川治造老先生。时任东京阿伊努协会会长的浦川先生和阿伊努文化振兴与研究基金会一道,完成了这栋具有历史意义的建筑,并把它作为了东京圈的文化交流基地之一。而关于这位长老的故事,更是颇有一股英雄气概。

窥见阿伊努民族的种种(六) 长老的思绪

“小家”

浦川先生于1938年出生在北海道浦河郡浦河町的一户阿伊努人家,是家中六位姐弟中的三弟,而父亲春松当时正是北海道阿伊努人的长老。不过,虽然是生在大户人家,却并没有给浦川和他的兄弟姐妹带来一个美好的童年。那个时期的阿伊努,穷是最常见的问题,即便是村中长老也是艰苦地从事着渔业和农业,只为了喂饱家里的这几张嘴。

相对于有着继承之任的兄长,浦川先生还算是家里的幸运儿,直到初中毕业他才开始外出工作为家庭的负担贡献力量。不过,青年时期的浦川与他的兄弟姐妹们一直都没能谅解父亲,他们都认为作为长老的父亲应该为族人的未来做些什么,但选择了族群保守求存的春松长老始终都没有回应孩子们的请求,这也导致了他们童年经常被人欺负,辱骂。

窥见阿伊努民族的种种(六) 长老的思绪

在“小家”中举办敬神仪式

由于不满于父亲的生活态度,浦川先生和他的兄弟姐妹多数都离开了北海道的家乡,外出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在22岁那年,他加入了家乡附近的土建公司成为了一名重装机械驾驶员,渔业、农业、建筑业,似乎浦川先生并没有脱离开阿伊努人的固有标签。

3年后,事业有成的浦川结识并迎娶了来自高知县的文子女士,并以此为契机与家乡的老家人探讨起了未来。认为时机刚好的浦川治造毅然决然开启了自己的建筑公司“浦河工业”,并在此后的十几年里稳步前进。不过,社会环境的变化最终还是拉垮了这家民族企业,在浦川先生39岁那年自己一手经营的“浦河工业”总算还是走到了尽头。

我们总说四十不惑,人到了年中本该迎来一片光明,而等着浦川治造的却是祸不单行的未来。在失业后的第三年,家中老父亲突然病逝,留在家乡的姐姐也患上了不明的眼疾。家族的担子一下落到了这位身陷失业受挫的中年大叔身上,不过豪迈的北方大叔并没有因此被压垮,反倒是激励了他向前迈进的脚步。在与寺庙中的僧人探讨过后,他决定接下父亲阿伊努长老的职务,并以身作则为族人闯出新的未来。

窥见阿伊努民族的种种(六) 长老的思绪

浦川大叔与妻子文子女士

在浦川长老45岁那年,他留下身患脑梗塞的妻子,只身一人来到了东京。为了表达当年对父亲做法的否定,浦川大叔以一身阿伊努民族服饰的形象现身东京,在那个时候这甚至如一种社会禁忌一般,但在这位豪杰眼里似乎就算不得什么了。

这一次,浦川长老果然不负众望,将曾经的民族企业“浦河工业”再度振兴,仅仅花了两年的时间就实现了公司的良好盈利,也把家乡的妻儿和兄弟姐妹都接来了东京。经历了事业的大起大落以及人家离别的浦川先生深知生活的不易,以及抗在自己肩上的责任。在1993年东京召开的国际土著研讨会上,作为阿伊努代表出席会议的浦川长老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土著民族交流了经验,并确定了未来的一系列文化传承方针。得益于自己现有的事业支持,长老采用了最为直截了当的传播方式——复原。

“我从小就是在这种房子里长大的,居住在其中所感受到的那种氛围并不是通过话语或是文字能够表达的,所以我就打算用最擅长的土建来重现它们,让年轻一代能够明白我们曾经的感受。”坚定有力的话语中透露出了这位老先生对自己民族的热爱,以及想让更多人了解并理解阿伊努人的强烈心情。

透过建筑业的成功业绩,浦川先生在东京的地位不断提升,尤其是在同族人之中,他似乎已经成为了众人的精神领袖。终于,在1996年浦川长老完成了第一座阿伊努文化交流馆的复原,这栋坐落在山梨县大月市民族特色房屋被他们称为“大家”,是前文中提到的“小家”的完整版。完成这一壮举的浦川治造,于同年设立了东京阿伊努协会并任会长一职。值得一提的是,十年后的2009年,会长的职务被移交给了此前多次提到的星野工,这种民族精神的传承想必也鼓舞了星野先生,使得他在之后的多年一直致力于扩大民族影响力。

窥见阿伊努民族的种种(六) 长老的思绪

在“大家”房间里休息的“浦川工业”大当家

有了复原“大家”的经验,这位“浦川工业”的大老板更是甩开了膀子,在这之后的几年中他陆续修复了多栋已经废弃的阿伊努民居,并把它们都用作了文化传播与交流,这其中就包括了秋留野市郊的那栋“小家”。

随着阿伊努文化振兴法案的出台,浦川老先生的民族梦想终于步上了正轨,他与雕刻家星野工以及自己的姐姐同时也是民族刺绣家宇梶静江一同开始了新一轮的文化传播。

姐姐宇梶女士正是之前提到的阿伊努文化课堂中的刺绣老师,作为家中次女的她一直帮忙家务到了20岁。在那之后便远赴东京求学,是兄弟姐妹中最早来到东京的一位。与弟弟浦川治造一样,她也不认同父亲保守的做法,也正因如此才加入到了弟弟的民族文化振兴计划之中,曾与弟弟一道来到其他国家交流原住民文化,把阿伊努人独特的刺绣带到了全世界。

窥见阿伊努民族的种种(六) 长老的思绪

与它国的土著居民进行文化交流

2005年,对于阿伊努协会的各位来说是个重要的年份。筹备多年的大型阿伊努文化会馆“神游之庭”终于在千叶县君津市落成,游历各地的浦川一行人终于有了一个正式的文化交流总部。在之后的十几年间,从该地产出的文化产品包括了书籍,电影以及大量记述阿伊努文化的文章和采访等等,这其中就有书籍《阿伊努的治造》、《阿伊努的生态生活》以及《阿伊努的治造物语》。

有关这些的集大成之作当属2010年汇集众人之力拍摄的民族电影《东京 阿伊努》,阿伊努的歌舞、饮食、生活习惯甚至是曾经遭受的种种都被这部电影囊括,主导了所有这些进步的浦川长老也在电影中本色出演了自己的角色,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资料。

不过,话总要说回来,阿伊努民族文化的没落始终是一件不可抗逆的事情,即便是集民族之力兴建的“神游之庭”也在2015年迎来了闭馆的日子。“万物皆为神威所有,众人皆应平等相待”,谁又会知道这句话究竟可以流传多久呢?

窥见阿伊努民族的种种(六) 长老的思绪

浦川老爷子和他的心血“神游之庭”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