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先锋》选手Baconjack与教练Ray接受采访

《守望先锋》选手Baconjack与教练Ray接受采访

来源TGBUS编译作者托洛萨·希图斯2019-01-18

《守望先锋联赛》成都猎人队选手Banconjack和教练Ray近日接受了Exp GG的采访,谈到了他们在新队伍里的经历和感受。

来自宝岛台湾的选手Baconjack和教练Ray在今年成为了《守望先锋联赛》成都猎人队的成员。近日,他们接受了Exp GG的采访,谈到了他们在新队伍里面的点点滴滴。

为便于理解,下文用B代表Baconjack,R代表Ray。

Q:谈谈加入成都猎人队过程是有经历哪些人事物?当成都猎人第一次联系你的时候,你当时的想法是什么?

B:嗯……我觉得非常兴奋又有压力,因为之前都打OPC,严格来说像次级联赛,那要打OWL,心态跟准备都不一样,主要还是需要多一点练习时间才能符合OWL水平。

Q:是什么让动力你从《守望先锋》跟着战队转战《绝地求生》后,再度回归这款游戏呢?

B:当初转《绝地求生》是有点跟风,那一段时间是守望最低潮的时候,也没有太多想法,战队转项目我也就试试看好了,但是后来我觉得跟随自己心中最想要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在退役前留下最好的印象,不要后悔,所以最后还是决定回来打《守望先锋》。就转折点是在转《绝地求生》后,那时候打了一阵子发现自己好像没什么没提升,停留在某个地方,我不希望我退役就这样退役,希望能打出一点成绩,打出自己的身价。

R:这个状况我最清楚,当时闪电狼决定转《绝地求生》,我们都有问过选手的志向,当时所有选手都说转,但打到一半培根就跟我说他对此兴趣不大,他还是喜欢守望,当时就有安排帮他找中国OC的队伍,到后面就有了 OWL的机缘,因为他对守望还是最有爱,所以他打《绝地求生》时会非常非常不顺。当时我根本不知道有OWL这件事情,只是为了帮培根安排,所以有帮忙询问有没有队伍愿意收他。

Q:那成都猎人是如何接触培根的呢?

R:培根在《绝地求生》打到一半觉得兴趣不大,还是想打守望。当时我就开始找队伍,看能不能试训让他回归,然后这段时间刚好碰到RNG问说能不能帮忙找守望的教练,我就把培根也带过来,我觉得他的实力很不错,不应该只是打OC。

《守望先锋》选手Baconjack与教练Ray接受采访

Q:跟Ray一起加入成都队后,与原本在闪电狼有没有不一样的感觉?或跟以往一样?

B:其实打职业训练方面都大同小异,每一天在做的就是坐在计算机前训练,不一样的就是和认识的人一起来外地,多一个伴打拼,还不错!

Q:作为首位进军OWL的台湾选手,心中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会不会有压力?有对此做什么样的准备?

B:压力是一定有的,我是觉得要比平常更努力,不能像以前一样……就是要拿出十倍努力,唯一能做的就是要无时无刻都在努力,好应付以后的状况,毕竟是大联盟


Q:近期自己与队伍的训练状况如何?目前的训练方式,跟以往相比的最大不同为何?

B:就像我前面说的,我的训练时间一定要比之前更长,能练就练,除了休息时间就没有碰其他东西了。没在打的时候就看录像,毕竟再几个礼拜就开赛,所剩时间不多。战队规范早上 11 点 ~凌晨 1 点是训练时间,中午下午有休息时间,中午一小时、下午两小时。有团练就团练,没团练就打天梯,然后看自己的录像,训练强度比以前提升很多。

Q:分享在上海受训的一些趣事或是困难点?

B:守望的天梯还是一如往常,你不能决定队友,能做好的就是顾好自己,各种无奈啦,也不能说什么。队友对我的洁癖比较有点意思,我早上习惯洗澡,晚上也要洗澡,但是我的队友不太洗澡,所以他们对我这么常洗澡蛮有兴趣的。我会不定时抢他们热水,因为宿舍热水是有限供应的。生活上没什么差别,在闪电狼就是离家工作了。

B:我们宿舍热水器是太阳能,每次热水全满是70度左右,一洗就是剩下20几度,只能等热水器充电。

R:就是说 70 度的热水,培根会洗到剩下50度,那其他队友就剩下20度的水了。

B:其他人要洗我会让啊,但是没人要洗我就不客气了。

R:基本上每天都会听到队友求培根放过热水,蛮有趣的。


Q:有比较熟的队友吗?

B:跟大家都不错,关系最好的是Ameng,主坦,我们吃饭都会一起吃。

Q:目前在OWL职业电竞联赛中,让你印象最深刻的队伍或选手?

B:我一开始没什么看 OWL 比赛,那时候在打《绝地求生》所以没什么印象,不过佛罗里达的Sayaplayer,他一直是我崇拜的选手。我记得在以前看到他的专访,那时候版本是猎空时代,狙击很少出来,他就是练麦克雷这种的狙击,不过为了版本转练猎空,也打得很好。所以他让我觉得,努力是有成果,在某些事方面,只要努力,结果不会让你失望。


Q:OWL就好像是棒球的MLB、篮球的NBA,心态上有没有做特别调整?

B:不会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就是只有努力而已,想其他东西没有用,把自己的能力发挥到最大化,其他的想法都是在干扰你,全神投入在训练上。


Q:谈谈你未来在《守望先锋》职业电竞联赛的目标?
B:我当然希望拿冠军,那我觉得欲速则不达,慢慢来,第一个目标是进季后赛,后面想办法拿冠军,希望退役之前能拿冠军、拿个MVP也好。


Q:2019年赛季开打后,你最想和哪几位输出选手过招?为什么?

B:与其过招,更想当训练伙伴,因为能从他身上学到东西,像是跟Sayaplayer一起训练。

《守望先锋》选手Baconjack与教练Ray接受采访

Q:你有台湾最强猎空的称号,若对上SBB或Effect,和他们1v1的话你觉得几几开?

B:以前的状态,我有信心五五开,但过很久了版本转变也大,实力一定比以前差,至于几几开不好说,要看赛场状况。


Q:未来你将会在洛杉矶待上好一段时间,你有期许迎接什么样的挑战或新鲜事物吗?父母又是如何看到自己的儿子将远赴美国呢?

B:我爸妈还蛮赞成的,因为儿子能去美国工作,回来之后一定会有提升,毕竟是美国这种大地方。我自己也觉得很好,因为可以练英文,我本身对英文也蛮有兴趣的。目前只能靠计算机学英文,玩游戏或是看影片之类。

Q:请对所有喜爱Baconjack的粉丝说些话。

B:谢谢大家的支持,不管是从之前在闪电狼还是《绝地求生》又转回来,都感谢默默支持我的人,那我觉得回馈粉丝最好的方式就是打好比赛,这是我认为能回馈粉丝最好的方式了。


Q:跟闪电狼队友还有联络吗?从《绝地求生》转回《守望先锋》,他们有给你什么支持或建议吗?

B:是有想啦,但是太懒了,因为真的没什么时间,再去搞那些东西,我是比较被动的人,如果朋友没来找我,我也不太会主动去跟朋友聊天。大家都很看好我,因为当时在台湾的成绩就不错,这么好的人,不去打很可惜。

Q:什么机缘让你有机会重返《守望先锋》,甚至更上一层接掌一支OWL队伍的助理教练呢?

R:其实当时我完全没想过会回来带守望,当时因缘是虎牙跟RNG是合作关系,RNG问闪电狼是不是能帮忙找《守望先锋》的教练,公司就问我有没有意愿,我当时犹豫了两个礼拜,我决定回来守望,因为这个舞台比较大一点。

《守望先锋》选手Baconjack与教练Ray接受采访

Q:目前在成都队主要是协助哪些工作呢?

R:我现在在成都是助理教练,还有一个教练是主教练,我们分工很细,我现在工作就以选手个人方面和分析对手战术为主,大概就是这样的工作。个人方面像是心态上或是技巧方面的指导,因为选手除了技术之外,心态也很重要。在训练期间我发现如果选手状态不对了,我就会找他约谈,我会比较着重在这方面。


Q:可以谈谈培根目前的状况如何?这段期间有特别加强哪方面的训练吗?

R:培根的话,因为他有半年没接触守望,他到这边来过得蛮艰辛的,他的实力要提升的地方非常多,因为OWL级别非常高,版本关系他以前只玩猎空,现阶段版本什么都要会,黑百合或是麦克雷这种长枪英雄需要花更多时间努力,现阶段就是把角色练好,以及看录像。


Q:成都队目前训练状况如何呢?成都队在OWL今年有什么样的目标呢?

R:我们目前团队状况时好时坏,基本上对选手很有自信,目标先以季后赛为主,全华班因为有上海龙的例子,很多人对我们不看好,即使这样我还是很有自信,我们选手的天份和质量都很高,只要给他们时间,多努力一点,相信结果不会差。


Q:作为首度进军OWL的台湾后勤之一,Ray有没有什么样的想法?有做什么样准备?

R:我没想过说我有一天会回来守望,那当初也是一个很突然的机遇回到守望,而且还是直接上OWL。我自己也有给自己目标,希望也能提升自己的实力,不论是指导方面或是经验方面,反正我觉得我自己还有很多需要加强的空间。


Q:在OWL中有特别欣赏的教练或选手吗?

R:这个范围很广,韩国教练我都很欣赏,纽约队或是伦敦队都很欣赏,我自己也有和休斯敦教练有私交,我们私下都会交流。韩国教练有一些本质是我们值得学习的。像是他们的指导方式,每一个教练的指导方式都不太一样,大部分人觉得韩国教练很严格,但是我听到的是他们没很严格,但是能够很快速有效率的提升实力,当然这方面不会透露太多,但我也在尝试能像他们一样。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