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佛在《给他爱》里砸了街头歌手的吉他,现实中也不过如此

崔佛在《给他爱》里砸了街头歌手的吉他,现实中也不过如此

来源TGBUS原创作者裤裤2019-01-24

当着歌手的面踩她唱片,炎上!

《GTA5》提供了偌大的圣洛都地图,玩家在闲逛时可以控制崔佛走到东方剧院的门口,然后把街头艺人的吉他砸在他头上。

这个交互行为还会让老崔爆一个奇怪的粗口:“学他X的萨克斯!”,而埋藏的这个彩蛋其实是对《GTA4》的致敬,因为在4代作品中,就有一个吹萨克斯的街头艺人。

无独有偶,在现实中的日本街头也发生了类似的一幕:1月14日傍晚的东京秋叶原街道上,一位街头女歌手正在低头收拾自己的唱片CD,当时的风非常喧嚣,这时候,一位男子非常客气地接近她,然后花了1000日元买了一张她的唱片。

没想到的是,在两人毕恭毕敬的寒暄之后,该男子当着女歌手的面突然将唱片扔在了地上,然后用力踩了一脚。整个过程被该男子的朋友完整拍摄了下来,而这名朋友看到被踩烂的唱片后发出了讥讽的笑声。

崔佛在《给他爱》里砸了街头歌手的吉他,现实中也不过如此

此事上传到推特后,在推特以及日本媒体上引来了不小的风浪,不止日本,欧美的音乐产业媒体也争相转载了这一事件。可能和许多人想象的不太一样,原推中除了批判这种扭曲的行为外,还有一波人是支持这种做法的。

支持的声音认为,如何处理已经购买的物品是个人的自由,所以该男子在法律上并没有做错什么。而另一种声音可能道出了日本街头歌手数十年来在民众心中所留下的一种糟糕印象:“城市噪音,早点让他们滚!”。

和游戏中的不太一样

除了在一些新闻中经常看到“某位街头歌手爆红”之类的报道外,日本街头歌手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作为玩家,想一想最近的热门游戏里,对日本街头歌手有大篇幅描写的就是《审判之眼》了。在游戏地图神室町的剧场前广场上,有一名人气女歌手美滨纱奈时长在这里表演吉他弹唱,而这也是游戏主角八神隆可以发展的恋爱对象之一。

神室町是黑道势力“松金组”横行的底盘,但美滨纱奈的表演并没有受到黑道的影响,游戏中还有三位应援粉丝一直支持着她的表演。根据游戏背景的描述,美滨纱奈是通过网络发布原创歌曲,在受到热捧后才决定来到大城市进行路演,而她最大的目的也和其他街头歌手一样,就是能被艺人事务所的星探所看中,然后走上正式艺人的星途。

崔佛在《给他爱》里砸了街头歌手的吉他,现实中也不过如此

当然,这个故事线也不是一帆风顺,为了不再剧透,只能说在戏剧化的一系列事件后,美滨纱奈如偿所愿,最终等来了艺人事务所的青睐。

然而回到现实,街头歌手也能像游戏中这样如偶像剧一般发展么?

在日本历史上,关于街头歌手的记载能够追溯到明治时期,当时有一些人拿着日本传统乐器,站在街上,以五声音阶来吟唱词本,这种词本基本以讽刺当局政治为主,而这种街头表演逐渐被称为“enka-shi”(街头歌手)。

到了20世纪90年代,偶像型歌手依然占据了日本音乐歌手的主流,尤其是发生了很多类似“街头歌手转型为当红艺人”社会性事件。

比如1998年正式出道的柚子乐队,乐队成员北川悠仁与岩泽厚治最初就是在横滨的松屋门口做街头歌手,在积累了不小人气后,于横滨大道公园举行了小规模的“演唱会”,随后被艺人事务所看中,在1998年正式出道。

崔佛在《给他爱》里砸了街头歌手的吉他,现实中也不过如此

还有大名鼎鼎的女艺人川岛爱等,类似的现实故事激励了很多怀揣梦想的人,这些年轻的音乐人大多来源于音乐学院的学生,或者原本在家乡拥有固定职业的人,其中也有一些各国旅行的外国流浪歌手,他们背着昂贵的器材走上人流密集的街头,希望通过路演的方式发展自己的歌手事业。

夹缝中的追梦人

不过,街头表演在日本法律中是被禁止的,根据日本《道路交通法》第77条规定:禁止在街道上进行任何可能干扰交通运行或造成危险的活动,私自摆摊售卖的行为则更不允许,其中,还规定了在道路上类似表演、举行仪式等活动需要获得警方以及相关团体的许可。

虽然说可以获得许可,并且日本政府机构开放了可以进行街头表演的地点列表,但它的苛刻程度几乎没有什么可行性,拿东京都生活文化局发布的街头表演许可地点名单来说,在全东京都地区开放的地点一共不超过60个,而且在开放时间表上基本都是“活动不可”。

崔佛在《给他爱》里砸了街头歌手的吉他,现实中也不过如此

僧多粥少,大量的街头歌手已经是常年违法的存在,这些歌手聚集在像地铁、商业广场等人流密集之地,希望通过歌声让路人转粉,而私自售卖个人唱片的行为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法律禁止表演十分必要,拿日本大阪的梅田站来说,由于站点规划复杂,客流量巨大,导致这里成为了街头表演的重灾区。另外,在歌手表演期间,虽然没有占据多少公共区域,但围观人员会主动形成其他路人不可通过的观赏圈子,让道路发生拥堵,而他们所携带的移动音箱也成为了车站的干扰源之一。

虽然法律是这么规定的,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或许用“猫捉老鼠”来比喻执法人员和街头歌手之间的关系比较贴切。

根据资深街头表演者Robert Taira Wilson的一篇博客,他讲述了自己曾经在日本大阪做街头表演的一段经历。在每天晚上六点左右,大阪的地铁、公园等地会聚集大量的街头歌手,其中一些热门的地方经常会有很多背着吉他的人在旁边等待。

他们在等什么呢?当然是在等警察,一般情况下,一个歌手占据一个地点表演3-5首歌之后,会有警察前来口头警告,而且是非常有礼貌的那种。等现场歌手和警察同时离去的时候,其他街头艺人会上前“补位”,然后如此循环,当那些晚到的艺人发现等待人数过多时,就会寻找其他地方进行表演。

崔佛在《给他爱》里砸了街头歌手的吉他,现实中也不过如此

这个过程很有意思,不管是表演者,警察,还是观众,他们之间形成了一种数年磨合出来的默契感,特别是警察一方,他们甚至会等待表演者把歌曲唱完,才上前进行警告。有人戏称,日本街头表演的违法程度相当于行人闯红灯,根本没有一个明确的执行界限。

这种情况虽然普遍,但也有特殊时期,比如日本在举行大型会议或者国际赛事的时候,街头表演几乎销声匿迹。

在东京都地区,涩谷的代代木公园曾经是表演者的圣地,但东京在申办2016年奥运会前,开展了“一项净化东京”的大型取缔活动,包括代代木公园在内,很多街头艺人遭到了罚款和监禁。

根据2014年的报道,一个名为“火炬模式Ace”的女子偶像组合,在警方多次警告以及书写保证书后,依然在JR新宿站南口进行违法表演,随后这个偶像组合被当局警方进行了不拘留立案调查。

崔佛在《给他爱》里砸了街头歌手的吉他,现实中也不过如此

除了加大执法力度,东京都还有一个檀面下的恶势力群体,那就是黑帮,黑帮成员会向街头艺人定期收取“租金”,有很长一段时间,东京都地区成为了街头歌手们的噩梦。

冷漠的钢铁城市

如果只是违法原因,还不能阻碍街头歌手对自己梦想的坚持,而最令他们无法接受的,或许还是越来越多的民众对街头表演的冷漠以及反对。

在车水马龙的地区,街头歌手的音响设备与路上的噪音混为一体,成为了一种令人十分厌恶的音乐噪音,在加上警察的执法松散,就发生了本文开头所讲的“踩踏唱片”事件,来表达民众对这种现象的不满。

媒体nbcnews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引述了一位名叫Kat McDowell的音乐人的各国街头巡演经历,其中唱片公司希望她在日本的新宿站以及涩谷十字路口进行自我推广,也就是街头表演,但这段表演经历给Kat McDowell造成了不好的回忆。

“在日本,街头表演几乎是不受民众欢迎的。”Kat McDowell在采访中说道,“有时我们会被赶出表演场地,他们不像其他(国家)那样尊重音乐家,因为你在街上,他们不会给你小费,你在那里纯粹是自我娱乐”。

相对于街头表演的天堂——英国、德国、法国以及意大利等欧洲国家,日本的街头表演文化显得很特别,在旅游网站road junky上,日本的街头表演文化被形容为“怪异”,特别是路人的反应,完全冷漠几乎成了普遍的现象,但街头表演者却络绎不绝。

令人堪忧的音乐梦想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还是由于日本偶像事业的长期过热导致。根据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发布的《2018全球音乐报告》统计,日本依然是全球第二大音乐市场,但总体收入相比去年下降了3%,其中实体市场下滑了6.1%,数字收入只上涨了8%,无法抵消实体市场衰落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根据日本音乐产业的分成结构来看,一张唱片CD的收入会被宣传、制造、流通、贩卖、版权等多个环节吸收,留给歌手的收入在理论上不到一张唱片的1%。不过,日本还有音乐人与事务所之间的“分成契约”,这个契约是灵活的,但对新人是完全不友好的,所以产生了网络上诸如“正规艺人卖唱片,可能还不如街头艺人”的说法。

崔佛在《给他爱》里砸了街头歌手的吉他,现实中也不过如此

不过日本歌手的梦想主要在于成名,这也是他们愿意在街头表演的最大动力。据2016年日本媒体曝光的一份偶像收入排行来看,排名第一的原AKB48毕业生指原莉乃达到了年收入4500万日元(约278万人民币)。

虽然该数字的准确度未知,但日本偶像的收入水平已经大概有了一个范围,即使在这份梦想的尽头,等待他们的也不是真正的财富自由,而行业的竞争激烈程度依然不减,快速推出新艺人来维持事务所的收入水平,也是即将架在街头音乐人脖子上的一把刀。

结语

回过来想了想,音乐其实和游戏一样,都是日本值得骄傲的全球领先产业,而在这份繁华景象的背后,有多少年轻的音乐人依然站在路边,为陌生的路人弹奏着自己的梦想?

崔佛在《给他爱》里砸了街头歌手的吉他,现实中也不过如此

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知道,这份梦想的易碎程度应该和那张CD一样。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