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侵权案被告:法官违反司法章程

《王者荣耀》侵权案被告:法官违反司法章程

来源TGBUS原创作者建安余韵2018-09-25

本案被告上海沐瞳在微博发表公告,指控祝建军法官与腾讯存在直接利益关系,且祝建军法官在庭审和生活中多次违反司法流程。

8月19日下午,手游开发商上海沐瞳科技有限公司在微博平台就与腾讯公司的版权官司发表了一篇公告,引起轩然大波。上海沐瞳在公告中表示,本案主审法官祝建军与原告腾讯公司存在直接利益关系,并且在生活中和案件审理中多次涉嫌违规。上海沐童将向法院提交要求祝建军法官回避本案的申请,并希望法院对后续审理进行全程直播。

2017年7月,腾讯公司在深圳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指控上海沐瞳的手游《Mobile Legends:Bang Bang》(通称《无尽对决》)涉嫌侵犯《王者荣耀》知识产权;临近开庭前,腾讯又增加指控上海沐瞳同时侵犯了《英雄联盟》的知识产权。

《Mobile Legends:Bang Bang》是上海沐瞳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的MOBA类手游产品,现已登陆多个国家,但并未在国内运营。游戏的海外运营成绩上佳,在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多个国家长期保持畅销榜第一。

《王者荣耀》侵权案被告:法官违反司法章程

《英雄联盟》(左)和《Mobile Legends:Bang Bang》的角色设计

2017年6月,上海沐瞳在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起诉腾讯公司不正当竞争,但该案最后以上海沐瞳撤诉告终。一个月后,腾讯做出反击,在多个国家对上海沐童发起维权活动,并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上海沐瞳发起版权诉讼;同期,《英雄联盟》开发商拳头公司也在美国加州法院起诉上海沐瞳侵犯知识产权。

《王者荣耀》侵权案被告:法官违反司法章程

《Mobile Legends:Bang Bang》游戏画面

腾讯诉上海沐瞳案庭审环节原定于2018年9月13日举行,但过程并不顺利:13日上午,由于被告上海沐瞳向法院提出了分案申请和新增诉讼标的的管辖权异议,主审法官祝建军决定在开庭前安插一个听证环节,听取双方意见。然而在听证环节结束后,祝建军法官以“参加廉政学习”为由两次推迟庭审,并最终宣布庭审临时取消。

祝建军法官是广东乃至全国知识产权领域的明星法官,还在2018年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全国审判业务专家”称号。然而在8月19日下午,本案被告上海沐瞳在微博发表公告,指控祝建军法官与腾讯存在直接利益关系,且祝建军法官在庭审和生活中多次违反司法流程。

《王者荣耀》侵权案被告:法官违反司法章程

上海沐童在声明中列举了祝建军法官八行“大罪”(声明原文):

其一,在案件受理后,祝建军作为主审法官未进行避嫌,反而在学术期刊发表文章公开支持腾讯法务的观点。

尤其值得玩家留意的是,针对“游戏地图设计抄袭”,祝建军法官在论文中提出:

“假设一款网络游戏地图的设计非常简单,比如只有横平竖直的几条道路,参与游戏的各方玩家在这样简单的地图中使用武器进行攻击、对抗,此时,很难说如此简单的游戏地图设计具有独创性,因此,无法将其认定为美术作品或示意图作品。但当该款网络游戏基于努力经营在市场上具有较高知名度时,如果他人未经许可对其进行模仿、抄袭,则可以用反不正当竞争法来给网络游戏经营者提供法律保护。” 

那么按此观点,因为《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做出了知名度,MOBA游戏传统的“三路一河”地图的版权就理应为腾讯所有,受法律保护。

其二,祝法官与腾讯公司法务人员及代理律师关系密切。2017年立案至今,祝法官至少参与了12次腾讯主办的各类活动,且本人与腾讯存在经济利益关系。

《王者荣耀》侵权案被告:法官违反司法章程

在立案后,祝建军法官仍与腾讯的法务和律师一起参加活动

其三,庭审录像显示,腾讯方律师与祝法官疑似有提前沟通,并在庭审中提点原告律师,反而限制被告阐述观点。

其四,祝法官宣布的决定里存在事实性错误,被告提出异议并提交过相应证明材料,但法官充耳不闻。

其五,庭审违反司法流程。根据国家法规,庭审时合议庭成员必须全部到场,且‘合议庭的成员人数,必须是单数。’‘合议庭评议案件,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在9月13日听证的过程中,合议庭的其他两位审判员均未现身,直到宣布听证结果时才第一次出现。

《王者荣耀》侵权案被告:法官违反司法章程

审判员庭审大多数时间缺席

其六,腾讯方仓促更改起诉状,违反立案程序。而法院在收到腾讯方新的起诉状之后,并没有依法对其基于《英雄联盟》的起诉资格进行任何审查,也没有要求其出示被告侵犯《英雄联盟》知识产权的材料。

其七,上海沐瞳认为,腾讯方在听证环节表现不佳。之后,祝法官两次推迟庭审并最终宣布临时取消,被告上海沐瞳认为祝法官故意推迟庭审,为腾讯争取更多学习和准备时间。

其八,祝法官对案件管辖权的判决存在巨大争议。涉案游戏《Mobile Legends:Bang Bang》并未在国内运营,因此被告上海沐瞳认为此案不归深圳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但原告腾讯公司“使用第三方非法VPN软件向法院证明在深圳可以获取和登陆涉案游戏”。上海沐瞳认为腾讯和祝建军法官通过非法手段攫取管辖权,“在学术界引起巨大争议”。

《王者荣耀》侵权案被告:法官违反司法章程

祝建军法官

声明最后,上海沐瞳表示将依法行使程序权利,向法院提交要求祝建军法官回避本案的申请,并希望法院对后续的审理进行全程直播。目前腾讯方面尚未对声明做出回应,我们也将持续关注本案的进展。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