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阳师与伊吹 · 幽谷响篇

大阴阳师与伊吹 · 幽谷响篇

来源NGA作者NGA2019-05-27

拖着淡淡的残影,沿着根墙,穿过厅堂,百年的幽宅静静地在等我

===委托===

伊吹:喵呜呜,阴阳师,你这幅打扮是要出远门吗?

晴明:我收到了一封委托信,伊吹。上面写着'到河川碰面,有要事委托,必有酬谢'。

晴明:落款是……'戴铃铛的大人'。

晴明:字迹歪歪扭扭,还有一些爪印……我想,你应该知道是谁寄来的吧?

伊吹:本喵、本喵不知道的喵……

晴明:是吗……本来还准备了一些小鱼干作为酬谢的。

晴明:那么再见了,伊吹。

伊吹:……喵,等等,阴阳师!

伊吹:这封信是本喵写的喵。

晴明: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伊吹?

伊吹: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如果平安京里发生什么怪事,本喵会告诉你的。

伊吹:最近,本喵又发现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喵。

晴明:究竟是怎么回事?

伊吹:给本喵一百个小鱼干,本喵才会告诉你!

晴明:很抱歉,这明明是你写的'委托书'……

伊吹:本喵说的'酬谢',当然是你给本喵的酬谢喵,愚蠢的阴阳师。

伊吹:本喵告诉你平安京各处发生的事情,这值得几百条、不,几千条小鱼干!

晴明:好吧,谢谢你的热心,伊吹。

伊吹:喵喵喵……快跟上,阴阳师!

大阴阳师与伊吹 · 幽谷响篇

父亲时常教导我,身为大名,必须心怀善意,才能得到大家的尊敬。

父亲的年纪越来越大了,他说,我必须尽快成长起来,才能接替他的位置。我真的能像父亲那样,成为受人尊敬的大名吗?

我陪伴父亲出门赏樱,父亲望着飘落的花瓣,沉默了很久,最后只吟诵了一句和歌。

'樱花开复谢,顷刻散如烟。'

其中的含义,我那时并没有去深究。

===疫病===

晴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伊吹?

伊吹:弥助生了怪病喵,一直躺着家里。

晴明:怪病?

伊吹:听说是遇到了'发出铃铛声音'的恶鬼喵!

晴明:……

伊吹:弥助看来病得很严重喵。阴阳师你可要赶紧治好他,不然都没人给本喵喂小鱼干了……

晴明:这样的印记,果然是妖怪留下的。

晴明:祓除污秽、清涤不净——

弥助:唔……

晴明:感觉好些了吗,弥助?

弥助:啊,是阴阳师大人……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在这儿?

弥助:头好疼……我明明记得,我是在山谷边玩儿的……

晴明:山谷?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弥助?

弥助:唔……我最近交到了新朋友呢,阴阳师大人!她叫'小千',我们最近都在一起玩儿呢。

弥助:她住在山谷里一座好大好漂亮的房子里,房子大得可以在里面玩一整天捉迷藏。

弥助:而且走廊上还挂着许多风铃……那些风铃的声音真好听,小千还送了我一个。

晴明:风铃?可以给我看看吗,弥助?

弥助:当然可以,阴阳师大人。

伊吹:喂,阴阳师,本喵觉得这个风铃很不对劲喵。

晴明:确实,有一股不属于人类的气息。

弥助:阴阳师大人,等我好了,还能去山谷那边玩吗?

晴明:弥助,我需要调查一些事情,在这之前请不要去山谷那边。

晴明:走吧,伊吹。

大阴阳师与伊吹 · 幽谷响篇

曾经强壮高大的父亲,在死亡面前也毫无招架之力。窗外的樱花瓣飘进来,落在盖着父亲躯体的白布上。

樱花开复谢,但人的生命,却永远像灰尘一样消散了。

我曾见过阴阳师用秘术驱役着式神,或许,秘术中有超越生死的存在。

我夜以继日地研究着古老的阴阳秘术。

既然死亡不为渺小的悲欢而放弃,我就想别的办法。

===风铃===

伊吹:喵,弥助看来是在撒谎喵,本喵去过,山谷里根本没有什么'漂亮的大房子'。

伊吹:山谷里只有一座废弃的宅子。房子破成那样,根本不会有人住在里面的喵……

晴明:弥助说的'华丽大宅',让我很在意。普通人类看到的,往往都不是事情的真相。

晴明:那位弥助提到的小女孩,恐怕也不是人类。

伊吹:阴阳师,你一直这么敏锐喵。

伊吹:山谷就在前面……喂,阴阳师,本喵给你带路,酬谢的小鱼干呢?

晴明:这个声音……是风铃的声音吗?

伊吹:不要开玩笑,愚蠢的阴阳师,风铃的声音怎么可能传这么远喵!

伊吹:……本喵、本喵好像也听见了喵。

晴明:的确是风铃的声音,以及这股气息,与弥助那个风铃上的十分相似。

村民:请问……您是前来帮我们除妖的阴阳师大人吗?

晴明:除妖?

村民:山谷里的大宅有可怕的妖怪,我们都非常苦恼……

村民:我们必须一直给他奉上贡品,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妖怪就会向村子里散布瘟疫。

村民:而且、而且那个可怕的妖怪还会吃人!听说很久以前,他吃掉了一位小女孩……

村民:从前大家曾经请过阴阳师来除妖,但似乎那所宅子里还是有妖怪。

村民: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能听到那里传来风铃的声音……或许、或许他又复活了,真是太可怕了!

村民:阴阳师大人,请帮帮我们吧!

晴明:明白了,我会前去调查此事的。

大阴阳师与伊吹 · 幽谷响篇

从我研究阴阳术那天起,已经过去了多久?

数十年?数百年?……这不是我所要的胜利。

昔日华丽的大宅布满了灰尘,忠心的仆役们早已变成了白骨。最后还是没有离开他们的主人吗……真是可笑,他们的主人,早就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了,或者,不再是人了。

或许……这真是逆反天意的禁术?

自从成了这副样子,我打碎了宅邸中所有的镜子。那张脸让我心烦。

===华居===

伊吹:喂,阴阳师,我们还要在这个破地方待多久,本喵的肚子都开始饿了。

晴明:果然,宅邸的四处都弥漫着很浓的阴气。

晴明:虽然破旧,还是能看得出这宅邸曾经非常气派,想来应该是某位贵族的居所吧。

晴明:这个长廊,应该就是弥助说的'挂满风铃的长廊'……

晴明:虽然已经破旧了,但可以想象当年无数风铃在风中摇动的景象。

晴明:我想,就算你已经变成了妖怪,也还是一直停留在这里、日复一日听着风铃的声音吧。

伊吹:阴阳师,你在说什么喵?

晴明:藏身于此的妖怪,现身吧。

晴明:灵视,开!

小千:……

小千:不要来驱逐我!

晴明:先让她暂时冷静下来吧。

小千:呜呜呜……为什么要赶走我们……

小千:我只是、只是一直在这里等着他回来……

伊吹:真是麻烦的妖怪喵。

小千:铃铛的声音……

小千:小猫咪……你脖子上的铃铛声音真好听,我喜欢这样的声音……

小千:你们看起来,不像坏人……你是谁?

晴明:我是阴阳师晴明,并没有恶意。

晴明:你就是和弥助一起玩的'小千'吧,这里的妖气让弥助生病了。

小千:……是,我就是小千。

小千:对不起,我并没有伤害他的想法……只是我一个人在这里住了很久很久,感到很孤独。

小千:我希望,可以有朋友和我一起玩……

大阴阳师与伊吹 · 幽谷响篇

村庄已经变得荒芜,或许我可以用'妖怪'的力量来帮助大家,但他们却只会尖叫着逃开,诅咒我将带来的灾难。

'这里的风铃声真好听啊。'

只有那个叫小千的女孩,和我成为了朋友。幸好第一次见她时我戴着面具。

她每天都到这里来,我却从未察觉,周身的妖气日复一日地侵蚀着她的健康。

再见她的时候,她也遭众人离弃,生命将至尽头。

'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还能听到风铃的声音……真好……'

可恶啊……这残酷的命运!

就算是违背阴阳之理也好,这份罪孽由我来承当吧。

===往事===

晴明: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

小千:……我一直在这里等着幽谷响大人回来。

伊吹:幽谷响?那不是他们说的那个会吃人的妖怪喵?

小千:在我得了怪病的时候,大家都只会说'一定是惹怒了幽谷响才会这样的''她会传染给我们的',连父母也不想保护我。

小千:是幽谷响大人救了我,他治好了我的病……虽然我也变成了妖怪,可我一点也不难过。

小千:比起人类,我更喜欢和妖怪在一起……

晴明:……

晴明:那位'幽谷响大人',究竟是怎样的呢?

小千:幽谷响大人说他曾经是一位大名呢。不过,为什么会变成妖怪,他总是不肯说。

小千:我每天只要自己玩儿就好了,我最喜欢长廊里风铃的声音,幽谷响大人在这里布置了很多很多的风铃。

晴明:风铃的声音回荡在幽谷中……这就是'幽谷响'的来历吧。

晴明:清澈的铃声在静谧的幽谷里回响,确实非常动听。

小千:我已经不记得究竟过了多长时间呢。直到有一天幽谷响大人和我说'你的家人都已经不在了'。

小千:明明我离开的时候,父亲和母亲还那么的年轻……

小千:可是幽谷响大人说'人类和妖怪的寿命本来就是不一样的'。

晴明:果然,你变成妖怪后,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

小千:在那之后,幽谷响大人让我回去祭拜家人,告诉我'不要让怨恨蒙蔽本心'。

小千:于是我站在父亲和母亲的墓前说'谢谢你们,父亲、母亲,如果可以的话,来世再见面吧。'

小千:我想,或许这就是幽谷响大人一直没有报复大家的原因吧,虽然大家总是那样疏远他、议论他……

晴明:这么说来,这位'幽谷响大人',果真是一位善良的妖怪。

大阴阳师与伊吹 · 幽谷响篇

救命的邪术,让小千变成了……妖怪。

我不知该怎样告诉她。过了一会儿,苏醒的她就忍不住跑开玩去了。

废弃的大宅里,只有两个被人类流放的妖怪。可她却还是那么开心,一点都不在乎。

我在长廊上挂满了风铃,微风吹过的时候,铃声打破了幽谷的静谧。

'幽谷好像也在开心的笑呢!'小千说。

我为自己的私心而羞愧。那么,从今以后,就以'幽谷响'作为我的名字吧。

===等待===

晴明:想必那位'幽谷响大人'已经离开这里很久了吧。

小千:幽谷响大人不知去了哪里,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小千:那天我祭拜家人回来,幽谷响大人看起来很不对劲。

小千:他离开前让我去完成一个'任务',说他会在完成时归来。

小千:幽谷响大人从来不会骗人的,他一定会回来的!

小千:所以,我一直都很努力地在做那个'任务',我想,一定会成功的……

晴明:任务?

小千:嗯!是在幽谷里种一棵樱花树哦!

小千:等樱花树长出了谷底,幽谷响大人就会回来了!

晴明:……是吗。

晴明:可以让我看看那棵樱花树吗,小千。

小千:嗯,当然可以,请跟我来吧!

伊吹:阴阳师,这是什么奇怪的'任务'喵?

伊吹:再这样跟着你们跑来跑去,本喵就要累坏了喵。

晴明:在查明真相之前,请稍微再忍耐一会吧,伊吹。

伊吹:记得给本喵的小鱼干要再多加一百个!狡猾的阴阳师!

大阴阳师与伊吹 · 幽谷响篇

身为妖怪的我,曾经忽略了太多的事情,但小千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

她总是对我说外面的事情:春天里青色温柔的山、绿色缠绵的水,新飞的稚鸟、笨拙的刺猬;秋天里甜美的果实、金色的夕阳,人们幸福的笑和销魂的夜雨。

我亲手埋葬了大宅里忠仆的白骨,打理荒废已久的花圃。

春樱飘落,花瓣盖满了坟茔。我忽然想起了父亲吟诵过的和歌。

生命的可贵,不就是因为它如同樱花一般短暂与绚烂么?

可惜,我明白得太迟了。

===幽谷===

小千:呼呼……到了,就是这里了,晴明大人。

小千:这个幽谷,就正好在房子的下面哦,在这里也能听到风铃的声音呢!

伊吹:本喵累了,要去休息一会儿。别偷懒喵,阴阳师。

伊吹:这谷底没有阳光,害得本喵都没法好好打个盹!

晴明:这里的气息是……

伊吹:怎么了,阴阳师,又发现奇怪的事情了喵?

晴明:没什么,伊吹。

小千:樱花树……今天开花了呢!

晴明:这就是你按'幽谷响'的叮嘱,种下的那棵樱花树吧?

晴明:从附近的痕迹来看,我想,你应该反复地种了很多次。

小千:……嗯,我真的已经很认真地照顾那些树,每天都会来浇水……

小千:可是,它们总是长不了太高就会枯萎,我想,一定是我还有什么没做好的吧……

小千:这次、这次一定可以的!这次种下的樱花树已经有我这么高了,而且已经开花了呢!

晴明:在这样的谷底让它开花,你一定是付出了很多的心意。

小千:嗯!只要我再继续努力,这棵树一定可以长高的,越来越高,长出深谷……

伊吹:真是天真啊喵,樱花树是不可能长那么高的喵。

小千:……

小千:……为什么、为什么要说出来……

小千:骗人……幽谷响大人为什么要骗我呢……

晴明:我想,在你反复栽种樱花树的时候,内心应该早就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吧?

晴明:那位'幽谷响大人',实际上并不会再回来了。

晴明:他让你完成的这个'任务',不过是一个善意的谎言,希望你能心怀希望地生活下去。

晴明:在他的计划中,你总有一天会放弃徒劳的希望,勇敢地开始新的生活。不过,他或许低估了你的坚决吧……

晴明:面对事实是很痛苦的,不管是对人类而言,还是妖怪。但不管怎样,不能永远生活在谎言中。

小千:幽谷响大人……

大阴阳师与伊吹 · 幽谷响篇

我曾告诉小千'不要让怨恨蒙蔽本心',她原谅了人类过去对她的伤害,但人类对于妖怪的憎恶,却始终没有消失。

年轻的阴阳师冷冷地看着我。我手中的纸鸢渐渐燃尽,灰烬从指缝间下落。

'阴阳师,你为什么要追踪小千?她从来没有害过人。'

'退治妖怪是我的天责。看你的样子……'他忽然愣住了,接着大笑起来,'原来……你才是这里的恶鬼。那个小妖怪也是你创造的吧?'

我没有回答。

'可惜啊!那么,就让我先把你退治掉吧。'

阴阳师开始结印,青色的火焰在他指尖绽放开……

少年啊,别轻视我。

许多许多年前,我也和你一样。

===樱花===

晴明:或许,那位'幽谷响大人'一直在默默地守护着你。

晴明: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感受到这里有地缚灵的微弱气息。

小千:……真的吗!

小千:晴明大人,请让我与幽谷响大人见面吧!

晴明:那个气息已经非常微弱了,虽然不能保证一定能成功,我尝试将他召唤出来吧。

晴明:急急如律令——

幽谷响:……

小千:幽谷响大人……?

小千:没想到幽谷响大人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小千:我知道,幽谷响大人一定不会骗我的,您真的回来了……

小千:我真的一直有好好照顾这棵樱花树呢,虽然它还这么矮小,可是我真的非常非常用心……

小千:对不起,幽谷响大人,不管怎样,我都没法让它长出谷底……

幽谷响:没关系的,小千。

幽谷响:樱花开了,真的很美啊。

幽谷响:谢谢你能让我看到这样美丽的樱花。

小千:花瓣……开始凋落了呢。

幽谷响:因为生命是有限的,所以才弥足珍贵啊。

幽谷响:……就像这终将会凋零的樱花一样。只是当年的我,用了太久太久才明白这个道理。

小千:幽谷响大人……

幽谷响:离开这处没有生命的幽谷吧,去看看别处的樱花。

幽谷响:所以……再见吧,小千,谢谢你。

小千:我明白了……

小千:……再见,幽谷响大人。

晴明:地缚灵的气息,彻底消散了。

伊吹:……

伊吹:想哭的话,是可以哭出来的喵。

伊吹:这种感觉,本喵以前也经历过喵。

小千:……我不会哭的啦!

小千:幽谷响大人最喜欢我的笑容了。

大阴阳师与伊吹 · 幽谷响篇

远远地望见小千坐在风铃檐下,等我归来。

拖着淡淡的残影,沿着根墙,穿过厅堂,百年的幽宅静静地在等我。

她熟悉每道阁门每个步阶,是她的存在,消抹了过去漫长痛苦时光的痕迹。

我摘下面具,将它放在祖祖辈辈盛放信物的里屋。

'如果……'

起风了,枯萎的花瓣飞扬起来,化为淡淡的烟尘。

廊下的风铃响起来了。

===告别===

小千:谢谢您,晴明大人,我已经想通了,我按幽谷响大人说的,离开这里。

小千:虽然不知道将来会在哪里安家,不过我已经完全不害怕了呢。

晴明:明白了,我也会祛除那所宅邸中的妖气,让这里的村民安心。

小千:再见了,晴明大人!再见了,猫咪!

晴明:……消失了。

晴明:幽谷里的风铃声,也随着停止了。这下村民们可以安心了。

晴明:时间会让这里的村民忘掉那个'可怕的妖怪',幽谷响的真相,只被想铭记的人记在心里,就足够了。

伊吹:喵,人类果然都是这样,没法接受与自己不一样的'东西'。真是愚蠢的人类喵……

伊吹:本喵就不一样,不管是长成什么样的小鱼干,本喵都喜欢。

晴明:非常好的见解,伊吹。

伊吹:不要试图长篇大论的喵,愚蠢的阴阳师。

伊吹:跟你调查了这么久,本喵的肚子已经饿扁了。

伊吹:喂,阴阳师,说好的小鱼干呢!快去给我买小鱼干!

伊吹:我要一百个……不、一千个小鱼干,明白了吗,阴阳师?

晴明:明白了,伊吹……还是谢谢你。

详情见原帖地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