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尬舞青春,初代跳舞机DDR往事

一代尬舞青春,初代跳舞机DDR往事

来源TGBUS原创作者裤裤2018-10-15

在DDR跳舞机上跳舞,会不会拯救世界并不清楚,但它曾经开创了一个“新世界”,一个人人都可以尽情挥洒汗水的游戏热舞时代。

《Dance Dance Revolution》,国内俗称“劲舞革命”,在今年正式迎来了20周岁庆典,KONAMI除了推出新跳舞机 "DanceRush Stardom"(DRS)之外,也在20周年悬念网站上逐步揭开了游戏新曲。同时,一部“跳舞拯救世界”的授权电影也吓坏了不少玩家与媒体。

一代尬舞青春,初代跳舞机DDR往事

在DDR跳舞机上跳舞,会不会拯救世界并不清楚,但它曾经开创了一个“新世界”,一个人人都可以尽情挥洒汗水的游戏热舞时代。

一代尬舞青春,初代跳舞机DDR往事

用脚玩的“狂热节拍”

在DDR还未出现之前,音乐街机游戏“Beatmania(狂热节拍)”率先在1997年11月推出,这款音乐街机为Konami聚集了大量的粉丝。而在1998年早期的日本街机游戏大展上,当DDR首次亮相时,粉丝们还以为这是Konami旗下Bemani推出的另一个版本的狂热节拍游戏,只不过这次是用脚来控制输入,然而没有想到的是,DDR从此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跳舞机”鼻祖,并在街机厅和家用机领域“开枝散叶”长达20年之久。

一代尬舞青春,初代跳舞机DDR往事

很多人认为,1998年11月是它正式推出的日子,但这个时间发布的其实是改良后的1.5版本,也就是加了互联网排名系统的正式版本,原型机早在9月就已经有很多人玩到。因此,当Konami庆祝DDR的生日时,他们实际上是在庆祝“1.5”mix版本的生日,它包含了从测试到正式版本的所有歌曲内容,除了测试版本中的一首歌“Money”。

一代尬舞青春,初代跳舞机DDR往事

1998年DDR测试机前的情景

值得一提的是,在9月玩到的DDR版本中,是有“Money”这首歌的,但1.5正式版将这首歌移除。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DDR 2和DDR 3的身上,这种“删除”调整本来不是什么大事,但在当时的粉丝社区里引起了各种猜测和不满,尤其是这些被砍掉的歌曲在之后的版本中再也没有出现。

一代尬舞青春,初代跳舞机DDR往事

虽然DDR的歌曲并不多,但有一首歌的火爆程度几乎成为了DDR的代名词,那就是瑞典“微笑姐妹”组合的《Butterfly》,可以想象,当时为了玩到这首歌,每一台DDR街机前都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而DDR本身也火遍全日本的大小街机厅,甚至是一些不该出现的地方,比如自助洗衣店内,或者是一些乡下地区,大家愿意掏出200日元玩两首歌,或者是《Butterfly》连续玩两次。

一代尬舞青春,初代跳舞机DDR往事

有了更多玩家的参与,一些玩家之间的竞争就会出现。DDR中的BOSS歌曲“Paranoia(偏执狂)”几乎成为了当时高手的身份象征,如果能当着众人的面将这首歌打通,所获得的荣耀感是不言而喻的,但随着DDR后续版本的歌曲难度上升,一些没有接触过早期DDR的新玩家,并不认为“Paranoia”有多么了不起。

一代尬舞青春,初代跳舞机DDR往事

除了难度的不同外,在日本地区还逐渐形成了两种脚步玩法:在关东区,玩家左脚踩在向左的箭头上,然后右脚负责踩其他的按键。而关西地区的玩法比较普遍,也就是踩完一个按键后迅速回到中央位置。当然还有“双板”模式的专家,也就是一个人玩八键,这种玩家在表演时通常会被众多人围观。

红发音乐鬼才:前田尚紀

DDR的火爆离不开一个人,那就是参与DDR音乐制作的音乐人Naoki Maeda(前田尚紀),1969年出生于大阪的前田尚紀毕业于大阪艺术大学钢琴专业。随后在1995年加入KONAMI的娱乐机(AM)部门,并担当了《TwinBee》最后一作的制作人兼作曲家,而在推出《沙罗曼蛇2》之后,他被Bemani团队的制作人大田良彦看中,成为了初代DDR跳舞机的制作成员,而这个项目一共有25人参与。

一代尬舞青春,初代跳舞机DDR往事

没想到的是,初代之后,大田良彦转为负责其它项目,前田尚紀一跃成为该系列的主要制作人,除了改编电子舞曲的音乐造诣外,从2001年的DDR 5th MIX一直到2011年的DDR Ⅱ,他在游戏中加入了两个隐藏人物,一个是他自己“Naoki”,另一个是作曲人浅见佑一的化身“U1”。游戏制作者把自己的形象放在游戏中的行为似乎很自恋,但这种举动让所有DDR玩家成功认识到了这位音乐鬼才的音乐灵魂:一席惹眼的牛仔装束,红色头发,棕色眼镜,还有一个红色围巾。在玩家尽情热舞的同时,可以看到这个红发牛仔人的劲舞身姿。

一代尬舞青春,初代跳舞机DDR往事

不止于此,前田尚紀还十分在意打扮虚拟的自己,在DDR Hottest Party系列中,他把游戏化身做成了金色短发,衣服风格也随游戏发生了改变。这个习惯同时贯穿整个DDR系列,如果玩家分不清DDR的具体版本号,那么回想一下Naoki的打扮风格也许就想起来了。

一代尬舞青春,初代跳舞机DDR往事

2013年后,前田尚紀离开了工作18年的KOMANI,加入卡普空后开创了音乐街机与手游《CROSS×BEATS》系列,今年8月,他创办了自己的“无限”工作室,并公布了音乐手游《Seven's Code》。

净化乌烟瘴气的美国街机厅

DDR的可观利润不仅让日本本土的街机厅老板大赚一笔,而且同样吸引了美国街机市场的关注,虽然美国街机市场当时已经处于衰败期,但DDR的出现也在美国掀起了街机厅跳舞热潮。

一代尬舞青春,初代跳舞机DDR往事

1999年,DDR跳舞机开始进军美国,2000年正式发布了美国版。当时,每一台机器售价高达1.5万美元,成本之高让很多街机厅难以接受——但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却因此获益,由于美国当时的街机厅已经处于没落期,里面的街机游戏基本是暴力血腥游戏和赌博色彩的游戏为主,这让许多重视游戏体验的街机玩家逐渐离开了这片土地,正是DDR的出现完全改变了这一现状。

DDR最初登陆美国西海岸和加利福尼亚州,它的出现让崇尚健身的美国年轻人为之疯狂,很多人不辞辛苦,宁愿开车数十公里也要找到一家拥有DDR跳舞机的街机厅,这种浪潮同时形成了美国跳舞机社交文化,《华尔街日报》更是将其称为“脚尖上的卡拉OK”。

一代尬舞青春,初代跳舞机DDR往事

虽然美国本土需求量很大,但KONAMI并没有重视美国市场,同时放弃了在美国大规模铺设DDR跳舞机的计划。根据当时的情况,KONAMI认为美国街机厅市场正在萎缩,已经不适合大规模发展,另外众多的法律纠纷也让它无暇顾及,这就导致了DDR在美国悲剧上演。

首先,很多街机厅大量引进日本二手DDR和已经老旧的产品,这些跳舞机存在元件损坏问题,导致游戏体验极差,而同类产品和家用机版本的跳舞机游戏把大部分用户分流。更要命的是,2006年之后Konami与第三方Betson合作推出的《DDR SuperNova》系列跳舞机也存在质量低下的问题,并且很多街机厅也不愿意更新街机的最新版本,这让美国玩家对DDR直接失去了信心,直到2016年《DDR A》的发布才逐渐让人看到了KONAMI对美国市场的重视。

一代尬舞青春,初代跳舞机DDR往事

DDR热浪席卷中国

1999年,国内的大环境对街机厅和游戏机的态度颇为反感,但对待DDR却是完全不同的景象,除了香港、台湾等地迅速掀起DDR跳舞热潮之外,在内地地区由于一些原因更是获得了巨大成功,先是CCTV对日本跳舞机进行了报道,让国人见识到了这款集科技与健身为一体的娱乐产品,而后跳舞毯的风靡让此类游戏走进了中国家庭的客厅。

一代尬舞青春,初代跳舞机DDR往事

2000年,科乐美软件(上海)有限公司成立,因此,国内是有正规引进DDR 2nd Mix的可能性的。但在那个年代,街面上充斥着一种神奇的组合机:由PS主机套用DDR街机外框架,然后摆在街机厅中供大家游玩,这种组合机的成本要比原版DDR街机低了不少。

一代尬舞青春,初代跳舞机DDR往事

虽然跳舞毯和PS改机在中国的风靡一时,但这种状况并没有持续多久。2000年夏天《光明日报》刊登了一篇《电脑游戏:瞄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文章,随后在全国掀起了一场打击街机厅和相关“网吧”场所的整风行动,几乎绝大部分街机厅迅速消失,有一小部分街机厅因为老虎机等机器十分赚钱而冒险转到了低下,但这显然不包括以跳舞为乐趣的DDR,这次大整改彻底断送了日本街机大厂对中国市场的愿景,一直到2006年后才慢慢得到复苏。

一代尬舞青春,初代跳舞机DDR往事

如今,中高端“电玩城”成为了国内大型休闲广场的常见配置之一,年轻一代出没于此,或者玩夹娃娃机,玩赛车,或者玩最新推出的体感,也经常见到上了年纪的人在角落的一排排街机上玩《街霸》、《恐龙快打》等,而在店面最显眼的位置,一定会摆放1~2台气派十足的跳舞机,当有备而来的舞者开始表演时,“电玩城”内的游客会将这里团团围住,热闹程度仿佛一场即兴live show正在开演。

一代尬舞青春,初代跳舞机DDR往事

此时此景,恍如20年前的景象历历在目。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