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上世纪90年代世嘉鲜为人知的官方游戏卡带烧录服务

揭秘上世纪90年代世嘉鲜为人知的官方游戏卡带烧录服务

来源TGBUS原创作者夜语2018-10-19

1994年,世嘉在北美通过合作方推出过MD卡带烧录服务,但该服务在进行了试运行之后就很快夭折,因此被鲜为人知。

说起游戏主机厂商官方提供的卡带烧录服务,年长一些的玩家可能会想到任天堂1997年开始在日本为SFC和GB推出的名为“任天堂力量”(Nintendo Power)的服务,这项服务后来国内神游科技也曾以“神游加油站”的名字引进过。但其实世嘉早在1994年就通过合作方在北美推出过类似服务,不过由于当时该服务在进行了试运行之后就很快夭折,因此被鲜为人知。

揭秘上世纪90年代世嘉鲜为人知的官方游戏卡带烧录服务

近期,一些当年烧录服务的空白MD烧录卡带在eBay上流出,并拍出了3000美元的高价。外媒对此进行了报道,我们将其翻译整理如下,为国内玩家揭开这一段历史。

揭秘上世纪90年代世嘉鲜为人知的官方游戏卡带烧录服务

上世纪80、90年代,在互联网下载还未普及之前,玩家玩游戏的方式主要还是通过卡带、光盘等实体介质。除开购买,也可以通过租赁的方式进行,在中国和美国都是如此。

不过与国内内容租赁提供商没有形成规模不同的是,当时美国有一家名为百视达(Blockbuster)的连锁巨头,在全美各地拥有数千家门店和几万名员工,提供了包括影片和游戏的租赁业务。

揭秘上世纪90年代世嘉鲜为人知的官方游戏卡带烧录服务

游戏与电影不同的是,游戏没有院线收入作为支撑,只能靠零售收入来收回成本,租赁业务无疑会使得零售收入受到影响,为此百视达甚至还与有着“地球最强法务部”之称的任天堂法务部打过一次持续几年的官司。

相比任天堂,同为日本游戏公司的世嘉当年则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时间回到1993年,百视达和IBM联合成立了一家名为“新叶娱乐”(New Leaf Entertainment)的公司,该公司生产一种名为“游戏工厂”(Game Factory)的设备,让消费者可以在百视通门店订购并现场制作烧录卡带和音乐CD。

这项烧录业务可极大的解决库存问题,而每复制一份拷贝,内容提供商(游戏发行商和唱片公司)也都会收到授权金,概念在当时可谓相当的新颖。

游戏工厂除开可烧录内容,还提供相应的包装和手册。1994年,新叶娱乐制造出来了机器的原型,只需45秒即可烧录完成一盒卡带。

原型还搭载当时最快的4倍速CD-ROM烧录机,用15-30分钟可烧录好一整张音乐CD。这年深秋,新叶娱乐在位于南卡州哥伦比亚市的10家百视达门店为游戏工厂进行了小规模的设备测试试运行。

根据1995年1月的媒体报道,此项测试进行得相当顺利,当时新叶娱乐的CEO罗伯特·卡百利(Robert Carberry)表示,预计下一步他们将提供32位游戏的烧录服务。

百视通方面甚至还请来了《周六夜现场》脱口秀节目组成员丹尼斯·米勒(Dennis Miller)为产品做代言,并举办了首届年度游戏锦标赛,很显然他们想大干一场。

然而,试运行在1995年忽然中止了,官方没有说明原因,业界分析很可能是来自大型游戏发行商和主要唱片公司的联合抵制,因为烧录服务将他们置身于与独立小型出版商同一起跑线,这样就丧失了已有的渠道优势。

在网上,一位名为杰森·戈德伯格(Jason Goldberg)的人自称是新叶娱乐前员工,他用RetailGeek的ID发表博客,提供了关于这项服务的更多细节。

戈德伯格说,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百视达就想在门店中提供一个音乐数据库,让顾客按需烧录CD,这种模式比苹果的iTunes还要早了很多年。

1990年,百视达与IBM成立了一家名为声音工作站(Soundsational)的合资公司,双方各占股50%。新公司做了一套音乐系统,并预计对外公开。

这套系统允许消费者自行选择歌曲并刻录成CD(是不是像iTunes以单首歌为单位来售卖的概念),因此遭到音乐工作室方面特别大的反对。

此外,唱片公司方面也不愿意与他们合作,并把声音工作站称为“音乐窃贼”。在这种情况之下,两家公司放弃了售卖这套音乐系统的想法,随后还将合资公司名称改为了新叶娱乐。

新叶娱乐决定以游戏作为突破口,拿世嘉16位平台做了一个概念产品测试。公司提供了一种解决方案:售卖一款支持大部分MD游戏的自制空白烧录卡带,消费者可以在百视达门店中购买并缴纳一定的金额,通过游戏工厂去烧录游戏,然后拿回家去玩,玩完后回到门店可再烧录另一款游戏,以此循环。

揭秘上世纪90年代世嘉鲜为人知的官方游戏卡带烧录服务

于是,新叶娱乐向世嘉北美方面提出授权合作,后者对此合作持欢迎态度,但他们当时只是一家营销公司,并不能做决定,于是便向日本总部进行了汇报。

总部那边则对合作则抱有日本人独特的谨慎,后来新叶娱乐用逆向工程破解了世嘉的安全系统,自行开发出MD卡带烧录机器,在这种情况下,双方终于敲定了合作。

之后,新叶娱乐制造了一批内置可重复擦写EPROM芯片的空白MD卡带,并将游戏工厂投放到百视达那10家门店进行小规模测试,公司在当地专门为烧录服务准备了本地服务器,通过租用专门的线路将数据传送到门店中的机器上去。

揭秘上世纪90年代世嘉鲜为人知的官方游戏卡带烧录服务

来自于IBM的工程师称,其租用线路的带宽虽然仍未达到可以支撑视频点播的速度,但用来为全美4000家百视通门店传送数据还是没问题的。

戈德伯格称,双叶娱乐提供的MD卡带烧录服务在百视达那10家测试门店中受到了玩家相当大的欢迎,而在试运行期间发现的问题也及时得到了解决。在这项服务试运行终止之前,公司已经对其进行了充分的测试。

至于最后测试被终止,戈德伯格认为主要基于以下两个原因:

首先,当年游戏行业正进入技术的飞速发展期,MD上每新出的一款大作都需要比之前更大容量的EPROM芯片才能存储,本来双叶娱乐打算将空白烧录卡带的容量定为16MB,但新出的《蜘蛛侠与毒液:大屠杀》(Spider-Man & Venom: Maximum Carnage)容量高达32MB,这样一旦定下了一个空白烧录卡带标准,很快就会过时。而32位主机平台更是以光盘为存储介质,仍提供卡带烧录无疑是落后于时代。

揭秘上世纪90年代世嘉鲜为人知的官方游戏卡带烧录服务

其次,百视达之所以联合IBM成立合资公司,是为了让资本市场相信公司拥有新的商业模式,以对抗当时出现的,由网络运营商提供的新兴视频点播VOD业务。但1994年下半年,百视达被美国在线媒体巨头维亚康姆收购,公司对视频点播业务影响股价的担忧消失了,因此新叶娱乐的使命随着结束。

由于当时百事达与世嘉合作提供的MD卡带烧录服务只在单一城市的10家门店中进行过短时间的试运行,这段历史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变得鲜为人知。

1995年5月,随着使用CD-ROM作为介质的土星在北美的发售,MD成为了世嘉最后一台卡带主机。

2001年,随着Dreamcast在市场竞争中落败,世嘉退出游戏主机行业,转而成为了第三方软件厂商。

但直至今日,世嘉MD的兼容游戏主机在巴西仍有售卖,且占绝了很大的市场份额。

百视达在2004年到达巅峰,在全美超过9000家门店和60000名员工,随后,由于数字化时代到来,公司在与奈飞(Netflix)等对手竞争中失利,于2010年破产。

揭秘上世纪90年代世嘉鲜为人知的官方游戏卡带烧录服务

2018年,百视达在全美只剩下最后一家门店,位于索尼Bend工作室(他们正在开发僵尸游戏新作《往日不再》)所在地的俄勒冈州Bend市。

揭秘上世纪90年代世嘉鲜为人知的官方游戏卡带烧录服务

当前,随着高速互联网的普及,Steam大行其道。根据育碧今年5月发布的2017-18财年全年财报显示,其数字游戏的收入已经超过实体游戏。照这个趋势延续下去,烧录卡恐怕即将和软盘一样,不被新生代玩家所认识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