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发生在《荒野大镖客 救赎2》未来的最后时光

那些发生在《荒野大镖客 救赎2》未来的最后时光

来源TGBUS原创作者饼干2018-10-25

时代将逝 人不复在

富饶与荒凉、机遇与绝望,还有几小时我们就将奔赴那狂野的西部,领略充满传奇色彩的拓荒生活。时隔多年的新作《荒野大镖客 救赎2》将会为大家讲述一段发生在初代游戏之前的故事,它将围绕恶名昭著的范德林德帮开展剧情,描绘一群在那个特殊年代宣扬“自由意志”的人们是如何面对生死的。由于两代游戏在人物与故事上存在很多关联,而初代游戏又因为其语言障碍,有不少玩家都不曾知道那未来发生的事情,那么在我们最后几小时的等待之余,就来回味一下那段充满浪漫并且无比真实的故事吧。

那些发生在《荒野大镖客 救赎2》未来的最后时光

John Marston

1873年,故事的主人公John Marston(约翰·马斯顿)降生,然而生于这个时代对他来说或许正是噩梦的开始。酒鬼父亲和妓女母亲显然没法给年幼的John带来什么好的表率,甚至他都没能见到生他时死于难产的母亲,并且在8岁那年更进一步地失去了自己失明的父亲。被孤儿院收养的John并没有在这个别样的“监狱”中生活太久,糟糕的生活环境最终迫使他流落街头,而当时混乱的社会就成了他唯一的老师。

在John将近成年之时,当地匪帮首领Dutch van der Linde(道奇·范德林德)收留了他,帮派中的其它成员也都与John有着类似的经历,或是家庭破碎的孤儿或是选择了全新人生的自由者,甚至John在这里还遇到了自己未来的妻子Abigail(阿比盖尔)。恶棍与妓女,或许在那个年代没有几对情侣能够逃得开这样的头衔,John和Abigail称不上是苦命鸳鸯,顶多算是特殊时代的牺牲品。

天赋异禀的John在匪帮的生活中学到了他余生中用来苟活的宝贵技能,并与道奇、比尔以及哈维尔等人一起过上了逍遥自在的匪徒生活。尽管首领道奇最初的理想是组建一个充满侠义色彩的劫富济贫团体,然而犯罪不论被冠以怎样的名义它终究会带来毁灭,道奇与他的匪帮也在这个过程中变得疯狂,并最终栽在了一场银行抢劫上,而就在这时早已对道奇失去信任的John也趁机脱离了帮派,并带着自己的妻儿隐居在一座农场中,过上了简单纯粹的日子。

那些发生在《荒野大镖客 救赎2》未来的最后时光

Edgar Ross

就像游戏副标题所言,“救赎”,曾经的罪孽并不会因为时光的流失而消失,就在John以为可以与家人安详地度过余生时,探员Edgar Ross(埃德加·罗斯)突然出现并劫持了他的妻儿。接到剿匪命令的Edgar探员将这个严峻的挑战转手给了曾经身处其中的John,以妻儿的安危作为筹码要挟他协助政府除掉自己曾经的伙伴兄弟。讲到这里,游戏本身的剧情才刚刚开始,把任务承担下来的John坐上了去往德克萨斯的火车,而火车上形形色色的人们在闲谈间便透露了该游戏想要表达的内容——冲突。“野蛮”与“文明”、“秩序”与“混乱”,随着工业技术的高速发展,旧时代以农业为主的生活方式必将被淘汰,而那些上个时代遗留下来的人们也势必会被历史遗忘。

初到德州的John一心只想着早些与自己的过去做个了结,然而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为了追捕自己曾经的兄弟Bill Williamson (比尔·威廉姆森),他来到了当地匪徒盘踞的要塞,却不料中了前者的埋伏中枪倒地。 英雄的传说总是充满着大难不死,晕迷不醒的John恰好被路过的农妇Bonnie MacFarlane(邦尼·麦克法兰)所救,并在后者的农场治好了自己的枪伤。

那些发生在《荒野大镖客 救赎2》未来的最后时光

Bonnie MacFarlane

在与Bonnie短暂的相处时光中,John结识了当地犰狳镇的警长Leigh Johnson(李·约翰逊)并得知他们的目的一致都是除掉盘踞在堡垒中的匪徒。为了达成这个目的,John一路与江湖骗子Nigel West Dickens(奈吉尔·韦斯特·狄更斯)、怪异的宝藏猎人Seth Briars(赛斯·巴恩斯)以及爱尔兰人Irish(艾瑞斯)相互勾结,想尽一切办法搞来了重火力手摇机枪。与此同时,Bill的手下为了释放狱中的同伙劫持了Bonnie,要求警长一伙人到偏僻的农场交换人质。明知是陷阱,一行人却也还是义无反顾地冲了进去,并在危难之时救下了被施以绞刑的Bonnie。在主角与村姑Bonnie的对话中,这位强悍的农场姑娘流露出了自己脆弱的一面,她讲述了自己几位兄弟的死以及自己背负的重担,并半开玩笑地希望John可以留下来。然而主角却回绝了Bonnie的好意,并向她吐露了正等着自己回家的妻子孩子,以及他必须要面对的命运。

天时地利人和,凑齐一切优势的John一伙人里应外合,依靠机枪的恐怖杀伤力荡平了易守难攻的堡垒,然而此刻恶人Bill却早就已经逃之夭夭。得到线索的John决定继续履行自己的使命,前往墨西哥追杀Bill Williamson以及另一位前帮派成员Javier Escuella(哈维尔·埃斯科拉)。不过 ,跨越国境可不是休闲旅行,何况是当时战乱不断的墨西哥,而醉醺醺的Irish此时跳出来表示自己在河对岸“有人”能够帮助主角前往南部,这时的John还并不知道Irish口中的人其实是“仇人”的意思。

那些发生在《荒野大镖客 救赎2》未来的最后时光

Landon Ricketts

再次来到陌生之地的John,又为自己的传奇人生添了一笔。在墨西哥小镇的街头,他偶遇了已经退休的传奇枪手Landon Ricketts(兰登·里基茨),这位宝刀不老的神枪手将特技“死神之眼”的技巧传授给了John,让他提升了一个水准成为了新的神枪手。

原来在本土就难寻的狡猾之人,在异乡更是毫无头绪,无奈之下John只好求助于当地的政府,我们也可以在这些对话桥段中感受到政府官员的无能与腐败。为了得到恶人的行踪线索,John一次又一次地协助着这些略显疯癫的墨西哥政府军,尚不知他已经一步一步踏入到了纷乱的内战中。在一次协助当地人的“热心”行动中,John救下了叛乱军的领袖Abraham Reyes(亚伯拉罕·雷耶斯),并得知了更多关于墨西哥的混乱状况。

那些发生在《荒野大镖客 救赎2》未来的最后时光

Abraham Reyes

再次回到墨西哥政府军堡垒的John受到了来自Colonel Allende(阿兰德上校)的热烈欢迎,这位墨西哥领袖兴奋地告知主角,他所追杀的罪犯已经落网了,这将会是墨西哥送给John的一份大礼,当然,到达目的地后吃上一击闷棍似乎是必然的结局。

被押送至刑场的John忍受着来自墨西哥人的拳打脚踢以及恶劣侮辱,这位曾帮助他们对抗叛军的外国人,如今却成了这些疯子释放压力的出口。好在此时曾经获救的Abraham带着他的叛军杀出并救下了John,我们的主角才又一次逃过了死亡的命运。看清一切的John加入了叛军的行列,并最终推平了那些恶劣的政府军走狗,就在这个反抗的过程中,在他追捕清单中的Bill和Javier也顺利落网。一切似乎即将迎来结局,完成使命的John在月光的陪伴下策马加鞭向着故事开始的黑水镇进发。

那些发生在《荒野大镖客 救赎2》未来的最后时光

Bill Williamson

或许是前半生过重的罪孽难以赎清,满怀希望的John来到探员面前,看到的确是更加恶劣的嘴脸。冠冕堂皇的Edgar探员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饶了John的家人,因为他们曾经的帮派老大Dutch van der Linde还未落网。

一面是自己相亲相爱的家人,另一面是堪比自己养父的匪帮首领,“一身正气”的John此时内心出现了动摇,但对家人的爱还是驱使着他对自己曾经的老大步步紧逼。最终,狡猾的Dutch还是没能逃脱自己的命运,被逼至悬崖边的他开始大骂John的懦弱愚蠢,对于主角沦为政府走狗的选择十分鄙视,并点醒John下一个被干掉的就会是他。然而孤注一掷的主角也不再动摇,即便是自己没法全身而退也希望家人能够脱离危险。在Dutch人生的最后一刻,他遗憾地咕哝道“Our time is passed.”并坠下了悬崖。

那些发生在《荒野大镖客 救赎2》未来的最后时光

二代中年轻的Dutch van der Linde

终于,主角的过去已经被自己亲手抹杀,那些快意恩仇的时光,潇洒坦荡的人生成为了过去式,回归家乡的John与自己的妻子孩子团聚了,他们终于可以在悠然的农场生活中享受难得的宁静,John的儿子Jack Marston(杰克·马斯顿)也终于可以从父亲那里学习做人的道理,并憧憬着成为像他那样的传奇。

但是,属于旧时代的终将是要被抛弃,Dutch在临死前的告诫虽出于愤怒,同时也十分中肯。没能在农场中好好享受几天生活的John又一次见到了Edgar Ross探员,但这一次他和一队荷枪实弹的政府军站在一起。眼看生存的机会已经渺茫,John选择了不再逃避,他在目送妻子和儿子离开后,毅然决然地推开了谷仓的大门,面对几十个枪口,开出了传奇人生的最后一枪。硝烟散去,在远处目睹一切的Abigail和Jack把John埋葬在了俯瞰农庄的山丘上。

不过,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快速发展的时代给了人们最终的答案,那些旧时代遗留下来的腐朽之物必将被淘汰,而这句话也同样作用于探员Edgar。在John的传奇落幕后的第三年,继承了传奇意志的Jack终于还是找到了Edgar并在湖边的对决中手刃了这个迫害自己一家的罪大恶极之人。

救赎,这个贯穿始终的概念同时作用于游戏中的每一位角色,那些曾经犯下的罪行直到呼吸停止的那一刻才有可能被原谅。但这都是后话,当《荒野大镖客 救赎2》把我们拉回到那最激昂的时期,面对机遇与危险并存的西部,谁还能够按得住自己那意欲拔枪的手呢?尽情享受这浪漫的盛宴把!

那些发生在《荒野大镖客 救赎2》未来的最后时光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