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玩巴士采访小岛秀夫:有机会我还会想做恐怖游戏

电玩巴士采访小岛秀夫:有机会我还会想做恐怖游戏

来源TGBUS原创作者西四2019-11-25

电玩巴士采访小岛秀夫:我打算做恐怖游戏

在《死亡搁浅》发售以后,制作人小岛秀夫旋即在世界多个城市,开展与玩家和媒体面对面的宣传活动,把游戏里“恢复联结”的仪式带到现实之中。在SIE上海和SIE台湾的帮助下,电玩巴士作为大陆地区唯一媒体,前往中国台北参加了这场见面会,并且采访到了小岛秀夫。

电玩巴士采访小岛秀夫:有机会我还会想做恐怖游戏

以下为采访具体内容:


Q:请问小岛先生,相隔4年多之后,再度来到中国台湾的感想是什么?


A:老实说,我上次过来,是在四、五年前的中国台北电玩展,到现在,(有关我的)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我现在重新设立工作室,重新制作游戏,这次能够来到中国台北让我非常感慨万千。

电玩巴士采访小岛秀夫:有机会我还会想做恐怖游戏

小岛秀夫在见面会上回答粉丝提问


Q:您是如何在本作之中拿捏叙事和游戏这两个元素之间的平衡?


A:我其实并没有在“维持平衡”这上面并没有做特别的琢磨,我们所谓的开放世界游戏一定是需要一个自由度才能够进行的,但是在这个开放式游戏故世界游戏当中,小岛先生还是希望能够带给玩家丰富的故事性。所以在这样的需求之下,我就这样子一直做下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设计。

在游戏故事当中,玩家需要从点到点,然后串联起整个美国。那当你到达了某个点之后,,自然故事要得到推进。但是从A点到B点,你要怎么行动?就是属于开放世界游戏发挥自由度的地方了。所以玩家可以爱怎么走怎么走,留下自己的足迹,这就是自由度的部分。

假设我们现在要从机场坐飞机回日本,这个是所谓的故事。但是我们现在要怎么去机场?可以坐公交车,可以坐地铁,也可以坐自行车,完全由玩家自己选择,这就是开放世界展现自由度的地方。而从这里到机场再到东京,就是游戏故事性的部分。


Q:这个作品的要点,我们大家都知道是“与他人的联结”。那想请问一下小岛先生,在这个主题之下,最想传达的讯息到底是什么?


A:大家在游戏当中会扮演叫做Sam的送货员,一个人孤单的送货,串联整个地图的过程会会感到非常孤独。但是随着游戏的进行,你可以体会到,同时有几百万其他玩家跟你一起做同样的事情,你会感受到其实自己没有那么孤单。

当然还是会有人觉得,(《死亡搁浅》)玩起来,或者自己在现实生活一个人仍然非常孤单的,但是事实上并不然。我们走出家门,看到前面有一条马路,一定是有人建造马路才能够让大家一起生活的。所以我们希望能透过这样子一个游戏的概念,让大家了解到自己真的并不是孤单一人。

电玩巴士采访小岛秀夫:有机会我还会想做恐怖游戏

Q:之前您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提过,《死亡搁浅》有很多的灵感都是来自日本特有的文化,比如“思い遣り(设身处地,关怀之意)”可不可以请您详细跟我们说明一下这个概念?


我们先假设今天有一个玩家想要过河,所以就需要先架好桥,架桥的目的完全是为了自己要过河(才这样做的),但是我们过河之后就不会再管这座桥了。但它却仍然会留在原地,为后面的人作用。在游戏里,世界上其他玩家用过这个桥之后,他们就会给你点赞。

当建桥的这个人回过头来看到好多很多人给你的桥点赞事时,一定会被吓到,“我当初只是为了自己过河才建的这座桥啊,为什么会帮到这么多人。”受这件事启发,当我们接下来要再过一座桥,或者是要再翻一座山时,你肯定会为了自己的需要再建桥或者留一段绳子,但这时你的心境已经有变化了,因为你知道自己建的东西很有可能会有许多人借用。所以你就会思考,这次建的桥或者绳子,是不是能帮助别人,怎样可以帮到更多的人。这就是日本人常说的“思い遣り”的感觉。


Q:请问一下小岛先生对游戏里那一个角色的造型设计印象最深?


A:在制作Sam送货时穿的衣服时,我们经历了很长时间才最终成型。在其他游戏当中,玩家通常扮演的都是一些像精英部队或者警察之类的角色,他们往往都会穿着相对应的制服。对《死亡搁浅》来说,我们这次把主角的衣服设计成整个的蓝色系,一方面的原因是为了要让玩家能够体会到角色本身的感情,另一方面,当然还要重视到搬运货物时的功能性。所以我们在游戏里面可以看到他的左肩、右肩都有可以装货物的部分,这部分要怎么设计,让它同时拥有功能性和服装设计感,我们苦恼了好一阵子。

在游戏后期,玩家可能会用到枪,或者各种不同的武器,为了让这些有杀伤性的道具和其他道具区别开,这个部分,我们特别不去用本身常见的金属颜色,而是采用了螺丝起子,扳手这类工具的颜色,比如红色、黄色比较鲜艳的颜色加以区分。

电玩巴士采访小岛秀夫:有机会我还会想做恐怖游戏


Q:小岛先生的游戏,很令人着迷的一点就是它独有的幽默的元素,例如说在这款游戏里面,私人间的表现方式就非常的有趣,我们想要问一下小岛先生是怎么看待在游戏里面有这种打破第4道墙的表现方式?


A:游戏果然还是一样,我们大家被局限在一个四方形的框架当中(VR和AR或许不是这样子),我在设计游戏里的要素时,我们希望除了四方形的框架之外,能够让玩家自己的手柄,或者是整个整个自己的房间都能够列入在你玩游戏的空间里面,所以我们才尝试了这次的私人间的概念。


Q:在完成这款游戏之后,请问小岛先生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A:目前大概有三个计划,至于哪个先哪个后我也说不准,毕竟还要让所有辛苦的工作人员休息,不过我自己是不休息的。我当然也想继续做像《死亡搁浅》这样的3A级大作,但我毕竟是独立游戏出身的,我也想要再尝试一些,用比较少的人数,想办法制作出能够震撼业界的新的构想的游戏。

当然如果中间有空闲的话,我还是会尝试去接触电影相关的工作,但最重要的还是做游戏优先。我也很想要制作惊悚类型(的题材),但其实我本人是很胆小的,我做完之后每天夜里都会做噩梦,所以我其实也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做下去。

电玩巴士采访小岛秀夫:有机会我还会想做恐怖游戏

小岛秀夫亲笔签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