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不可一世”的丧尸游戏狂潮,何时离我们远去了

曾经“不可一世”的丧尸游戏狂潮,何时离我们远去了

来源TGBUS原创作者裤裤2018-11-15

《超杀:行尸走肉》会不会迎来自己的春天?路很远,也真得很难。而新的丧尸竞技模式能够走多远,还有待时间的验证。不过,丧尸所具有的最原始的独特魅力,已经在疲倦的市场氛围中,逐渐找到了黑暗中的启明星。

前有《刺客信条:奥德赛》、《荒野大镖客2》的狙击,后有《战地5》、《辐射76》的围堵,玩家们在超级大作的夹缝中迎来了期盼已久的《超杀:行尸走肉》。然而生不逢时,在Steam平台最高在线人数达到1.2万人后,这款丧尸题材大作在稀落的掌声中,完成了它略显惨淡的“开幕式”。

曾经“不可一世”的丧尸游戏狂潮,何时离我们远去了

疑惑  

有人认为,《超杀:行尸走肉》是《求生之路》的模仿品,是《收获日》的变种,它没有自己的独立人格,只是Overkill工作室拿到Robert Kirtman的漫画行尸走肉版权后,对《收获日》游戏机制的一次世界观改变。

即便如此,被丧尸文化熏陶数年的玩家对《超杀:行尸走肉》几乎望眼欲穿。在测试版与正式版的体验中,《超杀:行尸走肉》提供了大家所期待的末世氛围,提供了更为严格和残酷的小队合作压力,以及提供了一些扣人心弦的《行尸走肉》剧情。

虽然在细节上的瑕疵,让它在Steam上的评价趋于“褒贬不一”,但《超杀:行尸走肉》的素质仍属上乘,也有较大的未来发展空间。

曾经“不可一世”的丧尸游戏狂潮,何时离我们远去了

但是,《超杀:行尸走肉》的出现引发了其它的疑惑:为何开发商与发行商的营销宣传如此之差?为何拥有《行尸走肉》IP光环却鲜有人问津?为何丧尸题材风云这么多年,却在今年只有《超杀:行尸走肉》一部大制作可以期待?

最大的一个疑问:游戏中的丧尸文化是否真得走向了没落?

征兆

过去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Telltale Games工作室的衰败,标志着长达6年的《行尸走肉》互动式电影游戏即将画上句号。《丧尸围城》系列的卡普空温哥华工作室遭到解散,让这个IP的未来蒙上了阴影。或许这些衰败的原因只是出于公司运营等问题,但这样的结果不禁让人怀疑,丧尸题材是否真得不再新鲜。

曾经“不可一世”的丧尸游戏狂潮,何时离我们远去了

而在一些“年货”类的3A游戏中,丧尸模式依然存在,但和吃鸡模式铺天盖地的宣传相比,曾经“座上宾”的丧尸模式逐渐成为了锦上添花的东西。在《刺客信条:起源》中,我们还可以在“帝王谷DLC”中领略“热情好客”的僵尸大军。而在《刺客信条:奥德赛》里,育碧制作了一条可以愉快“吃鸡”的荒岛支线——“100勇士大作战”,而丧尸模式是否还会增加,目前尚不清楚。

如果这些征兆只是偶然的,那么跳出游戏圈子,回归到“丧尸”这个文化娱乐向的热门题材本身,首先联想到的自然是由AMC电视网出品,已经连载至第九季的经典美剧《行尸走肉》。

曾经“不可一世”的丧尸游戏狂潮,何时离我们远去了

《行尸走肉》漫画自2003年开始连载,AMC美剧正式开播于2010年,当瑞克从医院中醒来,最终与伙伴们杀出恐怖之城亚特兰大后,该剧成为了经久不衰的美剧王者,而影视界也迎来了玩家们一小波“丧尸”狂欢,2012年的《生化危机:惩罚》,2013年的《僵尸世界大战》,2017年的《生化危机:终章》等等,除了这些与游戏密切相关的,每年还会推出其它不同噱头的丧尸影视作品。

然而,AMC《行尸走肉》第九季在2018年10月开播后,创下了史上最低的收视率成绩:2.5%,比以往6%-7%的成绩相差甚多,其实从第八季开始,该剧的收视率便一路走低,由之前鼎盛时期的平均每集1000万以上的观看人数,下降到如今约一半数量。

虽然丧尸题材相比之下依然热门,但AMC《行尸走肉》不再火了,人们也对一波又一波袭来的僵尸失去了兴趣,这种持续数年的狂热情绪趋于平静,也让紧抓时代潮流的游戏行业失去了对丧尸题材继续挖掘的热忱。

挣扎

虽然狂热的丧尸游戏文化正在逐渐降温,但永远不过时的丧尸题材一定会找到新出路。前两年蓝洞《绝地求生》掀起的“吃鸡”风暴几乎洗牌了整个游戏行业,而2018年的《使命召唤15》,在砍掉了单人战役这个“过时”模式下,把丧尸模式和大逃杀模式结合了起来。而另一边的蓝洞,则是在大逃杀模式下新增了丧尸模式。

曾经“不可一世”的丧尸游戏狂潮,何时离我们远去了

这个结果很有意思,看似是两者统一,但蓝洞的做法更像是一种倒退行为。它退到了2016年由《黎明杀机》兴盛起来的“人类PK怪物”的PVP玩法,双方角色均由玩家扮演,这种玩法在近期的一些手游上也得以体现。然而,这种与大逃杀模式的分庭抗礼,并没有让新丧尸竞技玩法得到任何优势。

从竞技性和观赏性来说,大逃杀模式完美地呈现了二者,而新丧尸竞技玩法的观赏性虽然也很强,但它的竞技性在平衡上有些问题。当然,想到竞技性、丧尸题材和开放世界,也有很优秀的《Dayz》和《H1Z1》等至今依然有大批核心粉丝围护的多人在线游戏,但这些游戏的“氛围”早已改变,新手难以进入,而丧尸也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所以,丧尸题材始终绕不出它本身所具有的,而且是仅有的吸引力:恐惧和绝望。

很多人对《P.T.》的夭折感到愤怒,也对《生化危机7》的恐怖感回归表示欣慰,或许,这正是对原始恐怖能够回归的一种渴求。由于像《消逝的光芒》的“僵尸跑酷”、《丧尸围城》的“僵尸无双”,还有“克苏鲁僵尸”,“纳粹僵尸”等各种玩法层出不穷,让玩家逐渐产生了疲倦感。

其实,我们并不是对丧尸失去了兴趣,而是对丧尸题材的逐年偏离正轨表示失望。但强调恐惧感和绝望感的丧尸玩法并不能提供和大逃杀一样的收益和长线运营,这是一个很大的难题,但也是一个很简单的选择题。

往昔

《生化危机2》重置版还有2个月的时间就要上市了,融汇着现代游戏RE引擎和图像技术,可以让分头里昂“转角遇到怪”来得更加真实,更加细腻,更加具有丧尸题材的灵魂。而在另一边,《最后生还者》电影与续作游戏也已经进入了日程。玩家们美好的记忆将再次重现,一睹往昔丧尸们那迷人的风姿。

《超杀:行尸走肉》会不会迎来自己的春天?路很远,也真得很难。而新的丧尸竞技模式能够走多远,还有待时间的验证。不过,丧尸所具有的最原始的独特魅力,已经在疲倦的市场氛围中,逐渐找到了黑暗中的启明星。

曾经“不可一世”的丧尸游戏狂潮,何时离我们远去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