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家做《收获日2》的瑞典开发商,被警方突击检查了

那家做《收获日2》的瑞典开发商,被警方突击检查了

来源TGBUS原创作者Deky2018-12-06

这家瑞典游戏开发和公司运营中究竟隐藏了多少现实版的《收获日2》剧情,可能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在瑞典当地时间12月3日传出消息,由于旗下新作《超杀:行尸走肉》市场反响不佳,瑞典开发商Starbreeze AB陷入资金短缺的困境,公司已经向法院递交了破产重组申请。如果运气不好的话,《收获日》这一著名抢劫游戏IP的续作计划,可能也就此完结。

那家做《收获日2》的瑞典开发商,被警方突击检查了

并不理想的《超杀:行尸走肉》

时隔两天后,这家公司因涉嫌内幕交易,被警方突击搜查,并逮捕了至少一人,最终,这家以做抢劫游戏闻名的公司被“警方突击”了。

说到Starbreeze AB,许多人可能并不清楚这家公司有什么来头,但是提及《收获日2》、《黎明杀机》这一票带着“犯罪和恐怖题材”的游戏,想必大家就非常熟悉了——没错,它便是Steam上那款曾经最“专业”又最“魔幻”的抢劫游戏的开发商。

那家做《收获日2》的瑞典开发商,被警方突击检查了

《收获日2》的日常:潜入被发现,然后只能正面对抗了

回望这家开发商所开发的游戏,都有着非常明显的特点——强调多人合作游戏,无论是在已经脱离关系的非对称对抗游戏《黎明杀机》、曾被人戏称为“求生之路3”的《超杀:行尸走肉》、还是运营上虽然是非不断但玩家依然乐此不疲的《收获日2》。尤其是在《收获日2》游戏运营的后期,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让新作逃脱《收获日2》给自己带来的“既视感”。一位好的演员,不会因为饰演一位角色而影响到自己在其他剧目中的演出效果;而一家好的游戏公司,也应当在面对不同调性的游戏时候,能够随机应变,很显然,Starbreeze AB没有。

而这一切的开始,便要从那款十分良心的《收获日:掠夺》开始说起。

OVERKILL Software的独立时光

2011年,《收获日:掠夺》的制作方OVERKILL Software那会儿还是家独立的开发商,发行商却是如今已经大势已去的《H1Z1》开发商。如此奇妙的搭配却催生出了《收获日:掠夺》这款良心之作——一款加上原声带才2个dlc的游戏。

那家做《收获日2》的瑞典开发商,被警方突击检查了

《收获日》系列传统是戴上面具意味着行动开始

虽然出自小厂之手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却在题材上大胆创新,玩家在这款游戏中煞有介事的配备装备和武器,进入固定场景,根据计划执行抢劫任务,与《GTA V》中利用长长的前置任务进行准备不同,其风格更像是一个抢劫版的“彩虹六号”。

《收获日:掠夺》地图规模并不宏大,基本也就能覆盖事发地点以及周围几个街区,却在玩家的分工合作上要求异常高,在行动开始前不同分工的玩家就需要准备不同风格的武器和装备。仔细回味一下,除了这个题材一反常态站到了正义势力的对立面,其实对多人之间合作的战术要求一点都不低,关卡逻辑上也并非《GTA V》那种脚本式的提示引导,而是完全看玩家心情的沙盘,是悄无声息的潜入金库,而是重火力直接炸开大门,任君选择。

那家做《收获日2》的瑞典开发商,被警方突击检查了

收钱时刻

潜入的玩家前期紧张刺激,只要一个失误就只能从头再来,后期除了修随时会坏掉的电钻甚至会有些无聊;而重火力莽进目标的队伍,则面临着警方铺天盖地的火力,冒着枪林弹雨把战利品运送到指定位置。《收获日:掠夺》毫无氪金要素,在Steam还有四人包的时候,玩家只需要在打折季花上一份的钱,便可以和三名好友一起开启一场有些短暂但足够刺激的劫匪之旅。这款小巧而精致的游戏,只用了短短一年的时间,便卖出了70万份。

2012年,OVERKILL Software被Starbreeze AB收购,成为了后者的一部分。

“dlc地狱”、“硬盘毁灭者”、种种负面名号都掩盖不住的好游戏

在被Starbreeze AB收购后的第二年,OVERKILL Software正式推出了《收获日:掠夺》续作——《收获日2》,这款游戏在停止更新dlc一年半后的今天,Steam平台在线人数依然稳定在一万上下,足见这款游戏的持续热度。

对于玩家来说,这款游戏在当时带来的不仅有更加丰富的玩法,更多的内容,更加细腻的剧情,当然还有更多的付费dlc,以及让硬盘报警的更新方式。

相比只有两个dlc的前作,本作前后一共推出了近40个dlc,这些dlc包含了从关键的人物技能树到没有任何实际影响的联动皮肤包,在那个还没有推出dlc合集的时候,入坑玩家最大的问题可能就是这堆dlc到底都有啥用。

那家做《收获日2》的瑞典开发商,被警方突击检查了

dlc太多怎么办?全买

《收获日2》游戏的本质还是没有任何变化,依然是一款在各种癫狂设定和充满节奏感警方突击音乐掩盖之下的精致游戏,潜入派玩家们永远穿着最潇洒的西装,不穿护甲也没有暴露值,兜兜转转便处理了所有的警卫,然后让躲在地图边缘的萌新们前来搬钱。

那家做《收获日2》的瑞典开发商,被警方突击检查了

四人西装走起?

我至今还记得新人入坑必经历的“珠宝店劫案”。玩家需要在带面具前绕着房屋转上两圈,摁倒一个可能存在的外围警卫,黑掉后门摄像头,摸进监控室打翻第二个警卫,然后由另外两人安装ECM(一种电子干扰器,干扰对讲机信号),在屏蔽信号效果的倒计时中冲进大厅,打翻最后两个警卫,控制所有可能报警的人员,每位警卫身上的对讲机都需要玩家进行回复防止被人察觉。

整个过程看起来一气呵成,实际上难之又难,许多高难度的计划则更需要玩家之间全程配合,一着不慎,只能重启战局。所以真正的潜入玩家其实是对队友是非常挑剔的:“你们要是不会潜入就躲在后面看就好了。”

比起要背板要技术的“潜入”流派,许多玩家还是更喜欢把人物的技能树换成狂战士流的Build,换上重甲,带上面具冲进大厅就动手。伴随着一阵阵“警方正在突击中”的动感音乐,这款潜入难度堪比《盟军敢死队》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画风突变,变成了另外一个版本的《求生之路》,因此“警方正在突击中”成为了《收获日2》中最经典的台词。

那家做《收获日2》的瑞典开发商,被警方突击检查了

“重装条子”

当然,手持重火力的劫匪面对的自然也是疯狂的警察,重甲警察都是基本配备了,装备电击枪的泰瑟警察,还有擅长近战的幻影特工等着各位想搞事的玩家们。

游戏虽好,麻烦事儿也不少,除去dlc太多这个“原罪”性质的问题外,《收获日2》曾经还有无论多小的游戏更新都要把整个游戏文件重新解析一遍的臭毛病,让这款游戏获得了“硬盘毁灭者”的称号。

人员流失

在抱着《收获日2》吃了几年dlc的饭以后,2017年,Starbreeze旗下的另外一家和OVERKILL Software走的挺近的工作室Lion game Lion推出了一款四人合作抢劫游戏《RAID: World War II》。该款游戏除了用上了二战题材以外,玩法几乎和《收获日2》一模一样,相比早已靠dlc完善内容的《收获日2》,这款游戏卖相并不好,武器装备种类稀少,也没有留住足够多的玩家,换皮之意十分明显,再也没有了前作的灵气。

那家做《收获日2》的瑞典开发商,被警方突击检查了

Ulf Andersson

这与OVERKILL Software核心成员的离去不无关系——Ulf Andersson,他不仅是《收获日》系列的游戏设计者,也是游戏中Wolf形象的饰演和配音者,却早在2015年5月就离开了OVERKILL Software,伴随着将这一IP打造成功的老人马逐渐离开开发团队,《收获日2》的剧情后续也难以为继。

离开OVERKILL的Ulf Andersson不仅在刚刚发售的类XCOM游戏《Mutant Year Zero: Road to Eden》担任了游戏设计工作,自己也开了一家游戏工作室,继续制作自己想要游戏——《GTFO》,这款四人合作游戏也在去年的TGA展会上进行了相当惊艳的“播片”。

那家做《收获日2》的瑞典开发商,被警方突击检查了

《GTFO》实机

与业务繁忙,项目不断的Ulf不同,吃老本的Starbreeze只能捡起早在2014年就已经公布的“行尸走肉”IP授权游戏《超杀:行尸走肉》继续开发,这个消失了两年多的项目,直到《RAID: World War II》推出后才抛出新的消息,其中的开发问题想必也十分庞杂。

然而,承担着救命稻草使命的《超杀:行尸走肉》最终成了压断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其依然老套的玩法,缺乏亮点的内容让大部分玩家对这款游戏抱着一种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心态。Starbreeze整体也宣告破产,并且遭遇了来自瑞典警方的突击调查,联想到在这过程中的的核心人员出走,项目雪藏又重启,这家瑞典游戏开发商在运营中究竟隐藏了多少现实版的《收获日2》剧情,可能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