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模拟战》的陨落与涅槃

《梦幻模拟战》的陨落与涅槃

来源TGBUS编译作者裤裤2018-08-22

从系列完结到企图转生,再到手游上市与重制版发布,曾经日本SRPG三大经典之一的《梦幻模拟战》,在27年中走过了一段荆棘之路。

光与暗的起源

光之女神“露希莉斯”,使用古代伟大光辉裔之王的灵魂,制成了只有光之后裔才能使用的光之圣剑“兰古利萨”,来对抗强大的魔剑“阿鲁哈萨托”以及混沌之神卡奥斯...... ————《梦幻模拟战》


“兰古利萨Langrisser”,也就是《梦幻模拟战》原本的名字,这把圣剑在其后的一千多年岁月中流转于尘世,等待光之女神所选中的勇士们重新拿起它,来对抗另一把力量强大的魔剑“阿鲁哈萨托”。由于圣剑威力强大,觊觎强大力量的凡人也在寻找它,为了世界的安全,古代艾路斯利多王国基克哈尔特王的后代,也就是在游戏中出现的巴尔迪亚王族,开始负责保卫这把圣剑。


《梦幻模拟战》的陨落与涅槃


由于王族的力量不是一般人可以撼动,所以这本来是“兰古利萨”很好的归宿,但达尔希斯帝国(游戏另一方势力)的皇帝狄高斯,为了称霸大陆,大举入侵巴尔迪亚王国,杀掉了当时的国王,并且拿到了圣剑。


不过,巴尔迪亚王国的王子雷狄逃过了一劫,他重新集结各路英雄,历经重重险阻,终于夺回了巴尔迪亚城,并且释放了被囚禁于王城内的大魔导师杰茜卡,而杰茜卡正是光之女神的祭师,在一千多年的轮回转世中,她一直负责监视魔族是否复活,并把这个消息传达给光之女神所选中的勇士,然而为时已晚。


《梦幻模拟战》的陨落与涅槃


因为混沌之神卡奥斯重新复活于世,王子雷狄一行再次踏上了前往暗之国法鲁赞利亚的旅程,最终将卡奥斯封印于地底,世界大陆又重新回到了光与暗的平衡当中。


这就是1991年于MD平台发售的《梦幻模拟战》初代的故事,它与1990年FC平台发售的《火焰纹章》、1991年FC平台发售的《超级机器人大战》、1993年SFC平台发售的《奥伽战争》(皇家骑士团),共同开创了日式SRPG的辉煌时代。


《梦幻模拟战》的陨落与涅槃


关于《梦幻模拟战》的工作室,要追溯到1985年刚刚成立的日本Masaya工作室,这个工作室是日本软件开发公司NCS为了游戏事业专门成立的,而开发梦战的团队包括监督高田慎二郎、剧情策划叶月阳、音乐岩垂德行,人设则是喜闻乐见的“色气”大师漆原智志,而Masaya这个名字的由来说来也很无趣,它是从NCS藤田社长名字中的“Masayuki“演化而来,公司的飞马logo也是因为他本人属马的缘故。


《梦幻模拟战》的陨落与涅槃


原本Masaya工作室是要加入任天堂阵营的,但由于一些原因,Masaya将《梦幻模拟战》推出到了世嘉的MD平台,这种行为很奇怪,毕竟推出FC版本是当时所有厂商的“首选”,然而这种变更平台的行为并没有埋没《梦幻模拟战》的光芒,之后的系列登上了SFC、PS、SS、PC和3DS等平台,分别推出了五部正传作品,一部“千年纪”衍生作,一部“兰格利萨战纪”Online游戏,还有一部“转生”,共八款。


这种光与暗的传统故事,并不是凭空出现在开发团队的脑中,它的蓝本据称是Masaya工作室另一款游戏《Elthlead》的世界背景,在1987年, Masaya旗下Team Career团队推出了《Elthlead》这款游戏,这是一个表现剑与魔法,讲述光明与黑暗力量互相对抗的世界,这与之后发售的《梦幻模拟战》十分相似。


《梦幻模拟战》的陨落与涅槃


而现在,日式SRPG已经逐渐退出了主流游戏舞台,唯一风光无限的可能只剩下《火焰纹章》一家,这源自于加贺昭三的IS工作室与任天堂的共同努力,让火纹一路从FC、NGC、WII、3DS、NS平台发售了近15款畅销的主机作品,并且,2017年2月发售的手游《火焰纹章:英雄》为该系列开拓了更广的认知度,同时让任天堂的新商业模式“试水”成功。


这也就意味着,除了2019年即将发售的主机游戏《火焰纹章:风花雪月》之外,更多的手游作品会陆续出现,火纹的手游系列将成为它的第二大生命之柱。


而《梦幻模拟战》呢?它就没有这么好的命了。


往日不再


1991年《梦幻模拟战》的发售,就是伟达传说的诞生之日,与《火焰纹章》和《皇家骑士团》有所不同的是,梦战的佣兵系统一直为该系列的重要特色,3年之后的《梦幻模拟战2》将系列推向了高峰,其中英雄可带领的士兵类型变为两种,这种佣兵系统上的细节改善,让游戏的玩法上升了一个层次。


《梦幻模拟战》的陨落与涅槃


在另一方面,漆原智志的人设为该系列注入了自己的灵魂,如果说是冲着人设才决定玩这款游戏的,这一点都不夸张,"无漆原,不梦幻",算是一种共识。


《梦幻模拟战》的陨落与涅槃


然而在1996年,《梦幻模拟战3》的出现让该系列的走向出现了问题,3D化是一个趋势,这无可厚非,但战斗方式从回合制改为半实时战斗的机制,这种革新是不是太冒险了?带着这种疑问的似乎不只是玩家,世嘉在一年后迅速推出了《梦幻模拟战4》,然后又在一年后紧接着推出了《梦幻模拟战5》,这种感觉就像3A“年货”一样,虽然保证了系列的延续,但却再也无法回到系列的高峰,然后传说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梦幻模拟战》的陨落与涅槃


既然结束,如果能把它雪藏起来,等到一个重要的机会再次开启,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事实往往不如人愿,在2015年7月,3DS版《梦幻模拟战:转生》在千呼万唤中与世人见面,这款作品证明了一个道理:“核心粉丝向的游戏,再烂也会有人买”这句话根本是错误的。


《梦幻模拟战》的陨落与涅槃


“转生”缺少了漆原智志的加盟,人设则换成了并没有什么名气的人,而画风整体感觉偏向萌系,音乐还是一直以来的岩垂德行先生负责,不过,游戏内的大部分场景充斥着谜一般的马赛克画风,被削弱的佣兵系统以及可有可无的支援系统,甚至还有不能中途存档的设定,这些问题集中在了一起,难以想象这是《梦幻模拟战》的粉丝可以承受的伤害。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系列的名誉毁在了“转生”这一作上,让人感到讽刺,并且,《梦幻模拟战:转生》毫无意外地入围了当年日本KOTY排行榜(Kusoge of the year,年度最垃圾游戏评选)的候选名单中,只不过很可惜,另一款渣作《机动战士高达;Battle Fortress》最终拿走了冠军。


《梦幻模拟战》的陨落与涅槃


说来很巧,Team Career团队在开发完梦战2的时候就离开了Masaya工作室,成立了自己的Career Soft,除了有参与梦战系列后续的开发之外,在1998年梦战5正式结束后的1999年,Career Soft推出了自己的《梦幻骑士》(Growlanser)系列,之后便加入了Atlus并参与到《女神异闻录:恶魔幸存者》的开发工作中。


《梦幻模拟战》的陨落与涅槃


而《梦幻模拟战》的版权归属也是颇为周折,从最早的NCS,先是转到了X-nauts公司手中(曾合并彩京),然后X-nauts破产,接着又转移到了Extreme公司手中,最终,《梦幻模拟战》的品牌及相关游戏的著作权,全部落到了Extreme公司手里,接着就发生了《梦幻模拟战:转生》的悲剧。


涅槃


如果有关心《梦幻模拟战》的一些动态,那么手游的事情就不必多说了,国内厂商紫龙游戏从Extreme公司拿到版权后,便开始了秘密开发与三次测试工作,由于手游模式的基本套路之一就是消费粉丝情怀,拿IP做快速变现,所以《梦幻模拟战》手游和当时《火焰纹章:英雄》一样,也出现了玩家评论两极分化的局面。


为了避免广告嫌疑,我们对游戏不做过多评论,但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梦幻模拟战》手游采取了类似梦战3的佣兵模式,也就是佣兵虽然可以切换,但不受主动控制,除了接轨手游轻度化的理念之外,是否和当年《梦幻模拟战3》的遭遇有所关联?是否会有一些其他的心思在里面,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两点可以肯定,如果《梦幻模拟战》手游在国内获得成功,那么出海是必然的事情,另外一点就是对经典IP的推广,让更多没有接触过《梦幻模拟战》的年轻玩家再次接触到它,也是一件好事情。


《梦幻模拟战》的陨落与涅槃


重制,重生


2018年8月22日,一件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由角川游戏发行的《梦幻模拟战1+2 完全重制版》公布,并登陆PS4与Switch平台,根据爆料,游戏画面及系统将完全重制,并加入了一些全新要素,而人设从漆原智志更换为电击文库插画家之一的凪良先生。


《梦幻模拟战》的陨落与涅槃


《梦幻模拟战》的陨落与涅槃


虽然是重制版,但很庆幸它是1代与2代的重制,在火纹一家独大,大家逐渐忘记梦战的时代里,总会有人还记得“兰古利萨”,记得这段光与暗的辉煌史诗。


《梦幻模拟战》的陨落与涅槃


凤凰涅槃,或许即将重生。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