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和《人类拯救计划》:“我纯粹想入游戏行业而已”

道士和《人类拯救计划》:“我纯粹想入游戏行业而已”

来源TGBUS原创作者虞北冥2018-09-03

“不是。薪水其实很低,真的很低。”他顿了顿,“我纯粹想入游戏行业而已。”

一个闷热的午后,我在光合空间的四楼等道士出来接我。光合空间位于北京的东五环外,属于朝阳区,是一个投资孵化机构。这里的门禁需要指纹识别,我没法大大咧咧地进去找道士,只能在楼道里等着他出来。

郑正刚在一个现已消失的Falcom游戏论坛“布拉涅特斯II世号”出没时,他给自己取了个叫taoist的用户名,所以大家都叫他道士。我也是那个论坛的用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算他的老相识,但我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和他在线下碰面,更别说会以采访的方式进行了。大概是一直叫他道士的缘故,我觉得郑正刚会身材高瘦,带点仙风道骨,然而出来迎接我的人中等身高,体型倒确实偏瘦,不过是那种充满气力的精瘦。

“道士?”我问道。

“对。”他干净爽利地回答。

道士是《人类拯救计划》的制作人,那款游戏16年通过了索尼“中国之星”计划的筛选,今年5月末上架PS商店,是该计划正式推出第一款游戏。

《人类拯救计划》从意外入选到作为“中国之星”的首款游戏推出,是个很有趣的故事。但让我更感兴趣的不是游戏,而是道士这个人。按照年龄推算,我刚在论坛认识他时,他还是个高中生,写写同人小说,画画同人图那种。我想知道,他是怎么走上游戏制作人这条道的呢?

道士和《人类拯救计划》:“我纯粹想入游戏行业而已”

《人类拯救计划》

想做游戏的道士

道士告诉我,他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照理说,毕业于这样的名牌大学,谋个稳定的教职不是难事,何况当教师每年还有两个假期,称得上令人羡慕。道士刚毕业那会儿,确实顺利地当上了化学老师,但仅仅过了一年,他就不愿意继续平平淡淡地干下去了。他放弃教职,去一家游戏公司面试了GM的职位。听到他说这些,我感到很惊讶。

“GM应该不是薪水特别高的职位吧?”我问他,“你为什么要放弃当老师,跑去当GM?”

“不是。薪水其实很低,真的很低。”他顿了顿,“我纯粹想入游戏行业而已。”

他的这番话让我想起了《塔希里亚故事集》里的其中一个故事《天赋》。我问道士有没看过那套漫画,他说没有。故事里,有个名叫斯布雷斯的人说过类似的话。斯布雷斯毫无魔法天赋,但他就是一门心思想当上法师。别人问他为什么,他说他“想做法师,哪怕是最蹩脚最愚蠢的法师——只要是法师就行了……”

道士通过了所有测试,但出乎他的意料,最后那家公司的面试官拒绝了他的申请。说起往事,道士翻出手机,在网上查了一番。

“我还以为已经倒闭了。”他说,“不过还好,他们没能继续在游戏业混下去,现在只能搞些破网络服务。”发生在道士身上的事情让我想起了一个同事,他在去一家游戏公司求职时,面试官居然说他们的文案策划全是211文学系出来的,随口就能背长恨歌,以能力不足为由拒了我的同事,而那家公司现在已经濒临倒闭。

道士和《人类拯救计划》:“我纯粹想入游戏行业而已”

“道士”郑正刚

被拒绝以后,道士没有重操旧业当回老师,而是学起了3D,打算自己做游戏。“我喜欢游戏,也相信自己的实力。”他说。

打那以后,道士做了页游、做过手游、干过影视概念设计,但始终没有离开游戏行业。再往后,故事又和那个古早的论坛“布拉涅特斯II世号”联系了起来。论坛有个管理员ZQ,是武汉独立游戏圈的名人,因为都是游戏人,他和道士相熟。后来,同是武汉人的互联星梦老板找到ZQ,希望能招他做游戏,而忙得脱不开身的ZQ,推荐了当时正落魄的道士。也是那段时间,道士的女朋友想和他结婚,希望他找份靠谱的工作,于是道士就千里迢迢来了北京。

后来他的工作确实稳定了,收入也涨了许多,但却和女朋友因为别的一些事而最终闹了分手。

中国之星与Fami通白银

三个月前VR游戏《人类拯救计划》刚发售时,我试玩了一番。乍眼看去,那似乎是个塔防游戏,只不过用来防守的不同塔楼被换成了各色小动物,而且可以用PSVR的MOVE手柄重新布置位置。但玩着玩着我就发现,这游戏完不按套路出牌。你能把小动物黏连在代表了手柄的飞船上,通过不停地挥动打击敌人来过关。从这个层面上来讲,你甚至可以说它是一款动作游戏。这样的设计,让我眼前一亮。

我问道士《人类拯救计划》是怎么搞出这样一个颇具创意的玩法的。

“其实开始纯粹是一拍脑门来的,”道士笑着说,“也没有什么道理,就是觉得把各种东西连成一串甩来甩去很好玩儿。”

当然,光靠这样一个感觉远远不够,作为游戏,玩家必须要去对抗一些什么,挑战一些什么。所以道士和他的同事决定引入塔防元素,并且最大程度地利用VR设备能在空间上进行纵深操作的特性。结果最后他们捣鼓出来的,是一个充满了动作要素的塔防游戏。不过道士告诉我,《人类拯救计划》早在16年上半年已经初具雏形,他们本打算打磨一番当年年末就开卖,然而等我玩到游戏,已经是一年半以后的事情了。我问道士这期间发生了些什么。

道士和《人类拯救计划》:“我纯粹想入游戏行业而已”

道士桌上的毛绒玩具,用的就是游戏里熊猫的形象

“当然是中国之星。”他说。

原来他们当时抱着随手一试的心理,参加了索尼中国中国之星的筛选。可能是因为游戏的玩法淋漓尽致地展现了VR游戏的特性,《人类拯救计划》居然真的被选上了。索尼的入局,意味着互联星梦获得了更多的资源和资金,也意味着游戏需要更高的品质,所以他们的制作工期一拖再拖,甚至把原定推出的两个DLC也直接做进了游戏里面。最终成型的《人类拯救计划》获得了Fami通的白银评价。

“拿到白银真是让人喜出望外。《人类拯救计划》毕竟只是款小游戏,而且被测评的版本相比正式推出的要难上许多。我们的内部测试人员对游戏轻车熟路,不代表没接触过的人也能接受得来,还好Fami通的编辑没有在这点上苛求我们。”道士笑着说。

“做这个游戏,当然是为了证明我们团队的能力。能够入选“中国之星”也是没有意料到的事情,加入“中国之星”以后,也发生了不少有趣的事情。”

“举个例子?”

“你看我们游戏里有个胖NPC,男性、蓝衣服、金头发,别的区都没事,只有日区觉得这太像特朗普了,一定要让我们改。他们甚至找出了所有与这个角色有关的图片和图标要我们打补丁。索尼的成就奖杯全球通用,这个角色的形象本来也出现在了奖杯里,但现在你去看,奖杯里的角色形象就是黑头发的了。”

道士和《人类拯救计划》:“我纯粹想入游戏行业而已”

在游戏的预告片里,我们还是能看到那个类似特朗普的形象

关于VR,关于未来

到这时,我已经跟道士谈了差不多半小时,然而道士余兴未尽,又拉着我聊起了克苏鲁——他知道我以前翻过一篇讲克苏鲁神话跟电子游戏关系的文章。道士玩了许久的《血源诅咒》,后来痴迷的《黑暗地牢》与《杀戮尖塔》,也有很明显的克苏鲁要素。

去光合空间的前一天晚上,已经延期两年的《克苏鲁的呼唤》终于在科隆游戏展上放出了一段演示。道士问我怎么看待那款游戏。我告诉他,我觉得玩法上像是《底特律:成为人类》那种互动电影,胜在气氛渲染到位。

“不过我想,如果这游戏能VR化就好了。”道士赞同了我的观点,又补充说,“暴力啊、恐怖啊这种东西,其实早就刻到人类骨子里的。未来VR的大发展,很可能会从这种开始。”

有意思的是,喜欢克苏鲁这种压抑、恐怖故事的人,却做出了《人类拯救计划》这样一款画风明亮、轻松愉快的全年龄向作品。

“未来VR技术还有很大发展空间。现在好多VR游戏里,你用手柄摁两下,就变成了拿起枪,和体感有一定的差距。《人类拯救计划》里玩家操作的飞船,模拟了手柄的键位,有助于增加代入感,但我还是希望《头号玩家》里的那种触感手套能尽快出现在世界上,它会给人带来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那么,你觉得中国将来的VR游戏产业会怎么样?”

“这个问题太大了,我真的不知道。”他说,“但要我说,还是得宽容一点。除开部分氪金网游,国内有经验的大型游戏团队并不多,常常意味着经验不足。”他尴尬地笑了笑,“我们刚开始的时候,有不少组员刚从别的行当转过来,哪有什么游戏开发经验。可到最后,游戏的品质也还不错。”

那差不多就是采访的尾声了。

就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买了套《塔希里亚故事集》给道士寄了过去。他没有看过这套漫画,所以他还不知道,那个傻瓜斯布雷斯,凭着自己对魔法的热爱和努力,最后成了世界上最强大的法师。(完)

道士和《人类拯救计划》:“我纯粹想入游戏行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