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权的陨落》开启策略之门,《巫师之昆特牌》回归初心

《王权的陨落》开启策略之门,《巫师之昆特牌》回归初心

来源TGBUS原创作者北落师门2018-10-22

《王权的陨落》不是一部RPG,它是一款堪比象棋的策略游戏。

自古以来,人类就一直在探索完美模拟战争的方法,用棋子(以及卡片)来模拟军队、用棋盘来模拟战场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步骤,衍生自古印度恰图兰卡的各国象棋无疑是其中的最佳方案之一。随着历史的进程,这些象棋的规则已经很难发生任何改进了,——讽刺的是,象棋中的优秀代表,中国象棋也好、日本将棋也好,都是通过修改恰图兰卡的原始规则使之更符合本国人习惯从而流行开来的——设计者们另辟蹊径,提出了很多其他模拟方案,比如著名桌游《权力的游戏》、《战镰》等。如今,以RPG闻名于世的CD Projekt也提出了自己的方案,这就是《巫师之昆特牌:王权的陨落》。

《王权的陨落》开启策略之门,《巫师之昆特牌》回归初心

对,《王权的陨落》不是一部RPG,它是一款堪比象棋的策略游戏。这是笔者在奋战了十数个小时之后给《王权的陨落》贴上的第一个标签。虽然它在GOG.com上被标以“角色扮演”的分类,CD Projekt也一直在强调说它“是一款以《巫师》世界为背景的单人角色扮演游戏”,但《王权的陨落》确实是一款回合制策略(非要追究的话,战术更准确)游戏,它在局部战役的模拟、战斗场景的模拟方面可谓当世一绝。

《王权的陨落》不是“巫师5”(“巫师4”是《血与酒》),而是“巫师战略版:王权的陨落”,它必将在整个《巫师》系列中写下重要的一笔。

为什么说《王权的陨落》是一款策略游戏

早在《巫师3:狂猎》发售时,CD Projekt RED(CD Projekt RED为CD Projekt S.A.领导下的团队,本文无意深究其组织关系,以下将此两家公司均简称为CDPR)便已宣告这是属于杰洛特的最后一个故事。CDPR对待IP的态度是令人钦佩的,他们没有因为“巫师三部曲”取得巨大成功便要继续消费杰洛特和希里,而是积极开发新IP(《赛博朋克2077》),同时响应群众的呼声把《昆特牌》独立了出来。当时,CDPR就已经宣布要给《昆特牌》制作单人剧情,主角也确定是原著小说中的“白女王”米薇。

但这就可以惯性地认为《王权的陨落》也跟《巫师》系列本体一样是RPG吗?那可就错了。《巫师之昆特牌:王权的陨落》不具备RPG的基本要素:人物数值养成。玩家扮演的是米薇女王不假,但女王自己是没有等级的,战斗获胜取得的是资源或特殊卡牌奖励,而非经验值。相反地,策略游戏(或者具体点说,战略游戏)的核心要素在游戏中都能找到。游戏中的资源分为金钱、木材和兵员三类,用于建造和升级“基地”(《王权的陨落》中表现为军营,包括中军帐、工房等等)、攀升“科技树”(解锁buff和卡牌)以及“造兵”(合成卡牌),这些资源可以通过在大地图上搜索、收集,也可以通过完成任务和战斗获得。此外还有一些珍贵的宝箱,打开后可以获得能在多人模式下使用的卡牌。总之,与其说玩家操控的是米薇女王,还不如说是操控女王的部队。

《王权的陨落》开启策略之门,《巫师之昆特牌》回归初心

《王权的陨落》的大地图延续了整个《巫师之昆特牌》的画风,地图风格和人物立绘其实很像黑马版《猎魔人》系列漫画的“美漫风格淡化版”,对于看腻了写实派和卡通派的广大玩家来说也算非常有吸引力了。

《王权的陨落》开启策略之门,《巫师之昆特牌》回归初心

至于战斗部分,《王权的陨落》就更加策略了。用卡牌来模拟战斗并非CDPR原创,《太阁立志传》系列和《命运之手》系列都有过这种形式,但从来没有哪一款游戏能像《王权的陨落》一样,如此完美地用棋子(或卡牌)和棋盘模拟战场上的瞬息万变。

《王权的陨落》的设定中,敌人据点是不可以反复刷的,而且一张大地图走完,迎来最后的剧情后,这张大地图就不能再回来了。这就意味着整个游戏里“打牌”的次数其实是有上限的,而这些牌局中,真正遵循“三局两胜”规则的只占很少一部分,更多的是设定好的剧情战役,玩家用自己的牌组或者预设的特殊牌组来跟AI进行一局决胜负的较量,非常策略游戏。

举个例子,故事中米薇女王赶到德拉沃格瑞,发现此城已处于尼弗迦德人围攻之下。于是双方开打。战场安排方面,尼弗迦德已经有三张投石机卡牌(每一架投石机的特殊能力都不同)和一张“首领”弗林姆德(当然,这位尼弗迦德将领有着非常恐怖的特殊能力)。除了正常打牌赢下对面,玩家还可以选择消灭弗林姆德卡牌直接获胜,可以说是完美还原了一场局部战役。

《王权的陨落》开启策略之门,《巫师之昆特牌》回归初心

再比如这场逃亡战,玩家需要在这么多出口中蒙对正确的出口,选错了就会翻出一张敌军,同时对面还会不停往战场上打出卡牌,正所谓“前有埋伏,后有追兵”。根据剧情设定,米薇女王会有援兵赶到,所以在打出仅有的三张手牌后玩家手中会立即增加一大摞手牌。战局的变化加上角色的对话串联,这种“剧情演出”的效果令人惊喜,这是玩其他战略、战术类游戏很难找到的新鲜感。

《王权的陨落》开启策略之门,《巫师之昆特牌》回归初心

除了军队作战,《王权的陨落》还能模拟其他战斗情景,比如猎杀蝎尾狮:

《王权的陨落》开启策略之门,《巫师之昆特牌》回归初心

蝎尾狮被切分为六部分,每砍掉它的一部分身体(消灭一张卡牌)就会对它的头部造成伤害,而头部战力归零就算玩家胜利。对面从一开始就处于放弃出牌阶段,但是身体的每一部位(每一张已经放置的卡牌)都拥有特殊的被动技能,会对玩家放在场上的卡牌(也就是米薇女王的部下了)造成影响。整个战斗似乎变成了一场回合制RPG游戏的BOSS战(《女神异闻录5》斑目即视感有没有),是集中火力砍杀头部,还是对着肢体一个一个来,全看玩家的策略。

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么多预设的战役情景,居然很少有雷同的,清理落石、抓疯牛、救人等等类型繁多,让人大呼过瘾。CDPR这两年(欧洲中部时间2016年10月25日,《巫师之昆特牌》开始内测)真的是下了功夫了。

还是纯正《巫师》味儿

抛开核心元素,《王权的陨落》在剧情方面仍然是纯正“巫师味”。《王权的陨落》包括五张大地图(莱里亚、亚甸、利维亚、玛哈坎以及安格林),数十个支线任务,CDPR号称探索完整个故事需要30小时以上。以笔者的经验,游戏时长8小时的时候仅仅探索完莱里亚,所以说在内容方面大家可以妥妥把心放回肚子里,波兰人什么时候在剧情上缩过水?

《王权的陨落》开启策略之门,《巫师之昆特牌》回归初心

《王权的陨落》有共计20种以上的世界结局。所谓“世界结局”的意思是故事结束时的世界状态,这是由每个人的结局、每个国家的最终状态进行排列组合之后得出的结果。比如在《巫师3:狂猎》中,希里当上尼弗迦德女皇、杰洛特与叶奈法在一起、凯拉存活、拉多维德被刺杀……等等结局结合起来,这叫做一个“世界结局”。可见《王权的陨落》中米薇女王是否复国、第二次北境战争的结果等状态不会有太多太多可能的结局,但肯定足够玩家去尽情体会了。这么多结局(再加上75条以上的支线任务)的达成是根据玩家在故事中的选择来决定的。《王权的陨落》的选择风格延续了《猎魔人》原著小说和《巫师》三部曲,突出了“两害相权”,专治强迫症玩家。

《王权的陨落》开启策略之门,《巫师之昆特牌》回归初心

除了这些老味道,《王权的陨落》在叙事上则跳出了杰洛特的视角,引入了一位“讲述者”,全程以讲故事的口吻在叙述,增添了一番历史厚重感。或许也是因为《王权的陨落》的策略意味更浓,更适合以旁观者的角度体会整篇故事。

白女王的故事

《王权的陨落》的主角“白女王”米薇在原著小说中其实出场寥寥,三部曲游戏中更加没有她的踪影。第一次北境战争中,辛特拉的卡兰瑟王后与城共存亡,米薇成为北方诸国唯一的女性统治者。1267年7月,尼弗迦德人突袭莱里亚和利维亚,第二次北境战争爆发。尼弗迦德军队迅速包围并占领利维亚,米薇女王向北撤退,联合亚甸王国,但联军在艾德斯伯格被击溃,尼弗迦德大军随即攻克亚甸首都温格堡(《巫师3》中译为“范格堡”)。米薇女王重整旗鼓,召集了帐下残兵败将以及当地的佣兵和强盗,撤退至玛哈坎山区,随后利用安格林茂密的森林对尼弗迦德占领军展开游击战。在布伦纳战役(这场战役中,北方联军大获全胜,尼弗迦德主力遭到重创,第二次北境战争大局既定)之后,米薇领导游击队对撤退的尼弗迦德部队展开追击,将其驱逐出北境。

在《猎魔人》系列小说中,米薇女王有三次主要出场。第一次是长篇第一部《精灵之血》,米薇女王出席了北方诸王在庞塔尔的哈吉要塞进行的密会。这次会议的主要目的是探讨南下穿过雅鲁加河收复辛特拉的计划,并探讨希瑞(希里)的婚配问题以及恩希尔等人追逐希瑞的原因。他们当时并不了解这位“辛特拉幼狮”真正的价值(长者之血),仅仅认为希瑞的夫君将成为辛特拉的合法君主而已。

米薇女王的第二次出场,则是在长篇第三部《火之洗礼》。八月底,杰洛特、丹德里恩、雷吉斯、卡西尔、米尔瓦等一行人在安格林横渡雅鲁加河时不慎被卷入一场尼弗迦德人和莱里亚游击队在桥上的局部战役,杰洛特等人在帮助北方人击退尼弗迦德军队后,发现莱里亚游击队的领导人正是莱里亚和利维亚的女王米薇。也正是在这里发生了著名的一幕——米薇女王的骑士雷纳德·奥多代替掉了几颗牙的“白女王”给杰洛特进行了骑士册封,将其正式册封为骑士“利维亚的杰洛特”。之后,杰洛特一行人跟随莱里亚游击队行进,直到游击队的前进方向不再指向他的目的地。杰洛特等人盗取了数匹好马和不少补给,逃离军队。为此,米薇女王认为杰洛特是个叛徒,“每次听到他的名字都要咒骂一番”(《巫师2:国王刺客》)。

米薇女王的最后一次出场是在长篇第五部也是系列小说的最后一部《湖中女士》里,布伦纳战役后她参与了辛特拉合约的制订,这次和平条约一直维持到《巫师2:国王刺客》尾声第三次北境战争的爆发。

米薇的第一次和第三次出场都是作为北方诸王中的一员参与首脑会议,两次出场的描写重点也都在政治角逐。而白女王的第二次出场在原著小说中只占了四五页,仅仅出现于雅鲁加河桥上之战的尾声,主要作用也不过是为了交代故事大背景(第二次北境战争的爆发)、为杰洛特的寻女之路增添一些剧情,但这次出场的前后确实是打造昆特牌战役剧情的绝佳素材。首先,莱里亚游击队的形成和战斗路线在原著小说中基本上是侧面描写,缺乏细节,这给了游戏编剧很大的发挥空间;其次,扮演君主、军队指挥官也给了玩家不同于杰洛特的观察视角,玩家可以跟北方诸王、恩希尔大帝谈笑风生,不再是一个“中立”的旁观者。这两点,让《王权的陨落》帮助CDPR打开了策略游戏的大门,一款剧情丰富的战争模拟游戏就此诞生。

《王权的陨落》开启策略之门,《巫师之昆特牌》回归初心

《巫师之昆特牌:王权的陨落》的故事正是从米薇女王第一次出场后开始,——讲述者告诉玩家,米薇女王带着雷纳德·奥多等少量随从离开哈吉要塞回国——按照我们已经知道的五张地图来看,《王权的陨落》整个故事脉络基本上是在讲第二次北境战争米薇女王的战斗历程,那么雅鲁加河桥上的这场战役必然会得到CDPR的重点照顾,我们可以期待一下那位白发苍苍的老朋友了。

回归初心

伴随《王权的陨落》同步面世的,是《巫师之昆特牌》回归初心版本。《王权的陨落》中的昆特牌相对旧版本可以说是面目全非,肉眼可见的变化比比皆是:

  • 牌桌上的战列不再分近战、远程和攻城,而是分为近战和远程两排。这给昆特牌带来了更多变的战术。之前分三列时,其战术影响基本上就是兵种的放置战列(开始时作为松鼠党阵营的最大优势存在,然而在最近的版本中所有卡牌都已经可以随意放置战列了)以及个别卡牌对对方卡牌进行位移并造成伤害(比如阿尔德法印)。而现在的两排战列,意味着一些卡牌可以在两列之间来回移动,这来回移动就大有文章可做了。比如莱里亚阵营有一张卡牌“车堡”,每有一张卡牌放入其战列便可以为其增加一点护甲,这样可以利用一些卡牌的放置和来回移动给车堡卡增加护甲。

  • 卡牌去掉了对金、银卡的数量限制,改为增设人口上限,相应地,普通卡牌也都拥有了“人口”这一属性。是不是非常战略游戏?

  • 加入了“旗帜卡”和“饰品卡”的设定,二者均不占人口。旗帜卡在牌组中只能有一张,可以常驻战场上(也就是拥有“坚韧”属性),开始时米薇女王只有一张莱里亚旗帜,之后可以通过完成支线来获得更多旗帜卡,也有点像《巫师3:狂猎》中的“战利品”。饰品卡则可以通过在“军营”中升级来增加栏位,旧版本中的稻草人、天气卡等等都属于这一类。牌组中的旗帜卡会常驻战场中,而饰品卡会固定出现在每局的十张初始卡牌里。

  • 在标准局中,初始十张卡牌抽取完毕后,玩家可以更换六次手牌。每小局结束后可以抽三张新的卡牌入手。

  • 增加了新的卡牌属性,其中最重要的是“指令”。虽然每一回合仍然必须打出一张卡牌,但拥有“指令”属性的卡牌,可以打出特殊技能,而打出时机由玩家决定。这样玩家可以在某一回合连续发动技能,给战略战术带来巨大的变化可能性。虽然绝大多数卡牌的指令只能发动一次,但是另外还有一些卡牌拥有“刷新”其他卡牌指令的能力。

  • 领袖卡不再是一张“卡牌”,领袖的3D形象会直接出现在战场上,领袖的主动技能通常也是“指令”属性,而且有技能冷却时间。

《王权的陨落》开启策略之门,《巫师之昆特牌》回归初心

至于其他一些特殊卡牌,大多数显然是为了剧情和战役需要而设计的,不太可能放入回归初心版多人模式中。但就以上这些变化,已经可以说天翻地覆了。笔者试玩的感觉就是节奏更快、变化更多、更好玩,至少要比旧版爽快太多。至于实战效果如何,我们静待24号回归初心版的上线吧。

波兰套娃

其实当两年前CDPR说《巫师之昆特牌》会有单人战役时,大多数媒体和玩家都以为这无非就是个让玩家熟悉卡牌和玩法的简单附带模式,所以当GOG.com上29.99美元(198元人民币)的定价出来时,包括笔者在内很多玩家都感到大吃一惊。但在试玩之后,笔者认为这一“次3A”的定价非常合理甚至有点便宜,因为这不是一款小型DLC,这是从诞生自《巫师3》的《巫师之昆特牌》中诞生出来的大型独立资料片。另外,盖娅互娱代理的国服版本还有70元的预约优惠券,国服版《巫师之昆特牌:王权的陨落》堪称超值。

新版昆特牌和《王权的陨落》在10月24日同步上线,CDPR也对吸引新老玩家非常有信心。从笔者的角度来看,不论你玩不玩“昆特牌”,——你甚至可以完全没玩过《巫师3:狂猎》——都值得尝试一下这款“卡牌策略游戏”。

我们可以期待一下CDPR将来在《巫师之昆特牌》中的动作,或许他们会在后续的游戏里复现完整的第二次北境战争呢。

《王权的陨落》开启策略之门,《巫师之昆特牌》回归初心

感谢盖娅互娱提供的测试账号。

  • 本文主要内容是对《王权的陨落》的测评,无意深究即时和非即时的战略游戏与战术游戏之间的区别,也无意穷举此类型的代表作,更无意撰写战争游戏史,《巫师之昆特牌:王权的陨落》也非传统意义上的战略或战术游戏,用“战争模拟游戏”来概括也略为狭隘,或许与之“策略游戏”的模糊分类更为恰当。

  • 《巫师之昆特牌:王权的陨落》将于10月24日上市,盖娅互娱代理的国服将和GOG.com同步发售,PS4版本和Xbox One版本则会在12月5日面世。

  • 《巫师之昆特牌:王权的陨落》国服版依赖于《巫师之昆特牌》启动器和《巫师之昆特牌》本体,拥有全程简体中文字幕翻译及简体中文配音。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