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索尼>万代南梦宫上海副总裁兼IP事业部总经理齐锐访谈:做好IP不能先想着变现
万代南梦宫上海副总裁兼IP事业部总经理齐锐访谈:做好IP不能先想着变现

万代南梦宫上海副总裁兼IP事业部总经理齐锐访谈:做好IP不能先想着变现

来源TGBUS原创作者尼米兹2020-08-05 07:00

齐锐认为IP构筑要深耕才能实现长久和健康的发展。

今年(2020)的ChinaJoy展会期间,巴士记者采访了万代南梦宫(上海)互动娱乐有限公司 副总裁兼IP事业部总经理齐锐先生。专业主修管理学,曾在日本深造过的齐先生就万代南梦宫对IP改编产品,以及电子游戏发行和宣传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对于万代南梦宫这样的拥有大量高价值IP的企业来说,将游戏授权给外部公司开发时,您最担心的问题是什么?

齐锐:我最大的担心是外部公司对IP授权范围认知与我们的差异。万代南梦宫可授权的范围与玩家和制作公司所想的不同。以《数码宝贝》为例,我们授权给制作方的是动画中的数码宝贝的形象,但片头和片尾曲是不能使用的。万代南梦宫在合作中经常会遇到这种认知差异。我们需要大量时间和精力解释授权品牌的哪个部分能用哪个不能。

我另一个比较担心的问题就是IP与游戏的适应性。游戏的变现手段并非适合所有IP,我们要考虑变现方式能否能体现IP的特性与价值。万代南梦宫要与制作方一起梳理授权游戏最适合的开发方式。

万代南梦宫上海副总裁兼IP事业部总经理齐锐访谈:做好IP不能先想着变现

-很多中国企业都希望像万代南梦宫这样建立自己的IP体系,他们能从万代南梦宫集团上学习到什么?

齐锐: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我就简单说几个点。在创造内容的能力上,中国公司这几年明显变强。我个人将IP内容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动画IP;第二类是漫画和小说类IP,载体主要是书籍;第三类是游戏IP。就万代南梦宫来说,我们以动画、漫画和小说等载体为主,游戏载体为辅。而国内像《崩坏学园》这样品牌,以游戏为主要载体打出名号,然后再推进其他形式的产品。

我不敢说万代南梦宫能否担得上“被借鉴”,但从IP孵化角度,我认为国内公司不要一开始就以变现为核心目的,还是要以做出好的作品为出发点。

-在提升IP变现能力和保证IP自身价值保持平衡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万代南梦宫集团是如何做的?

齐锐:单纯从游戏开发角度讲,我们主要做了三件事情确保IP价值。

第一,控制好IP改编游戏的推出质量和节奏,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举例来说,我们不会在一到两年内大量推出同一个品类或者IP的游戏,同一类型产品推出太多太快会透支粉丝信用。

第二,重视IP内容和游戏内容的有机结合。现在的玩家越来越重视游戏的剧情,玩法和IP世界观是否贴合。万代南梦宫集团很重视这种诉求。

第三,对IP改编游戏进行长线的运营和更新。我们会积极听取并吸收玩家反馈,持续改进游戏的质量。让游戏更新与IP更新的契合度保持在高水平。

万代南梦宫上海副总裁兼IP事业部总经理齐锐访谈:做好IP不能先想着变现

-相比手机游戏,您认为主机游戏(买断游戏,端游)对于带动IP授权周边产品的销售(或者说IP的增值)有怎样的优势或者劣势?

齐锐:我个人看法,从带动发展角度,主机游戏和手机游戏对带动某类IP周边发展的效果没有太大不同,这与IP成型的方式有关。

以高达为例,这个IP还是以线下的拼装模型钢普拉为主,因此高达改编游戏更多是面向已有钢普拉用户而制作的。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以拼装模型为核心概念制作的《高达破坏者》系列。

-您认为主机游戏的发行与宣传与手机游戏有什么区别?

齐锐:主要是个定位问题。具体可分为两个维度来分析。

第一个维度是平台。玩家对主机游戏的内容期待要比手机游戏大一些,关注度也更高。产生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就是展现形式(设备)更强。

第二个维度是包装方式不同。手机游戏更强调碎片时间的消化和玩家间的互动,而主机游戏更注重个人的沉浸式体验。这两类游戏在内容上的巨大差别注定了主机和手机游戏在投放平台、宣传方式和市场营销和品牌定位上会有很大区别。

-您个人最喜欢万代南梦宫旗下的哪个品牌/系列(动画、玩具或漫画)?

齐锐:这是个挺难回答的问题,万代南梦宫旗下的品牌我个人都很喜欢。单纯从数量上看,我有很多帕布雷斯特公司(Banpresto,俗称“眼镜厂”)的玩具。我在日本的时候经常会用娃娃机夹娃娃,那里面大部分都是帕布雷斯特的产品。


回到顶部